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私校突然倒闭,背后中国公司浮出水面!七旬创校人娶年轻华人妻

据《时代报》报道,早在两年前,前墨尔本Kilmore国际学校(Kilmore International School),现名为Colmont School的一位内部人士就向澳洲企业监督机构ASIC写信举报,称这所学校面临财务崩溃的风险,且向学校创始人所属公司支付高额费用。

不过ASIC没有对这一举报投诉进行调查。

澳私校突然倒闭,背后中国公司浮出水面!七旬创校人娶年轻华人妻

Wittmer和妻子Xuan Kan(图片来源:《时代报》)

创始人Ray Wittmer通过这所国际学校积累了一笔个人财富。上周,该学校宣布破产进入自愿管理阶段。

Wittmer如今已不住在Kilmore,2017年他搬离了这个历史悠 久的维州小镇,住进了Brighton黄金地段的豪宅。

这套豪宅是以Wittmer的第二任妻子、该校国际业务的前执行经理Xuan Kan的名义以1100万澳元买下的。实际上,这并不是第一次有人对学校流向Wittmer的资金提出质疑。

据悉,Wittmer是一位性格开朗的76岁企业家,2019年5月,他将学校的股份卖给了一家中国公司。

2012年,维州学校监管机构,维州注册和资格管理局对该校进行了审查,并质疑这所名义上是非营利性学校向Wittmer支付许可证和其他费用的商业 合理性。

澳私校突然倒闭,背后中国公司浮出水面!七旬创校人娶年轻华人妻

(图片来源:《时代报》)

在本周接受《时代报》采访时,Wittmer对调查表示不屑。他称,当时当局的结论是学校不符合规定,不应该接受联邦政府的资助。随后发生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争论。

联邦教育部门派出的审计人员最终得出结论,只要Wittmer和他的前妻从学校董事会辞职,学校就可以继续接受资助。

这对夫妇在2015年卸任,但Wittmer仍然控制 着一家持有学校土地和资产的公司。

根据学校管理人员本周向因学校关闭而受困的家庭提供的账目分析显示,在2018 年,也就是Wittmer出售其公司的前一年,他们共收到3870666澳元的租金、许可费和管理费用。

Wittmer证实,在20年里,他从学校那获得了1000万澳元“冠名费”, 让其继续使用Kilmore国际学校名称、校服和其他支持产品。

澳私校突然倒闭,背后中国公司浮出水面!七旬创校人娶年轻华人妻

(图片来源:《时代报》)

这笔资金是根据学校董事会在1998年签订的开放式许可协议支付,当时Wittmer是董事会主席。Wittmer为每年获得的52万澳元的辩护,认为这是他对学校早期投资 的公平补偿。

他说道:“我当时把我全副身家和精力投入进入。”Wittmer拒绝透露 2019年的销售价格,只表示仅持有的房产就价值2500万澳元。

购买Kilmore国际学校资产的中国公司在海南和中国中部也经营着学校,其发言人 Locke Wang表示,该公司希望学校成功运营,并计划将Kilmore国际学校的部分场地重新开发为Timbertop风格的校园,让海外学生沉浸在澳洲文化中,但因无法通 过董事会而流产。

该公司的两位本地董事是一对华人夫妻,Chien-long Tai和Yuyu Chen。

Tai表示, 管理人拒绝了减免租金的提议和涉及不明身份投资者的救助提议。

Vince & Associates律师事务所的管理人Paul Langdon在周五的债权人会议上表示,没有人提出任何重组计划,也没有提供任何额外的资金,以使学校能够继续营业。

债权人大多是学校被拖欠费用和未支付待遇的家长和教师,他们投票决定抛弃 Vince & Associates团队,并任命新的管理人员–来自Cor Cordis公司的Rachel Burdett和Bruno Secatore,以探讨中国公司重新开放学校的建议。

前业务经理Steven Scroggie表示,在疫情发生前几个月,他就告诉学校董事会成员,虽然学校现金流看上去没问题,但却面临了3年的亏损,他敦促学校抛弃 “Kilmore国际学校”的名字,并以新的名称重塑品牌。

Scroggie在2020年2月遭到解雇,他对此拒绝发表评论,只表示他当时的建议现在看来是有先见之明。

在他离开2年后,学校的亏损额达到了500万澳元,已没有足够 的资金来运营学校。 随着疫情到来,边境关闭,国际学生的外流使学校资金出现600万澳元的漏洞。

据悉,除了许可费外,学校还向Wittmer公司支付了高达175万澳元的租金和160万澳元的国际营销服务固定费用。

对此Wittmer表示,学校聘请的一家商业咨询公司Verve Advisory审查了他的公司向学校提供的国际营销和学生服务,并认为这些服务物有所值。

举报人投诉描绘了 一幅不同的画面,称学校向Wittmer支付了18万澳元的租金,用于租用一个废弃的 天主教小学场地,但这个场地从未使用过。

该举报人表示,“除非改变商业模式,否则我相信学校没钱还债,在我看来,这所学校的董事会更重视保护Wittmer的收入流,而不是为学校的最佳利益行事。”一位学校的内部人士说得更简明,“学校都被榨干了。”

与此同时,持有Kilmore国际学校资产的中国公司的动机也受到了质疑。

该公司在 Kilmore中心拥有12.5英亩的学校用地,这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地区城镇,由41个独 立的产权和一条贯穿中心的道路组成。 如果这块土地被划为住宅区而不是教育区,其价值将使Wittmer从学校获得的个人 财富相形见绌。

Wang表示,他们的公司没有这样的计划,他说道:“Tai和Chen的动 机是促进学校的教育发展。”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2)
上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下午7:13
下一篇 2022年8月7日 上午9:38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