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绞刑架”,一个人类白鼠的造反

阅读导航

  • 一个白鼠
  • 莫德纳
  • 结语

Jeremy Menchik 是波土顿大学国际关系副教授。

2020年7月,他勇敢地自愿参加了 Modema 的 Covid-19疫苗试验。那刻,他带着人类的荣耀,奔向许多人认为的绞刑架”。

试问,如果有一个机会,让你亲自做那个白鼠,你愿意吗?

波士顿本就是创造送反人才的城市,或许是美国最“左”的地方,看看最近以绝对优势赢得市长竞选的华商女性就知一二。

Jeremy 便是这样一个人物,2016年,他甚至写了本书,向伊斯兰穆斯林解释宽容的含义,并获得过最佳书籍奖。

但是,这样一个无私的国际公民却主动从绞刑架退却,他是一个人类白鼠向疫苗造反的真实故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

疫苗“绞刑架”,一个人类白鼠的造反

一个白鼠

信使核糖酸,简称mRNA,一夜暴红。

为何?

它与传统疫苗相比, mRNA 疫苗的生产更安全、更快、更便宜,不再需要巨大的生物安全实验室。

用科学家的话:实验室可以在每个100毫升的试管中制造出100万剂量的 mRNA。

疫苗“绞刑架”,一个人类白鼠的造反

带着这个理想, Jeremy 作为大约全球3万只"人类豚鼠"中的一员,允许 Moderna 在他身上测试实验性疫苗,看看它是否能提供对 SARS-CoV-2(导致 Covid-19的病酵)的保护。

一年前,还没有人清楚疫苗是否会起作用,但很明显,世界需要解决这场大流行噩梦的解决方案,这场噩梦在短短两年内夺走了近550万人的生命。

这是一个全新的双盲试验场,作为参与者, Jeremy 不知道自己是在注射生理盐水的对照组,还是注射了实验疫苗的实验组。

让一家从未将疫苗推向市场的公司使用自己的身体作为测试对象,整个体验是可怕、痛苦和疲惫的。

Jeremy 去了医院七次,打了24个电话,写了几十篇日记,被反复问及自己的私生活,抽了五次血,还有无数的鼻咽拭子。

痛苦的体验经常让他大脑发痒。

这是自愿参加试验,因为开始的时候, Jeremy 相信他的行为可以帮助Moderna开发疫苗,以帮助这个脆弱的世界。

疫苗“绞刑架”,一个人类白鼠的造反

作为父亲, Jeremy 担心自己的两个孩子,1岁和5岁,担心他们所继承的世界将面临的问题。

当试验结束, Jeremy 的白鼠生涯终于告一段落,并且得知疫苗的成功时,他欣喜若狂,因为他在促进人挽救生命的科学方面发挥了“小小”的作用。

他甚至同意参加 Moderna 专门针对 Delta 变体的另一项试验。

参加实验的白鼠们俨然中世纪的十字军战士,以为自我牺牲可以带来人类大解放。

最近几个月, Jeremy 最初的崇高感觉已经消退,他逐渐明白,自己参与的这项科学实验”实际上是一项无情的企业盈利活动。

背后的“大魔王"-Moderna ,并没想全力以赴尽快结束疫情,而是通过不断向美国政府施压,要求扩大全球生产规模,从而最大限度地提高其利润。

Jeremy 失望透顶,如果他当时知道这项利润追逐的游戏,他就不会那样做。

Modema 自己的预测表明,该公司仅在2021年的销售额就将在150亿至180亿美元之间。

疫苗“绞刑架”,一个人类白鼠的造反

将 mRNA 方法应用于疫苗上, Moderna 和辉瑞在未来几十年内将获得无限的利润。据估计,这些疫苗制造商每分钟可以赚取65,000美元。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政府向 Moderna 提供了大约25亿美元用于开发疫苗,但最终受益的只有自私的疫苗商。

Jeremy 决定不再凭良心参与 Moderna 的试验,他甚至敦促其他 Moderna 试验参与的白鼠们辞职。

莫德纳

莫待纳(Moderna)几乎是一夜暴富,它也是资本世界堆积记来的的“怪物”。这家与意大利北部城市 Modena 名字几乎相同的公司成立于2010年,但一直神隐到2020年,才真正开始销售他大名鼎鼎的新冠疫苗。

它在疫情中的收入已经狂增50倍以上,它在2010年高盛领导的股价狂飙到每股100美元以前,这个世界几乎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

疫苗“绞刑架”,一个人类白鼠的造反

莫德纳10多年前创立于美国马萨诸塞州,成立之初就是一场资本的游戏。

创始人之一是风投基金 Flagship Pioneenng 的CEO Noubar Afeyan 。

2011年,现任CE0,更大的资本背景的Stéphane Bancel 加入公司。

2018年上市时,几乎企业收入是零,但公司的核心团队成员却来自礼来、葛兰素史克、贝恩资本、高盛、MIT、麦肯锡等知名公司或机构,可谓是阵容豪华。

公司唯一的储备是每年的专利数不断增加,截至新冠爆发前已经达到218项,拥有了充足的技术储备。

有人说 Modema 是为疫情而生,一切都在等待2020年的来临。

一切都像阴谋论,事后诸葛地说,莫德纳提前预备好了研究出 mRNA 疫苗的潜力,只待某个惊天疫情的出现。

疫苗“绞刑架”,一个人类白鼠的造反

蓄势待发的背后,是高盛等华尔街等待10年的厚积薄发,它成为2022年最红的企业之一。

这个资本的推土机也推进到了澳洲。

上个月,澳洲及维州政府与莫德纳达成协议,维州将成为欧洲州和美国以外第一个生产 mRNA 疫苗的地方。

几万名疫苗白鼠的无私奉献后,莫德纳已经是世界闻名的生物科技公司,它在澳洲的地位甚至超越了世界最大的疫苗生物科技公司 CSL 。

莫里森与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是这个项目的催化剂,莫德纳以旋风般的速度降临澳洲,可能是自由党决策最快的一次。

这家澳洲首个mRNA 制造厂将从2024年起跑,每年生产2500万剂,并有能力将生产规模扩大到每年1亿剂,以应对未来的流行病。

不光是流感及Covid疫苗,澳洲基地还将生产用于癌症、罕见疾病、细胞工程和蛋白质替代疗法等的特效药。

从这个层面,莫得纳代表了人类光明的一面,那些疫苗白鼠并没有白白牺牲。

依照协议,莫德纳疫苗研制厂将使墨尔本成为亚洲研究中心,澳洲将优先获得其生产的新疫苗。

疫苗“绞刑架”,一个人类白鼠的造反

莫德纳的到来将是双星闪烁,另一个是同样位于墨尔本的 CSL–南半球最大的疫苗制造商,早被视为为澳洲在医学研究领域的领导者。

过去二十年维州在医学研究和制药制造方面的大量投资终于让墨尔本赢过悉尼,莫德纳的加持,将使墨尔本未来占澳洲大约60%的医学研究和90%的制药业的所在地。

结语

莫德纳不像辉瑞与澳洲CSL,后者是人类科技经年累月的沉淀。

横空出世的莫德纳,在一年前,像孙悟空的72变,硬生生变成一个跨国巨头。

它受到追捧,是欧洲、澳洲政府的座上宾,是华尔街最宠幸的聚宝盆。

疫苗“绞刑架”,一个人类白鼠的造反

逆反人士眼里,辉瑞Pfizer与和莫德纳简直与军火商无异,太多利益追求令他们威望扫地。

它也受人憎恨,一群疫苗白鼠甚至起身造反来宣示自己对莫德纳的遗弃。

它更是疫情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别的企业嗷嗷待哺,莫德纳却是风生水起。

或许世界本就如此,纹刑架背后是“屠夫”的天下!

*本文图片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删除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1月14日 下午2:09
下一篇 2022年1月14日 下午2:4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