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居乡镇的澳人半数是千禧世代 城市为何留不住年轻人?

迁往乡镇地区的澳人远非寻求更安宁退休生活的老人,反而是千禧世代在引领这一潮流。

从州府搬到乡镇地区的人中,有一半是24至40岁的青年,他们追求更具性价比的房产,并渴望在充满活力的乡镇就业市场上快速发展自己的事业。

乡镇地区搬迁者指数的新数据显示,3月份迁往乡镇地区的人数上升了16.6%,达到五年来的最高水平,几乎是大流行前的两倍。

371a1b-25643291435dcdbd96a2ae0072c5f7c2-640x480

自2018年以来,迁往乡镇地区的人数就稳定攀升,但新冠大流行加速了这一趋势。

澳洲乡镇地区研究所(RAI)和联邦银行(CBA)合作,利用超过1000万CBA客户的去识别银行数据,首次研究了从州府城市搬到乡镇地区的人背后的人口统计学,发现千禧一代占了所有搬迁人数的50%。

X世代,即40-56岁的人,是第二大从城市迁往乡镇地区的群体,共占18%。

“乡镇地区的生活正在吸引更多的年轻人,特别是年轻家庭,他们希望以更低的成本获得更大的生活空间,”RAI首席执行官里奇(Liz Ritchie)说,“而且,在乡镇地区有快速发展职业生涯的绝佳机会。现在,乡镇地区内有大约8.6万个就业机会,其中许多是比城里人想象的更好的机会。”

“我们的研究表明,城市居民希望拥有更多的空间、更多的设施和更多的时间与亲朋好友相聚,并抛开压力、焦虑、拥挤和高昂的债务。”

里奇说:“他们搬家是有道理的。”

34岁的丹尼尔(Daniel Fletcher)三个月前带着小家庭从达尔文来到昆州Western Downs的Dalby,接受了该乡镇地区市府的社区和宜居性总经理的职位。他以前曾在墨尔本和布里斯班住过。

丹尼尔认为这是一个在职场更上一层楼的好机会,而且可以享受到更适合家庭的生活方式,住进在城里买不起的好房子。

2fa488-Happy-family-walk-416x312

他说:“在这里我们称之为一首歌的通勤,从工作地点到家,只需在车上唱一首歌。”

他在Dalby买了一套四室两厅的房子,价格约为50万澳元。他说:“这点钱连在布里斯班买块空地都不够。”

而且,在这些乡镇地区工作为他提供了更快的职业发展路径。

“我得在大城市的市府再干上15年,才能达到我在这里的工作水平。”

CBA乡镇地区和农业综合企业银行执行总经理福勒(Paul Fowler)说,澳洲乡镇地区正“在包括农业、制造业、零售业和酒店业在内的广泛行业的强劲投资推动下蓬勃发展”。

他说:“澳洲乡镇地区的许多地方都存在劳动力短缺,当地企业正在吸引熟练和非熟练工作者,以提高产能,满足对产品和服务不断增长的需求。”

数据显示,悉尼和墨尔本的外流人数最多,大多数人前往新州、昆州和维州的乡镇地区。

黄金海岸仍然是那些离开州府城市的人最喜欢的目的地,在截至3月的12个月里,吸引了所有搬家者的11%。

阳光海岸、维州的Greater Geelong以及新州的Wollongong和Newcastle是接下来最受欢迎的乡镇地区。

其他从州府来的新移民大幅增加的乡镇地区还有南澳的Ceduna、Mount Gambier以及Port Augusta以及维州的Moorabool地区和昆州的Western Downs。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