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中国不收!澳洲出口商品到底还能卖去哪里?

澳中之间的贸易纠纷仍在继续,由于看不到解决之道,许多受中国制裁影响的出口商正在为他们的商品和服务寻找替代市场。

根据澳洲外交贸易部的统计数据,中国轻而易举地成为澳洲最大的出口市场和双向贸易伙伴。

在2018-2019财年,它是澳洲32.6%的出口商品和服务销往中国,出口额达1347亿澳元——日本是澳洲的第二大出口市场,占比13.1%,价值591亿澳元。

同期,澳洲其他排名靠前的市场依次是韩国、美国、印度、新西兰、新加坡、台湾、英国和马来西亚,分别占澳洲出口额的2.5%至5.9%。

它们可能与印尼和越南等其他国家一起,在澳洲商品无法再进入中国之后,成为潜在的替代市场。 然而,仅仅是把商品和服务卖到其他地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蒙纳士大学(Monash University)经济学副史鹤凌表示,虽然有些商品可以销往其他市场,但像国际教育这样的行业将很难转向中国以外的国家。

“从长远来看,澳洲可以找到其他市场来出口我们的教育服务,特别是向一些新兴经济体,如印度或印尼或马来西亚,”史博士说,“但从短期来看,坦率地说,要想用一些替代性的市场来取代庞大的中国留学生群体是相当困难的。”

一些消费品可以转移到其他市场,但采矿业也严重依赖中国市场。

“澳洲可以向不同的地区、不同的经济体出口葡萄酒,比如台湾和日本——[但]想到铁矿石,麻烦可就大了。”史博士说。

新市场靠谱吗?

这是一个大问题,答案也因行业而异。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所所长劳伦森(James Laurenceson)表示,人们对替代市场寄予的希望“可能有点错位”。

“中国(的GDP)预计增长1.9%,美国倒退4.3%,欧元区收缩8.3%,印度——取代中国的巨大希望之星——萎缩10.3%,连东盟也倒退3.4%,”他说,“澳洲企业根本没法选择全球的购买力要从哪里来,堪培拉更没得选了。”

劳伦森博士说,尽管今年澳中关系的紧张局势激增,但澳洲对华出口额占总出口额的比例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

他说:“今年前9个月,我们的商品出口总额中有40.5%销往中国,这比去年的38%有所提高。”他补充说,转向新市场所涉及的成本也是一个问题。

“这不光只是在越南找到一个喜欢澳洲葡萄酒的人,你还得建立品牌知名度、分销网络等等。”

史博士说,如果出口商选择在替代市场销售,还需要考虑到利润的下降。

“如果澳洲将商品出口到一些替代市场,因为缺乏需求,因此价格必须下降,”他说,“利润下滑应该是意料中的事。”

那些从中国消费者愿意支付的高昂价格中获利的行业会特别难受,这会让企业实现市场多元化的呼吁更加复杂。

“小麦种植者还好,不管是卖给中国还是其他任何国家,可能都蛮不错的,”劳伦森博士说,“但龙虾渔民就麻烦了,因为跟绝大多数国家相比,中国愿意支付的价格要高得多。”

从长远来看,其他市场会比中国更好吗?

中国会因为与堪培拉发生政治争端就惩罚澳洲出口商,有人因此质疑对华贸易风险已经变得过高。

劳伦森博士说,虽然中国对澳企动用强制措施的可能性“绝对是个真实风险”,但不认为替代市场就会更安全。

“要进入替代市场,也得应对其他类型的风险,比如越南——你猜怎么着,它也是一个一党专制的共产主义国家哦。”

他说,“印度是一个高度民族主义的市场,一个知识产权保护非常差的市场。”

“中国确实带来了风险——没错,这些风险增加了——但跟外面的市场相比如何呢?”

他认为,企业需要通过制定更复杂的风险缓解策略来对冲风险,而不是 “简单地减少对中国的销售”。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