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打的榜单 流水的富豪”!澳洲12位低调华人富豪上榜

阅读导航

  • 前言

  • “垃圾堆”里出来的首富

  • 互联网——最快的造富神话

  • “隐形”的华人富豪们

  • 铁打的榜单,流水的富豪

 

前言

 

《澳洲金融评论报》评选出了2019年澳洲最富有的200人。据说,排名最后的那一位也有4.72亿澳元,比去年那位高出了近1亿。

 

这让小编想起了曾经“雄心勃勃”开发“悉尼1号”,但是由于“缺钱不得不贱卖”的万达董事长王健林。

 

他说,年轻人应该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说一年挣它一个亿。果不其然,今年的富豪榜门槛又升了一个亿。

 

虽说铁打的榜单,流水的富豪。但是,前三甲依旧没变,“垃圾堆”里出来的首富更是蝉联了三届。

 

而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帕克,却从首富一路跌出了前十。这几天又因为廉价出卖祖业,即18亿出售皇冠半数股份给同是赌王儿子的何猷龙(Lawrence Ho)而再次上了热搜。

 

榜单年年有,故事却不总相同。

 

1

“垃圾堆”里出来的首富

 

澳洲首富,素有纸箱大王之称的安东尼·普拉特(Anthony Pratt)本人是Visy Industries帝国的第三代。因此,谈到首富,自然要从他的祖父辈里昂·普拉特(Leon Pratt)说起。

 

“铁打的榜单 流水的富豪”!澳洲12位低调华人富豪上榜

 

从“一无所有”的难民,再到富士贵(Footscray)的一家工厂起步,普拉特家族打造出了全球最大的私有包装和纸业公司Visy Industries。

 

1939年,二战爆发,无数的犹太人流离失所,甚至客死他乡。早已遭受战乱之苦的里昂·普拉特则在1938年的时候就带着儿子理查德·普拉特(Richard Pratt)和自己的亲人从波兰的格但斯克移民到了澳洲,并且在难民营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

 

一家人靠着积攒多年的钱,终于在1945年的时候在墨尔本的一个种植水果的乡镇Shepparton定居下来。

 

1948年,不甘平凡的里昂向他的小姨子Ida Visbord借了 1000英镑,然后与Ida的丈夫Max Plotka以及一位工程师Les Feldman一起开了一家垃圾回收厂,做起了垃圾回收的营生。

 

“捡垃圾”的业务养活了他们全家。之后,他们的公司也成为全澳洲第一家使用备用零件和可循环废弃金属制造波状纸板的公司,即Visy Industries的前身。

 

1969年,公司生意逐渐走上正轨,年营业额也达到500万澳元,并拥有了超过200名员工。但是,里昂也于这年病故。儿子理查德临危受命接管了整个公司。

 

在接手公司业务之后,理查德让公司走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对企业进行了扩张。1970年底,公司产能超过1万吨的纸箱。之后,他又将公司转型成100%的再生环保纸工厂,并在悉尼的Warwick Farm开设工厂。

 

在澳洲,有人管理查德叫“破烂王”,也有人称呼其为“纸老虎”,亦有人称普拉特家族是垃圾堆上建立起来的富豪家族。

 

1990年代,美国经济从衰退走向复苏。1991年,理查德普拉特派他的儿子安东尼·普拉特到美国建立企业,其具体目标是每月实现息税摊销折旧前收益达到100万澳元。安东尼·普拉特不仅做到了,而且做得更好。

 

2009年,当安东尼从理查德手中接过Visy Industries集团时,这家公司价值超过55亿澳元,成为澳洲最赚钱的私营企业之一。

 

在富三代安东尼·普拉特的带领下,Visy Industries集团迅速扩大,家族财富也是与日俱增。在他的带领下,短短5年的时间里,家族财富就几乎翻了一倍,并将Visy公司壮大成全美第三大波状纸板公司。

 

他本人曾以126亿澳元身价,超过“悉尼公寓大王”、美利通集团老板Harry Triguboff成为澳洲首富。

 

通过收购和投资的策略,使公司的业绩逐年增长。目前在澳洲、新西兰和美国,Visy拥有超过100个包装和回收工厂。同时,安东尼也在逐步开展PET瓶、罐头、铝制品、塑料制品的回收。

 

没多久,安东尼将触角伸展到了新加坡和旧金山。他还看准了中国这款金矿,在背景和上海都设立了仓库配送中心,同时在深圳设立了贸易公司,以此将Visy的环保纸输入中国市场。

 

目前,安东尼个人在美国的企业Pratt Industries就有约20亿美元的年营业额,并且还在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而Visy集团的销量和营业额是原先的15倍。

 

2019年,当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大幅削减企业税,并允许投资可冲销账务时,Pratt的税前总收入增长15%,达到12.6亿澳元。

 

安东尼·普拉特也以155.7亿澳元的身家完成了自己澳洲富豪榜上的三连冠。

 

2

互联网——最快的造富神话

 

自《澳洲金融评论报》推出澳洲富豪Top 200榜单以来,曾经在长达16年的时间内,科技行业一直“默默无闻,榜上无名”。

 

直到1998年,互联网接入商OzEmail创始人肖恩·霍华德(Sean Howard)独自一人展露头角,在房地产与矿业富豪中杀出重围,成为首位入榜的科技大亨。

 

然而,伴随时代的变迁和科技的进步,而今科技行业已经成为了澳大利亚名副其实的“造富行业”。在今年的富豪榜上,科技行业共有14人入选。

 

“铁打的榜单 流水的富豪”!澳洲12位低调华人富豪上榜

 

尽管地产仍是造富的首要行业,但是科技行业是造富速度最快的一个行业。今年的富豪榜上,来自科技行业的有14名。澳大利亚本土软件公司Atlassian联合创始人Scott Farquhar和Mike Cannon-Brookes更是成功首次闯入前十,分列第5位和第6位。

 

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今天,似乎不“触网”就谈不上发展和盈利。换言之,科技是财富的加速器。

 

澳大利亚本土软件公司Atlassian’s联合创始人Scott Farquhar和Mike Cannon-Brookes于2013年首次入选榜单,当时的排名分别为第190位和第191位。

 

而今,他们的团队协作软件在全球的付费用户企业数量已经达到138,000家,个人财富也是迅速膨胀,每人财富超过90亿澳元,排名火箭上升为第5位和第6位。

 

“铁打的榜单 流水的富豪”!澳洲12位低调华人富豪上榜

 

由于富豪榜财富统计截止日为四月份的第一周。而后,私募、机构等投资大佬又纷纷追加了对科技行业的投资,继而推升这些企业的估值。从那以后,富豪也就更富了。据统计,Atlassian’s联合创始人本可以排名更高,录得第二和第三位。

 

相比部分科技行业企业联合创始人不合导致企业崩塌不同,Atlassian’s这两位联合创始人则好的不得了。平常一起办公还不够,连住房也要选择做邻居。这不,两人于去年先后创下了豪宅界的最高销售记录。

 

去年年底,Mike Cannon-Brookes斥资1亿余澳元,买下了悉尼港口的最大私人豪宅Fairwater。值得一提的是,Mike Cannon-Brookes是直接全款成交,“豪气”由此可见一斑。

 

Fairwater豪宅坐拥1.12公顷的绝佳海景,毗邻Scott Farquhar以7100万澳元购买的Elaine庄园,由维多利亚注明建筑师John Horbury Hunt设计,于1881年建造,是澳大利亚重要的历史遗产之一。

 

在Mike Cannon-Brookes买下这座豪宅之前,另一位创始人Scott Farquhar当时买下的Elaine庄园,成交价为7100万澳元,妥妥的位居当时成交价榜首。

 

科技行业除Atlassian’s两位创始人外,“先买后付鼻祖”支付平台、澳洲高成长型科技股“WAAAX”股票成员、Afterpay的联合创始人Nick Molnar和Anthony Eisen也首次成功入榜。

 

全球物流软件供应商WiseTech的创始人理查·德怀特(Richard White)在2016年首次入选富豪榜后,今年以33亿澳元的财富排名第20位,上升了24次名次。

 

另外,健身达人、Sweat APP创始人 Kayla Itsines 和Tobi Pearce、数字平台Envato创始人 Collis 和Cyan Ta'eed以及医疗影像公司Pro Medicus创始人Anthony Hall都是来自科技行业、首次入选榜单的“新晋亿万富豪”。

 

3

“隐形”的华人富豪们

 

过去一年是澳洲地产唱衰的一年,而作为前十中唯一的华人富豪,地产大亨许荣茂的财富却非但没有缩水,反而首次突破百亿,达到103.9亿澳元,成功锁定第四名的宝座。

 

2017年,许荣茂以60亿澳元的财富首次进行前十。2018年,个人财富增值到90亿,排名第四位。今年,在香港上市的世茂房地产控股有限公司股价上涨以及港元走强后,许荣茂的身价估值升至103.9亿澳元。根据世茂的财报,2018年其在中国的84个城市有213个项目,最终价值1850亿澳元。

 

说起香港世茂集团,可能业内人士都知道,但是说起这位百亿级别的富豪董事长,却可能很少有人把他和世茂集团联系在一起。

 

“铁打的榜单 流水的富豪”!澳洲12位低调华人富豪上榜

 

除许荣茂外,入榜今年TOP200的华人富豪共有10人。

 

其中包括“上海首富”、“上海地产大王”之称的叶立培(20.5亿澳元,排名37位)。

 

马来西亚华人David Theoh(20.3亿,排名第38位)和出生在台湾的妻子Vicky Theoh,这对夫妻共同持有TPG公司34.37%的股权,身价不菲。

 

汕头东风印刷厂的创始人、澳洲隐形富豪黄炳文(16.9亿澳元,排名48位)。

 

地产大亨、侨鑫集团的董事长周泽荣(15.5亿澳元,排名58位)。

 

澳洲华人矿业大亨、Jellinbah集团董事长张水宜(Sam Chong)(12.4亿澳元,排名73位)。

 

来自台湾的创奇地产商人傅显达(Gordon Fu)(10.4亿澳元,排名第89位)。

 

在澳洲精英木材生意的黄家(8.96亿澳元,排名第103位)。

 

Aqualand地产集团的董事长林尚锦(Lin Shangjin,音译)(8.82亿澳元,排名107位)。

 

卖绵羊油起家的华人夫妻吴进昌和陈素珍(7.58亿澳元,排名128位)。

 

4

铁打的榜单,流水的富豪

 

富豪榜年年都有,除了少数富豪榜“常青树”外,不少富豪来了又走,未能善终。

 

从过往历史来看,但凡出现经济衰退,或金融海啸、互联网泡沫等非预期事件,富豪们并不能总是有免死金牌护身。

 

1987年的股灾让当年的富豪榜总财富缩水超过0.4%,入选门槛直接从3500万降至3000万澳币。

 

当时全球最大纺织公司Linter集团的掌控人、澳洲亿万富翁Abe Goldberg和Christopher Skase“轰然崩塌”,因为巨额负债而逃离澳大利亚,再也没能东山再起。

 

前澳洲首富Alan Bond也于1992年宣布破产,并在1997年因诈骗12亿澳元而被捕入狱。

 

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对澳洲富豪的影响虽然相对缓和,但是不少富翁也因此除名。电信公司One.Tel创始人Brad Keeling和Jodee Rich因此破产,为两人提供资金支持的;詹姆斯·帕克(James Packer,俗称小帕克)和拉克兰·默多克(Lachlan Murdoch)也因此损失惨重。

 

对富豪榜最为严重的一次冲击则来自全球金融危机。当时整个富豪榜总财富缩水18%,达到1140亿澳元。被除名的富豪包括:Eddy Groves、David Coe、Phil Green、Michael King、Phil Adams 和Tom Hedley。

 

就算是富豪榜常青树Frank Lowy和Anthony Pratt也经历了大规模的财富缩水。当时铁矿石价格的暴跌导致澳洲本土矿商Fortescue ortescue Metals Group创始人Forrest暴跌70亿。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的澳洲富豪榜中,澳洲赌王儿子小帕克虽然未被除名,但是却被彻底挤出前10的阵营。

 

“铁打的榜单 流水的富豪”!澳洲12位低调华人富豪上榜

 

有人说他这是作死。James Parker是传媒大亨以及赌王Kerry Parker最疼爱的儿子。所以,老Parker去世后,把最赚钱的公司、产业和大部分遗产都给了这个他的宝贝儿子。

 

Crown赌场度假村,Channel Nine、都是坐收渔利的好营生。10年前,赌王儿子曾经以60亿澳币蝉联澳洲首富。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他,却硬生生把自己从首富的位置上折腾了下来。继承遗产的几年来,他卖了Channel Nine,被踢出了Crown度假村董事局、和兄弟姐妹闹上了法庭,刚刚又折价将自己在皇冠半数的股份卖给同时赌王儿子的何猷龙(Lawrence Ho)。

 

END

 

说个笑话,有人说每天起来看一下富豪榜榜单,如果没有自己的名字,那就努力去工作。

 

虽然这是一个笑话,但是却并不无道理。富豪榜上的每个人并不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即便是,他们也属于勤奋的一代。

 

“尽你所能地努力工作,坚持不懈!”

 ——已故澳洲首富之父,理查德•普拉特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19年6月2日 上午10:50
下一篇 2019年6月3日 下午3:2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