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时事
  3. 经济

澳洲华人代购被狠狠断了生路!社交电商平台异军突起

随着代购业务转移到网上,曾因抢购澳大利亚超市婴儿配方奶粉的亚洲购物者正被迫失业。

近年来,代购现象在澳大利亚一度爆火,在各地的货架被扫空后,各大超市对婴儿奶粉实施了限购规定。

这个价值数十亿澳元的产业对澳大利亚品牌(如婴儿奶粉)有着强劲的需求。

最受欢迎的产品包括a2 Milk 品牌和Blackmores维生素等。 但像大学生和游客等个人代购不太可能再回归了,因为该行业的未来现在已是社交电子商务的天下。

Health More首席运营官亨特(Jeremy Hunt)表示,社交电子商务已经把个人购物者挤出了市场。

他说,“传统代购会把超市里的货架扫空,但现在他们已经转向了平台营销。”

这种新型代购不再购买库存,而是在网上分享和推广产品。

拼多多(PDD)是中国最大的互动电子商务平台,很多商家都利用这一平台来销售产品。

该平台完全消除了中间商,直接向消费者销售打折商品。

对于婴儿奶粉公司a2 Milk能否利用电子商务生存下来,亨特表示怀疑,因为这家公司在任何平台上都不活跃。

不过,a2 Milk亚太地区负责人内森(Peter Nathan)认为,在经历了新冠大流行之后,代购势头正在回归。

代购和社交电商之间仍然有根本性的区别,他们与品牌的关系不同。

a2 Milk最大的澳大利亚客户之一是张文军(Wenjun Zhang,音译),他每个月都要拿走数千托盘的a2白金装奶粉。

他通过一个app销售产品,之前曾让员工从Coles和Woolworths购买,但由于COVID-19限制,买手已不在澳大利亚,因此面临问题。

虽然旅行限制对代购产生了影响,但疫情造成的供应中断也对代购造成了冲击。

a2 Milk公司在最近的一份财务报告中预计,代购需求的下降将影响公司到2021年的利润。

澳大利亚居民小吕(Christine Lui)靠向中国出售婴儿奶粉谋生,但她声称,销售量已从每月300罐减少到每月50罐。

她说,自己一直在努力维持收支平衡。

澳大利亚产品,尤其是健康产品,在中国受到追捧,因为它们在质量和安全方面享有声誉。

澳大利亚人还经常能买到一些在中国很难买到的品牌和产品。

小吕表示,她还会代购化妆品甚至奢侈手袋等商品。

她说,她以前每月通常会接到300罐婴儿奶粉的订单,但今年9月,她只接到了50罐。

小吕观察到,澳大利亚的代购行业正在萎缩,但她表示,许多同行购物者的客户群将继续缩小。

据估计,在COVID-19疫情爆发前,澳大利亚有15万名代购,其中一些是专业人士,另一些是游客和留学生等临时人员。

全国各地还分布着约1000家专门将产品寄回中国的实体店,不过其中许多现在已经关闭。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