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难买房更难!澳洲学生面临三重威胁:想搬离父母家,但生活成本太高

澳洲学生们正面临着经济衰退后期、滞胀和利率上升的三重威胁,这使得他们负担不起搬出父母家中的成本,也不太可能拥有自己的房子。

专家们还警告说,年轻人留在家里的趋势给房地产市场带来了更大的压力,因为父母不能缩小规模。

悉尼大学学生Sissy Qin想搬出去住,但她表示,生活成本太高,不太现实。“我绝对想搬出去,我认为我还没有这么做的唯一原因是经济原因。租金真的非常非常高。”

相反,她足够幸运,可以免费和父母住在一起,只付杂货费,兼职工作来支付个人开支。

for-rent

这是McCrindle Research负责人Mark McCrindle注意到的更广泛趋势的一部分。

他说:“澳洲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家庭规模增加了,这并不是因为出生率发生了变化。越来越多的孩子留在家里或回到父母家。”

他说在他自己的研究中,有很大一部分父母表示,他们的孩子推迟了搬出去的时间。

UNSW的学生Sirisha Kajur没有选择,因为她的父母今年要搬到海外。Kajur对电子表格并不陌生,她兼职做会计。但当她看到搬出去的高昂成本时,她感到“厌恶”。

她说:“作为第一次搬出去的人,当你看到这样的价格时,你会感到非常沮丧,不愿意搬去独立生活。”

尽管做兼职,Kajur只能付得起房租。“所有其他的生活费用,比如食物,我都需要父母的帮助。我的生活费用大约70%来自父母。”

她已经找到了一个潜在的室友来降低成本,但她说,学校周围5公里范围内的房子价格昂贵——每周600到900澳元。

与去年第一季度相比,新州的平均单元房(unit)租金上涨了约28%。

McCrindle表示,房租上涨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合租,但这种安排不太安全。“它不稳定,因为你最终不会得到长期租约。一个4人小组中有1个人搬走了,然后那套房子的租金就无法持续下去了。”

McCrindle说,不安全的住房影响年轻人的工作保障、社会参与和归属感。他说:“如果我们经常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就很难在学习、工作或社交网络上保持一致,而这是我们真正需要的。”

虽然学生宿舍是一个选择,但Kajur说她不太可能及时找到一个地方。“校园里的一切都在等待名单上,所以这完全是一场赌博。”

国际学生Melisa Phanna说,即使有父母的支持,当她1月份搬到悉尼时,寻找公寓(apartment)的压力还是很大。

她表示:“这非常困难,因为有太多流程,房东在找有工作的人。你不能只是说你要依靠父母来支付。这是许多房地产经纪人向我指出的问题。”

因为在寻找一个让自己感到安全的地方,Phanna表示这更加困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和一个体面的价格之间找到平衡点真的很难。”

Phanna最初想找室友来降低成本,但她说这太难了,最后她租了一套小而贵的公寓,租期6个月。“很小,就像一个迷你走廊……我担心他们不会以目前的租金让我续租。”

随着通货膨胀的加剧,Phanna也感受到了其他生活成本的压力。“这里的食品价格上涨了很多……太贵了,以至于你最好只吃便宜的外卖,这很糟糕。”

McCrindle说,年轻人尤其容易受到经济冲击的影响,因为他们通常没有多少储蓄。“利率的变化以及汽油或住房成本的略微上涨不会影响到一个四五十岁的人。”

Qin说,她想有一天拥有自己的房子,但如果没有父母的帮助或巨额贷款,这似乎是不可能的。

“除非我申请住房贷款并把它传递给我的孩子,否则我可能永远买不起房子。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担忧。”

McCrindle说,学生留在家里的趋势对住房的负担能力和供应产生了负面的连锁反应。他说:“以前,父母会缩小规模搬到单元房。但因为他们的孩子可能还在那里,也可能会回来,所以他们不会缩减了。”

这就限制了住房的供应,购房者不得不竞标规模较小的合适房产,从而推高了房价。McCrindle说,虽然父母缩减规模的比例减少使得更多的公寓空出来,但“如今的年轻人负担不起搬出去的费用”——至少在没有父母支持的情况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5月22日 下午7:43
下一篇 2022年5月22日 下午7:48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