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与莫里森划清界线,财相弗莱登伯格立场尴尬

澳洲财相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指着公园上方山嵴上耸立的一座公寓楼,说他曾经住在那里。

现在离联邦选举仅有两星期的时间,未来的承诺不再清晰,这个一直是弗莱登伯格的家和政治财富的地区– Kooyong选区对自由党来说看起来越来越不稳定。

在其他富裕的自由党控制的选区,包括悉尼东部的Wentworth、珀斯西部的Curtin和墨尔本海湾地区的Goldstein,都出现了这种不信任。

在这些地方,独立候选人有可能效彷2019年Zali Steggall在悉尼北部海滩的Warringah取得的成就:击败高知名度的现任联盟议员。在Steggall的案例中,引人注目的是前总理艾波特(Tony Abbott)。

气候200组织是由气候活动家霍姆斯(Simon Holmes a Court)召集的基金,帮助支持全国各地的22名这样的独立人士,让弗莱登伯格很生气。

霍姆斯是弗莱登伯格自己的筹款团体Kooyong 200的捐助人和成员,直到他在2018年写了一篇支持关闭AGL的燃煤Liddell电站的文章后被开除。

弗莱登伯格作为澳大利亚财相、自由党副领导人和Kooyong议员–这个选区由自由党创始人、澳洲在位最久领袖孟席斯爵士(Sir Robert Menzies)担任了34年之久,发现自己处于如此的政治纷争之中,以至于不得不考虑失败。

2022050803403896

弗莱登伯格当了12年的联邦议员,其中大部分时间是在政府的前排座位上,并长期被称作未来的总理。几个月来的民意调查显示,他是迄今自由党的首选领导人,远远领先于总理莫里森,如果领导权出现空缺,他将把另一位潜在的竞争者彼得达顿甩在身后。

但弗莱登伯格私下表示,他处于被动地位。

他说:「情况非常紧张,他指的是他和Kooyong独立人士莫尼克瑞安(Monique Ryan)之间的竞争,这是在平衡中」。

他和瑞安都说,结果将归结为500票左右。 上周末,弗莱登伯格的竞选广告牌和海报卡在过去被称为蓝带选区的主要十字路口和空置商店的高处,突然改变了语气。

在Kew路口上方的巨型数字广告牌上贴出了一个新标语「留住弗莱登伯格」。

这个口号是对他的选民的隐晦恳求,似乎是任何有地位的政治人物通常都不会想去尝试的。

然而,弗莱登伯格广泛暗示了另一种含义,这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他的困境。

当被问及对手将他描绘成莫里森和副总理乔伊斯的打手时–这两人在Kooyong都非常不受欢迎,「那裡几乎有一半的选民拥有大学学位,财政保守主义与社会进步主义、小自由主义观点共存,这次投票的千禧世代多于婴儿潮世代」,弗莱登伯格非常谨慎地发言。

他说:「选票上的是我的名字,这些广告牌是在提醒民众利害关係…以及后果」。

可以毫不夸张地断定,他正试图在自己与莫里森和乔伊斯这样的人之间拉开尽可能大的距离,但却没有完全说清楚。

从这个角度看,他也在提醒选民,撤换后果将意味着自由党的领导权和未来将落入像达顿这样的人手中,而达顿的立场远远偏离Kooyong自由党人可能容忍的范围。

然而,在城市的另一端,莫尼克-瑞安(Monique Ryan)对弗莱登伯格是一个温和的自由党人的观点不屑一顾。

她将他与他所取代的长期Kooyong议员Petro Georgiou进行了对比,后者被广泛称为自由党的良知。

Georgiou曾因抗议澳洲前总理霍华德(John Howard)在议会中强迫寻求庇护者在境外接受法律处置。

她还指出,弗莱登伯格在维州的疫情封锁期间进行了有争议的干预,当时他在疫苗接种推广缓慢时,与莫里森一同批评他家乡的苛刻防疫限制。 弗莱登伯格对此称这是「工党的路线」。

他说,他是在回应一名全科医生等选民的关切,即儿童正在遭受抑鬱症的折磨,以及对中小企业的经济的巨大影响。 他说:「必须有人阐明这一点,而我做到了」。

弗莱登伯格的团队在另一座废弃的旧银行大楼的所有可用空间都贴上了 「经济更强,未来更强」的口号。部分网民将其变成了社交媒体的笑料。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5月8日 上午10:59
下一篇 2022年5月8日 下午1:44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