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从饥饿游戏到以爱之名:新冠危机的压轴大戏将从泰国开始上演

阅读导航

  • 最近有点儿乱
  • “不要挑战我”
  • 3+10诉求
  • 以爱之名:或将出现重大转机

1

最近有点儿乱

有人说泰国最近有点儿乱,曾经身穿黑色性感紧身衣的国王忽然换上洁白军装,从首都曼谷的民主纪念碑到帕提亚六大红灯区也突然涌现了数以万计的学生和年轻人,这些人莫名其妙地高举三个手指和标语,气势并不亚于美国大选。

其实东南亚一带一直有点儿乱,但这种乱多半是体现在经济发展模式上的——“金三角成员国”中的缅甸和老挝依赖独特的“生态环境”发家致富,而泰国作为三者中掌握最多旅游资源的国家,则积极推进“特色旅游”(Sexual Tourism),并通过降低该行业的门槛和价格,成为拉动该国经济的主要途径。

但是2020年的这种乱,不是同一种乱,而是由学生团体自由青年(Free YOUTH)和泰国学生联盟(Student Union of Thailand)发起的多起大规模示威抗议游行活动,这也成为自2014年泰国军事政变以来最大规模的反政府群体事件。

此次大规模反政府游行活动其实酝酿已久,而新冠疫情期间再次爆发的几大主要事件犹如星星之火,瞬间燎原,顿时引发泰国各地响应。

示威群体主要是对泰国现任总理巴育·占奥查(Prayuth Chan-ocha)以及泰国王室感到强烈不满——泰国作为一个信奉佛教的传统国家,其社会金字塔的顶尖一直是由官商等强权占领,一个长期两极分化的社会所带来的不稳定性,以及随之而来的动乱其实并无悬念。

但是,要了解这次泰国历史上数一数二的大规模游行示威,我们需要按照时间轨迹依次来看。

首先来看2014年5月的军事政变,以及这场政变的主谋——巴育·占奥查。

2014年军事政变时的曼谷街头

在发动军事政变前,巴育曾经担任泰国皇家陆军上将以及泰国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主席。在2013-2014年的泰国政治危机期间,巴育曾经试图与各大党派达成和解,但均以失败告终。

和解失败后,巴育果断于2014年5月22日发动军事政变,并推翻了泰国史上的首位女总理——英拉·西那瓦(Yinglak Chinnawat,前总理他信·西那瓦的妹妹),并以“政治犯”的名义对兄妹二人进行通缉,迫使二人流亡海外。

在政变过程中,巴育顺便没收了西那瓦家族高达14亿美元的资产,并强行废除了泰国宪法。

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利,巴育立刻掌控了媒体,并建立网络审查制度(近期多家成人网站已无法从泰国境内登陆,原因是示威者通过成人视频平台进行串联)。此外,任何5人及以上的集会都被视为违法行为。

同年7月22日,巴育颁布了临时宪法,不断通过所谓的“法律途径”洗清自己发动政变的罪责,还赋予了新一代军政府绝对的权力。

7月31日,泰国国会(National Assembly of Thailand)根据新宪法召开会议,但是国会中的大量议员均为巴育一手培养的高级军官,其中还包括自己的亲弟弟。国会迅速在无障碍的情况下一致推选巴育出任泰国最新一任总理。

至此,巴育的军事政变大功告成。

一个由军政府和巴育亲信集团主导的泰国政府,一套以巩固个人权力为目的而制定的法律,在一场百年疫情的席卷之下,其后果可想而知。

2

“不要挑战我”

但是军人出身的巴育似乎仍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而是一如既往地强势掌权。

面对愤怒的示威人群,巴育回应表示:“人生在世不要掉以轻心,(你们)随时都有可能会死,要么因为疾病,要么因为“别的原因”,(这些事情都属于)我们都无法控制的,所以不要挑战我。”

在面对几位抗议的女高中生时,巴育表示:“你们厉害,厉害得很,超级棒!等到国家有危难的时候,我倒是要看看你们会不会站出来。”

然而,数以万计的民众不顾疫情带来的危险,毅然决然走上泰国各地的街道,对政府和王室表达强烈不满。而巴育所说的“国难”也歪打正着。

高举三指的泰国民众聚集在各地,三指的手势是来自于电影《饥饿游戏》,代表“抗争”和“反抗”之意

除了蛮横的态度和军事政变以外,巴育和民众之间结下的梁子远不止于此,其中就包括这次大规模示威活动的策划以及发起者——泰国年轻人(主要以学生团体为主)。

双方的矛盾升级是发生在今年2月下旬,深受年轻人爱戴的泰国新兴政党——未来前进党(Future Forward/FFP)被泰国宪法法庭强制解散,而该党派领导人塔纳通(Thanathorn Jungrungreangkit)也被判禁止在未来10年内参政。

消息一出,泰国各地学生迅速通过社交媒体进行串联,迅速点燃了第一轮示威抗议活动。

3月,随着新冠疫情的全球大爆发,抗议活动暂时告一段落。

但是,泰国王室和政府不但没有利用这宝贵的喘息机会来安抚民情,反而在7月份再次铸下大错——允许一名埃及军官和苏丹外交官的妻女在无需隔离的情况下直接入境泰国。

不仅如此,一行人在从本国离境前均未进行检测,乘坐同一航班的245人中有数十人在落地后被确诊。而无论是埃及军官还是苏丹外交官的家眷,在入境泰国后再次无视防疫规定,频繁出现在曼谷各大商场。

这种VIP的特殊待遇再次挑战了泰国民众的神经——王室和军方强权的统治无视民众的安危,公然对利益往来者提供特权与便利,也正是这次事件彻底引爆了2014年军事政变以来最大规模抗议。

另外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2020年6月4日,流亡海外的泰国民主派人士萬查勒·沙沙西(Wanchalearm Satsaksit)在柬埔寨金边的住所附近订餐时,被3名身份不明的黑衣男子拖进一辆黑色旅行车内。而当时萬查勒正在与其姐姐通话,其最后一句话是“我不能呼吸了“。

3

3+10诉求

随着民间压力的继续累积,2020年7月18日,学生团体自由青年(Free YOUTH)和泰国学生联盟(Student Union of Thailand)代表民众正式对泰国政府和王室提出3大诉求:

解散由军队势力主导的国会

现任总理巴育领导下的政府混乱无能,无法治理经济。新冠疫情引发的全国封锁对经济带来重创的同时,却丝毫没有抑制疫情的扩散,最终导致经济崩溃。民众要求军政府解散国会,并将治理国家的重任交给具备领导能力的人士手中;

停止无理威胁泰国人民

在2019年众议院选举后,民众原本满怀信心,期盼得到更多自由(言论、集会自由),而不会受到来自政府或王室的威胁和指控(任何损害王室的言论都将带来牢狱之灾,其中“污蔑王室者”判刑15年)。但是在选举过后,专职机构“国家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依然保留了对民众及其家人和亲友进行“审理”的权利;

制定新宪法

泰国现行宪法由军政府制定,缺乏民主和法律基础,却有利于军政府的统治地位。民众认为,目前宪法所确定的国家运行模式(参议院可以单独行动更换总理),以及投票制度的缺陷都是导致无能政府出现的根本原因,所以必须修整宪法。

除了上述三大诉求以外,抗议团体还陆续增加了10条专门针对王室的诉求:

  1. 废除宪法中任何人均不得控诉国王的规定,并赋予议会对国王进行制衡的权利;
  2. 废除宪法中禁止民众对王室表达意见和看法的规定;
  3. 要求从法律上清楚划分王室自身资产以及属于财政部管辖的王室预算(来自纳税人);
  4. 根据国家经济情况适度减少王室预算;
  5. 取消并废除专门服务于王室的某些单位,比如王室安全卫队和枢密院(王室咨询机构);
  6. 取消以王室为名的一切捐款活动,以此确保王室的所有财务状况绝对透明并可检验;
  7. 取消王室对政治发表公开意见的权力;
  8. 取消所有单方面美化王室的宣传及教育活动;
  9. 调查所有因批评王室而遭到刑事处罚(包括丧命)的相关人士的案件真相;
  10. 王室不得再利用权力肯定任何政变行动。

从抗议民众的诉求中不难看出,泰国固有的强权及专制在经济崩溃的催化下,已经将百姓逼上绝路。无论是疫情肆虐当下集权者和利益相关群体的特权专行,还是早已固化的社会阶级,都已经让一个脆弱不堪的社会超负荷运转。

而积压已久的许多社会问题也无处可藏——2012年“红牛太子案“就是一个最好的缩影。当时泰国红牛集团(Red Bull)继承人沃拉育(Vorayuth Yoovidhya)就在曼谷街头驾驶法拉利高速撞击一名正在执行公务的警察并致其死亡。事后调查显示,法拉利在撞击警察后并没有刹车或减速,而是将警察拖行超过100公尺后逃逸。

面对检方的指控,沃拉育对自己的罪行全盘否认,反而通过律师指责受害者突然转弯导致他闪避不及。然而,时速170公里的法拉利、血液中超标的酒精含量以及肇事逃逸,对于“黄马褂”加身的太子爷来说,根本毫无意义。

事发后的8年间,沃拉育一直过着奢侈的生活逍遥法外。更令民众愤怒的是,泰国警方于2020年7月表示,沃拉育的罪嫌已经全部无理由撤销。这种公然蔑视法律的双标及潜规则,以及早已流传于民间的“有钱判生、没钱判死”,继续为大规模动乱火上浇油。

4

以爱之名:或将出现重大转机

11月4日,泰国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和王后苏提达(Suthida)在一次罕见的公开采访中表示,泰国是一个“妥协之地”。而当被英国记者问到是否对抗议者有话要说时,国王多次表示:“我们一样爱你们。”

在做出上述表态前,国王和王后二人刚刚在曼谷大皇宫主持完一场宗教仪式,并随后走入数百名拥护王室的支持者中间。这些统一身着黄色上衣的拥护者(又被称为“保皇党”)一边激动地与国王和王后握手,一边迅速接过国王手中的泰铢。

泰国王室的表态迅速引起了各界的猜测,认为王室的微妙姿态可能是向示威者传递一种特殊的信号,有望令泰国目前的形式降温。

但是,无论王室是否有意愿去缓和这次冲突,以巴育为首的军政府依然丝毫没有退让的迹象。另外,以目前示威活动的频率和时间跨度来判断,针对军政府的三大诉求以及针对王室的十大诉求的根源,都不是能通过握握手拍拍照就解决的。

除此之外,还有遭到双重打击的泰国经济。

日本三大银行之一的瑞惠银行(Mizuho Bank)于本月再次将泰国2020年的经济增长速度从-6.30%下调至-7.50%。该银行经济分析团队表示:“泰国几十年来的社会矛盾和冲突终于爆发,而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只是一根导火索……泰国经济非常依赖旅游业,而该行业现在不仅遭到疫情的影响,还有社会动乱的冲击,导致以私营企业为首的重要经济参与者几乎瘫痪。”

而来自泰国历史最为悠久的朱拉隆功大学(Chulalongkorn University)的一位教授也表示,从未见过如此大量的人群聚集在各地街道上。这位教授说:“人们的眼神无比坚定,对于军政府的强权充满蔑视,这样的情况是前所未有的……在看到一个全新的泰国之前,他们是不会退缩的。”

不过,因为新冠疫情而陷入困局的远不止泰国总理和王室,还有由被誉为“欧洲最后一个独裁者”的卢卡申科总统(白俄罗斯境内同样爆发多起大规模反政府活动,要求连任26年的卢卡申科下台)。

当然,至于轰轰烈烈的美国大选在尘埃落定后,是否又会掀起一轮更大的抗议示威浪潮?

这些新冠危机的压轴大戏,即将上演。

参考来源: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53747130

https://www.cnbc.com/2020/10/16/thailand-protests-impact-on-economy-already-hit-by-covid-19-pandemic.html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4550734

https://www.worldbank.org/en/news/press-release/2020/06/30/major-impact-from-covid-19-to-thailands-economy-vulnerable-households-firms-report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