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千家幼托中心今日关门罢工!全澳7万个家庭受影响

由于幼托工作者罢工要求加薪,周三全澳1000多家托儿所关闭,从业者将聚集在国会大厦,迫使父母不得不为孩子寻找其他去处。此次全澳罢工影响了约7万个家庭。

联合工会(United Workers Union)早教执行主任吉本斯(Helen Gibbons)呼吁新的联邦工党政府出资给幼托工作者加薪,以确保该部门能够留住和吸引儿童保育员。

她说:“我们知道,我们不能指望父母支付更多的钱来送孩子参加早教,因为这已经非常昂贵了,我们需要让教育更实惠,而不是更难以负担。联邦政府是教育的资助者,他们需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就解决教育工作者加薪问题的目标资金进行对话。”

6dcff0-QQ20220906-191124@2x-640x480

虽然周三的罢工将倡导政府概述一项改善教师薪酬的计划,但吉本斯透露,该部门还没有达成某个具体数字。她说:“幼托工作者不指望挥舞魔棒,一蹴而就……他们想从这届政府那里看到一个真正的计划,以实现他们的工资增长,并实现澳洲应有的和民众期盼的早教系统。”

吉本斯说,如果政府置之不理,未来还会有更多教师离职和罢工。 参加罢工的幼托中心之一Albury Occasional Childcare and Early Learning Centre的主管韦凡(Gina Weavan)说她已经6个月没能招聘到员工了。

“政府没有考虑我们如何让过去12个月内离开这一行的人回来……我们没法等四年后毕业的大量新教师入行。”

她说,当地的TAFE也很难吸引到想要学习早教课程的新生,尽管该课程是免费的。

f5dbd4-QQ20220906-191209@2x-640x480

East West Childcare Association主任哈珀(Ruth Harper)说,她位于墨尔本Fitzroy的幼托中心周三只开半天,有14名员工参与了这次罢工。她说:“我们知道,对早期教育的投资为儿童一生的成功奠定了基础。然而,我们还想只给从业者支付22澳元的时薪,这太疯狂了。”

早教部长艾丽(Anne Aly)和老年护理部长威尔斯(Anika Wells)说,允许有争议的多雇主谈判将帮助护理部门的妇女谈判达成更好的协议和加薪。

然而,主要的托儿所工会和经营者说,仅仅改变谈判规则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没有政府的财政贡献,早教机构将不得不提高对家庭的收费,才能资助涨薪。

企业负责人说,让雇员在多个企业之间形成协议的能力可能会将雇主束缚在不可行的条件下,并导致他们面临全行业的罢工。

他们建议审查现有的针对低薪工作者的多雇主谈判流程。 联邦政府已经承诺投资54亿澳元全面改革儿童早教行业,包括提高对低收入家庭的补贴,并让生产力委员会(Productivity Commission)审查该部门,以期建立一项90%的全民幼托费补助。

根据澳洲儿童教育和护理质量管理局(Australian Children‘s Education & Care Quality Authority)的数据,截至7月1日,全澳有18%的长日托中心人手不足,而全澳缺少约6000名早教工作者。

反对党早教发言人贝尔(Angie Bell)说,教育工作者“对这个政府缺乏行动感到失望”。

“在过去百日内,我一直在与全澳各地的教育工作者交谈,虽然他们热爱自己的工作,但他们对这个行业的未来感到担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9月7日 上午8:51
下一篇 2022年9月7日 上午11:17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