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业皇家委员会最终报告对在澳中资银行意味着什么?

澳洲金融业皇家委员会的最终报告,和后续各政府机构和监管机构对该报告的相关回应都表明,澳大利亚当地监管机构以及本地市场对各银行在公司治理,企业文化和问责制度方面的要求会明显提升。在澳经营的中资银行,无论是作为本地注册银行(foreign subsidiary),还是外国银行的分支机构 (foreign branch),都将面临不断进化的监管环境带来的挑战。

    

与此同时,各方面宏观经济和政治条件也在动态发展。本地经济收入增长放缓以及诸如金融科技企业等行业新参与者的加入,都在急速改变竞争格局。新技术不只改变了行业动态,同时也要求企业在现有组织和业务方面及时转型以应对这些变化。在澳银行此时面临的是挑战和机遇并存的竞争环境。

 

我们因此特别针对这一系列未来动向对在澳中资银行产生的影响进行了分析。

 

在澳中资银行面临来自监管和市场的双重挑战

 

  • 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提出加强对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企业文化和高管薪酬的监管。在澳中资银行的挑战在于,一方面我们需要满足澳大利亚当地监管机构制定的更高标准和要求,同时国内银行业的监管环境也在快速发展,因此另一方面也要与各自集团框架内的要求保持一致。

  •  

  • 银行高管问责制(BEAR)将于20197月开始在中小型银行中实施。今后几年针对该制度的监管要求和具体实施标准还会继续发展,特别是随着具体实施的演进,监管机构和行业参与者对行业最佳标准的概念也会随之明确。APRA已表示将于2019年底在BEAR方面制定有关产品管理和客户补救的要求。

  •  

  • APRA将会在20193月完成对执法战略的审查,并进一步关注被监管机构董事会和管理层的问责制。这项审查的范围很广,其中包括考虑何时将个人纳入问责(包括在BEAR制度下)以及何时采取执法行动以在适当情况下实现总体上的和有针对性的威慑力。

  •  

  • 监管发展外,技术突破也在同时发生作用,并急速改变行业格局。金融科技,科技巨头等新的参与者正在金融领域引入新的竞争风格。与此同时,监管要求间接地改变了成熟银行在市场中的业务。这包括由于银行风险偏好、产品设计、资本或其他成本效益考虑因素的变化而导致的金融产品发行、金融产品定价和目标客户群的变化。

  •  

  • 新技术和人工智能正在迅速实现规模效益,各公司须向更敏捷的运营模式转变,这对银行的治理和管控模式提出了新的需求,银行须要建立能够适应和支持这种更灵活的运营模式的治理和管控架构。

 

KPMG拥有广泛的专业知识,以及跨部门及跨地区的丰富经验,可为中资银行提供各方面的支持:

 

  • 制定、评估或独立验证各政策,程序和具体措施条列,以确保银行实施的公司文化、企业治理和问责框架(包括BEAR)符合行业最佳实践标准,并且符合监管要求。

  •  

  • 建立并实施强有力的公司治理和基调 – 贯彻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满足监管和市场对金融服务业的期望,即,金融服务业从业者的行为应该以符合消费者的最佳利益、为消费者带来公平结果为准绳。

  •  

  • 建立并实施行为风险和道德管理框架,这个框架应能够量化行为风险,并通过集中监督、治理和控制以及明确的报告程序来实现管控。同时,这个框架还须与现有的风险和合规计划保持一致并能融入其中。

  •  

  • 制定和实施相关的流程、程序和文件,以验证和证明银行的治理架构对行为风险的管控和改进有足够的关注和行动,并有各个内外部利益相关者的参与,保证框架的实施效果在最大程度上达到预期。

  •  

  • 通过一系列解决方案实现业务转型,响应监管对端到端运营和业务的要求,推动可持续变革并提升绩效。

 

"良好的政策和框架可能可以被设立,但如果没有正确的文化,也难以实现初衷。而实践才是最重要的。“ ——  APRA主席Wayne Byres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19年3月9日 下午8:44
下一篇 2019年3月9日 下午9:0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