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开完支票不负责,昆州说好的2.5万买房补助款泡汤!

昆士兰残疾支持工作者布鲁姆菲尔德(Melissa Bloomfield)节衣缩食多年,试图购买她的第一个家。 2020年9月,她终于做到了,在布里斯班东南25公里处的Redlands签署了一个非计划单元房。

28岁的布鲁姆菲尔德说,她决定购买该单元房的部分原因是联邦政府在几个月前宣布25,000澳元建房补助金的承诺。 「一切都安排得如此完美。我一直在努力工作和储蓄」,布鲁姆菲尔德说。

「我与亲友一年间都住在一起,所以我不用付帐单–然后25,000澳元的赠款就出现了。房地产经纪人、开发商卖给我这间单元房,25000澳元基本是承诺好的。」

2022051201294237

布卢姆菲尔德不知道她精心安排的所有计划即将被一张卫星图像所破坏。

当昆士兰税务局(Queensland Revenue Office,简称QRO)发出的一封信中突然拒绝了她的拨款申请时,她第一次意识到事情不对劲。虽然该补助金是联邦政府的一项举措,但係由各州和地区负责管理。 布卢姆菲尔德被吓傻了。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封信时,我在想『肯定不会』。我无法相信」,她说。

「我完全不知道。我非常、非常吃惊,因为我只是在等待拨款的到来。我以为不可能被拒绝。」

该部门说,卫星图像显示,在2020年6月4日补助金生效之前,该公寓楼的工地已开始施工,因此该物业不符合条件。 有关的卫星图像显示的土地,之前在该房产上的一栋房子已经被拆除。

布卢姆菲尔德说,她很困惑,她去找了开发商和建筑商,他们都提供了信件,说明该项目至少在2020年8月之前不会开始施工。 Redland市议会的另一封信显示,改变房产用途的开发申请直到2020年6月4日才被批准,也就是政府规定之前不能开工的那一天。

「我只是想好吧,如果连议会都没有批准,他们怎么可能在那之前开始建设?」,布卢姆菲尔德说。

她说,在对昆士兰税务局的决定提出异议后,仍在等待他们的答复。 虽然她仍怀抱一丝希望能被推翻,但布卢姆菲尔德说,她感觉政府已经违背了承诺。 她说,失去补助金在经济上将会非常艰难。

「我的工时已经多得离谱了。我想等我搬进来,我就能稍微休息一下,我终于可以放慢一点,但是没有」,她说。

布卢姆菲尔德并不是唯一一个声称因昆士兰税务局使用的卫星图像而被不公平地拒绝拨款的购房者。 一个专门讨论该问题的Facebook小组已经成立,有84名成员。

其中一个成员是埃里卡(Erica Newman),她在2021年3月与她的伴侣Josh在Ipswich买了一个新建的房子。

这对夫妇有一个一岁的儿子,他们说开发商Stockland告诉他们,房子有资格获得补助,因为在适用的时间段内开始施工。

埃里卡说:「所有的文件都说是2020年11月–那是场地准备和铺设楼板以及准备工作完成的时间」。

然而,与布卢姆菲尔德一样,这对年轻夫妇在今年2月收到一封信,通知他们的申请被拒绝,因为工作在2020年6月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这让他们感到很震惊。

卫星图像显示,同年早些时候,该物业上的植被已经被清理干净。

纽曼说:「在2020年早些时候,早在建筑计划之前,我们的地块上已经做了一些基本的清理工作–显然是为了使街道安全和美观,但这就是该部门用来拒绝我们申请的理由」。

据澳媒调查表示,Stockland提供的一封信支持了这对夫妇的说法。

信中写道:「在2020年11月之前,没有进行过任何与房屋建设有关的现场工程」,并指出当时该项目尚未获得建筑许可。

「从2020年6月开始的任何卫星图像显示,在开始任何工程之前,该地段处于空置状态。」 昆士兰财政部发言人表示,QRO使用现有的最佳信息来评估拨款申请。

「该发言人声明中说『随着新信息的出现,QRO将利用这些信息来确认申请人的资格,如果发现申请有不完整或不准确的信息,QRO将采取措施,确保程序对所有申请人都是公平的』。」

在给Bloomfield的信中,QRO指出其对挖掘和场地准备的定义包括土地清理、修复工程、挖掘、场地切割和填充。

然而,Stockland认为,QRO未能正确区分开发商进行的土木施工和为个人住宅用地进行的挖掘现场或准备工程。

埃里卡说,她觉得被欺骗和误导了。

她说:「这真的很不公平,就像他们为了逃避向尽可能多的人支付补助金而编造。对于像我们这样的年轻家庭来说,当你预期获得补助,而且当你知道你有权得到这笔钱的时候,却没有得到,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5月12日 上午11:28
下一篇 2022年5月12日 下午12:42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