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市场

维州三大行业最喜欢雇用临时工 暴露感染高危环境工作避不开!

根据致力消除贫困的非营利组织圣劳伦斯兄弟会(Brotherhood of St Laurence)报告发现,由于工作环境和属性让有些维州人处于不利地位,在疫情大流行期间无法隔离的可能性是其他澳洲人的两倍,使他们患新冠的风险增加。

报告中显示其就业计划有44%的工人无法获得临时工(casual jobs)的病假权利,而普通民众中此比例为24%。

该计划的189名工人中皆位于Dandenong,Epping和Flemington的低社经地区,有近一半持有临时签证,因此他们没有资格获得JobKeeper和JobSeeker。

报告撰文者侯赛因(Hutch Hussein)说:「这是一个系统性问题引发的危机,这些人被迫在不同的临时工作场所找工作以求生存」。

「他们找老年疗养机构或保全工作,这些工作没有请病假的福利,因此往往财务不稳定。」

《前线之声》The Voices报告发现,由于翻译和消息传递问题,导致许多工人不知道州政府颁布的疫情病假权利和检疫补助信息。

其他人没有申请JobKeeper是因为担心新冠疫情大流行,他们的工作将受到审查。

僱用临时工人的三大行业是医疗保健(20%),制造业(13%)和行政管理(13%)。 

两个孩子的母亲,梅加巴罗(Megha Barot)是Austin Health的Heidelberg Repatriation医院的患者临时协助人员,该医院设有新冠病房。为了追随她的丈夫,她于2011年从印度移居澳洲,今年在没有带薪病假的情况下,被迫停工五个月。

她说:「我必须使用公共交通工具通勤,因为新冠疫情感到非常恐惧」。

巴洛特女士说,由于她与家人同住,她担心将病毒传给姐夫的家庭,所以她每晚下班前都会仔细清洁自己。在第二次封锁期间,她不得不让孩子远程学习。她说:「当时我的家人过得很艰困」。

侯赛因女士说,增加补助金对工作反造成阻碍。

她说,许多低薪工作无法在家中完成,一些工人担心被感染病毒或需要在家读书的孩子的安全和无人照顾让人忧心。

她说:「许多妇女已在这种疫情大流行中失业,根本上是由于我们在社会中不重视无薪照看孩子」。

报告中还发现,寻求庇护者由于其临时签证身份,缺乏社会安全网照顾以及取得长期居留的影响而面临生存的极大挑战,这使转介圣劳伦斯兄弟支持服务的人数增加了5417%。

侯赛因女士说:「疫情大流行确实暴露了我们的社会结构的缺陷,但现在这问题被病毒进一步扩大,我们需要确保安全网没有任何漏洞」。

文章来源:1688网

本文观点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