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政策的变化给澳洲银行业带来不利影响

货币政策的变化给澳洲银行业带来不利影响

伴随各国央行采取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以缓解新冠疫情给经济带来的冲击,下调现金利率成为第一波举措。本文主要讨论现金利率下调,汇率的下跌以及住宅市场的预期变化对银行业的冲击。

伴随着新冠疫情的蔓延,各国纷纷调整其货币政策至宽松,开动印钞机,回购国债,降息,降准款准备金,公开市场逆回购等词汇出现在每天的各大新闻中。本文主要讨论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对银行业的业绩表现所带来的影响。

当前澳洲商业银行业的主要趋势:

  1. 尽管借贷活动增加,但低利率限制了行业收入
  2. 银行增加了对零售存款作为资金来源的依赖
  3. 共同银行进入增加了行业资产并加剧了竞争 (共同银行是联邦或者地方政府特许的金融机构,例如新南威尔士州的Sydney Mutual Bank和维多利亚州的Bankfirst,主要实行会员制)
  4. 由于现金利率的下降,行业收入也将随之下降
  5. 皇家金融服务委员会可能会给银行业增加合规成本
  6. 更高的资本要求和潜在的银行改革可能会影响四大银行

下图为近10年行业收入变化,蓝色为上升,橙色为下降。

text

驱动银行业绩表现的因素大致可包括:现金利率,房屋转让数量,住宅物业收益率,利息支出与可支配收入的比率,社会企业资本支出等。本篇文章先讨论前面两个因素,即现金利率与房屋转让数量。

1。现金利率(cash rate):

银行贷款产品的利息与澳洲联储的现金利率通常是挂钩的。当现金利率较高时,往往会产生较高的利息收入(因为对未偿还的贷款余额可收取较高利率)。相反,低利率环境会威胁到行业增长潜力。

下图为近20年的澳洲联储实行的现金利率走势:

text

可以清晰看出,该图和行业的收入表现有非常高的正相关性,例如2008和2009年期间为了减缓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澳洲联储大幅度降低现金利率。2008年的9月(下调 0.25%),10月(下调 1%),11月(下调 0.75%),12月(下调 1%),以及2009年的2月(下调 1%)和4月(下调 0.25%),而伴随而来的就是2009年与2010年的收入大幅下降。(注,业绩表现来源是财务报表因此会有滞后效应;100个基点等于利率的1%,为了简化已经用百分比表示。)

当然,现金利率也会直接影响货币涨跌,澳元于上周五跌至11年低位,现金利率的下调自然也是近期澳币一路下跌的原因之一。另外,投资人因疫情恐慌,会大量抛售有全球贸易或大宗商品风险敞口的货币而去抢购流通性最好的货币,这也就造成了美元大涨而澳币大跌。

在本月3号,澳洲联储决定将现金利率降低25个基点,至0.50%。虽然目前降低现金利率的空间很小,但从2008年的经验看,如果新冠疫情不断蔓延,不排除下月再降25个基点的可能性。另外,上周五,澳洲联储进行了货币市场操作,通过回购协议向市场注入了约88亿澳元,远高于早前估计的34亿澳元。“开动印钞机”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2。房屋转让数量:

下图为银行业收入占比:

text

房屋贷款占比行业的过半收入,为行业收入的52%。而房屋转让数量代表住宅房地产市场的活跃程度。一般而言,更多的数量表明更多的人正在购买房屋,推动抵押贷款需求并增加银行借贷规模。这种趋势对行业收入具有积极影响。

房屋转让数量百分比变化,,蓝色为上升,橙色为下降。

text

从该数据可以看出,住房市场有进一步回暖的迹象,降幅比例有明显收窄,澳洲联储称,住房市场大多数价格上涨,在某些情况下还很强劲。尽管投资者对信贷的需求仍然低迷,但抵押贷款数量有所增加。抵押贷款利率处于创纪录的低位,并且对于高信贷质量的借款人存在激烈的竞争。中小型企业的信贷条件仍然紧张。另外,1月份的失业率上升至5.3%,自去年4月以来一直约为5%。工资增长仍然低迷,预计在一段时间内不会回升。

利率的下降无疑对住房市场是利好,购房者能少支付贷款利息从而刺激购买欲望。但汇率的下跌对国外投资者而言就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了,比如货币政策的反向变动,即汇率下跌时国外的投资者对同一房产的购买能花更少的钱,会刺激其购买冲动;但汇率的下跌也会引起资金外流,在资金外流的情况下,住房市场也无法独善其身,称之为资本流动同向变动。

澳洲联储称,因为新冠病毒的影响,截止3月末的一季度GDP增长可能明显低于早先的预期。并很难预测这种影响将持续多久。但等到新冠病毒得以遏制后,澳大利亚经济有得到改善。因目前澳洲的利率和汇率水平都很低,又有较高的基础设施支出水平,资源部门的前景乐观以及住宅建筑和家庭消费的预期复苏都为这一前景提供了支持。

澳洲商业银行市场份额占比:

text

以澳洲联邦银行(ASX:CBA)为例,其股价短短一个多月,已跌至自2013以来低位,2月份的最高点位为91.05,而本月的最低为57.16,累计跌幅接近60%。按上周五收盘价计算,当前的动态市盈率为 14.06倍(EPS使用的是最近两期半年报主营利润之和)。

十年前,在围绕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担忧之后,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在该时期初期进行了几次降息。但是,由于中国对澳大利亚自然资源的强劲需求以及之后的住宅房地产市场激增,澳大利亚银行避免了其业绩大幅下跌。然而,澳洲联储的货币政策严重影响了行业收入,尽管住宅物业价格飞涨,贷款活动增加,但低利率压低了行业整体收入。新冠病毒是否会引发新一轮金融危机目前无从得知,但历史总是会惊人的相似。

本文观点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

(2)
上一篇 2020年3月16日 下午10:08
下一篇 2020年3月16日 下午10:2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