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生活

“看到希望”:中国留学生讲述接种新冠疫苗的经历

十月中旬,吴依璐一觉醒来打开手机高兴地尖叫起来,她接到短信通知成为中国新冠疫苗三期试验的首批接种者。

今年20岁的吴依璐在英国学习金融专业,她说自己毫不犹豫地加入了三期试验,期待自己打完疫苗能顺利返回英国重回生活的正轨。

两天后,吴依璐在浙江金华的一间卫生院接种了第一针由中国企业科兴(Sinovac)研发的候选疫苗,第二针将在下周接种。

在全球新冠疫苗的竞赛中,中国有四支进入三期临床试验的候选疫苗跻身前列,但它们目前尚未获得最终的上市审批。

据中国政府10月发布的报告显示,超过六万名已接种的中国公民“没有报告严重的不良反应”。

跟随吴依璐的接种经历,几款疫苗的接种细节开始走入了民众的视野。

中国的疫苗试验效果如何?

 10月中旬,吴依璐通过微信小程序提交了自己的接种报名资料,并提供了自己的机票和英国签证等材料从而证明自己的条件满足疫苗接种人群的要求:打算出国的留学生。起初,她对疫苗的安全性和质量有过担忧,但她后来认为,英国最近报告的每日新增病例数超过两万例,如果不接种疫苗,未来回到英国可能会更加危险。收到通知后,她按预约时间在当地的卫生所等待接种,那一刻令她百感交集。

“我的心情非常激动,就像好不容易在英国的阴雨天中等来了大晴天的感觉,感觉看到了希望,”她说。

吴依璐花了近100澳元(约550元人民币)购买了两支新冠疫苗,正式接种之前,她需要签署一份同意书,并且和医生沟通自己的疾病史和过敏史。

在这份由ABC获得的这项同意书的副本中,这支由中国制药企业科兴研发的新冠疫苗的接种计划细节首次向公众披露。

根据这项计划,当地18至59周岁的中国公民均有资格在14至28天内接受两次疫苗注射,而对候选疫苗成分过敏的人和已经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建议不要参加试验。

参与者被告知在接种试验疫苗后的24小时内会出现常见的副作用,例如皮肤刺激或暂时性发热。

与此同时,该文件还指出接种者有可能出现罕见的不良反应,包括皮疹和严重发烧。

吴依璐说,她的第一针是“无痛”的,接种后的30分钟里,她成功完成了观察过程,被医生告知可以离开。

“我觉得自己比别人多了一层保护,”她说,“我也没有产生任何的不良的反应,呕吐头晕很想睡觉,甚至发烧我都没有,我就正常地生活。”

2018年,中国爆发的疫苗安全丑闻引发许多中国人对国产疫苗大失所望。新冠疫情爆发后,大多数人对这几款尚未通过最终试验的疫苗持观望态度。

但吴依璐说,她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因为她希望用亲身经历来鼓励别人。

她的帖子很快吸引了上千条评论、私信和点赞,支持和批评的声音都有。

批评者提醒她被“当成了试验的小白鼠”,但也有大量留学生支持她的勇气,并向她咨询细节。

自中国的疫情中心武汉在今年年初爆发新冠疫情以来,全球已有超过4800万例确诊病例,死亡人数也已超过120万。这使全世界对有效疫苗的期待变得更加迫切。

与许多国家的疫苗接种计划一样,中国优先考虑高危人群,包括医护人员、海关人员和出国旅客,留学生也是其中的一类人群。

中国新冠病毒疫苗研发工作组组长郑忠伟表示,预计到今年年底,中国国产新冠疫苗的产量将达到6.1亿支。

目前,中国有13种疫苗正在进行临床试验。

于是,她在接种完疫苗以后,在社交媒体小红书上发布了自己的经历和体会。

“中国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努力,花了这么多心血,研发出来这么一支小小的疫苗,作为中国人我是感到非常的自豪的,”她说。

中国国药集团(Sinopharm)和科兴生物(Sinovac)的四个候选疫苗已进入三期试验,参与者分布在巴西、印尼、土耳其和俄罗斯等10个国家。

据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印尼宣布计划从12月中旬开始,可能为900万人接种科兴生物的候选疫苗,从而推动在明年初将巴厘岛打造成“绿色区域”。

但与此同时,这款疫苗在巴西却遭到抗议,逾300人在巴西圣保罗街头抗议在当地进行的疫苗试验,以及圣保罗州州长对强制接种这款疫苗的支持。

开展三期试验安全吗?

 就在中国政府允许研发企业将几款在三期试验中的疫苗进行紧急接种后,中国人对疫苗的安全和有效性也展开了激烈讨论。一些中国公民表示疫情的有效控制让他们暂时没有必要接种疫苗,但也有一些像吴依璐这样的留学生拼尽全力争取试验接种的名额。

在英国就读传媒和市场营销专业的中国学生Tinsley Zhang告诉ABC,她在返回纽卡斯尔的一周前同时接种了两剂由国药集团研发的新冠疫苗。

她说,中国之前发生的疫苗丑闻令她难以抉择。然而她决定接受疫苗有可能存在的风险,因为比起试验疫苗的安全性,英国的疫情更让她和家人担忧。

“我去打疫苗的时候很开心,注射疫苗的过程和其他疫苗没有区别,”Tinsley说。

玛丽·路易斯·麦克劳斯(Mary-Louise McLaws)博士是世界卫生组织(WHO)成立的一个新冠疫情和卫生紧急项目的顾问组成员,同时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担任教授。

麦克劳斯博士说,中国政府向公民提供三期试验疫苗“并不违背伦理”,因为学生们接种疫苗的决定“出于自愿”。

玛丽·路易斯·麦克劳斯(Mary-Louise McLaws)博士是世界卫生组织(WHO)成立的一个新冠疫情和卫生紧急项目的顾问组成员,同时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担任教授。

麦克劳斯博士说,中国政府向公民提供三期试验疫苗“并不违背伦理”,因为学生们接种疫苗的决定“出于自愿”。

疫苗不会终结口罩和社交距离

 如今,世卫组织已敦促各国做好准备,以便研发出成功的疫苗后能立即开始生产。麦克劳斯博士说,中国有能力生产数亿支疫苗,但她指出,每个人至少需要两支疫苗,所以疫苗的产量并不能直接解读为接种疫苗的人数。

“很多疫苗在第三阶段失败,很多疫苗在获得批准时失败,往往是因为它们没有达到主要的结果,即安全性,当然还包括[是否]引起免疫反应,”她说。

“但鉴于目前的特殊情况,那些受试者产生免疫反应比例低于70%的疫苗也可能会获得批准。

随着活跃病例在澳大利亚不断减少,民众陆续回归社交生活,在海滩和酒吧迎接夏日的到来。然而,麦克劳斯博士警告说,即使在成功研制出疫苗后,我们距离回归正常的生活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她解释说,一支成功的疫苗并不意味着它能保护所有人。

吴依璐打算明年1月返回英国。但她计划继续戴上口罩,并遵循社交隔离措施,直到她的生活能够脱离新冠病毒的影响。

“我在做最好的准备去迎接最坏的结果,”她说。

文章来源:1688网

本文观点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