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能源危机比想象更严重 上万人或失业 消费者要付更多钱

据澳洲广播公司报道,澳洲制造商面临燃气价格大幅增长的窘境,他们表示可能被迫关门,上万人的工作岌岌可危。

现货市场的燃气价格已经翻了4倍。主要是受到了供应限制、当地煤电厂停电以及乌克兰战争的影响。 澳洲最大的塑料生产商Qenos在公开市场购买了大约40%的燃气。

Qenos执行长Steve Bell说:“现货市场的燃气价格已经上涨到每千兆焦耳30澳元至40澳元。实际上,仅仅在一个月内,价格就上涨了300%至400%。对像我们这种要密集使用能源的商家,这是无法持续的。”

2022060303494932

大多数密集使用能源的商家都签订了价格更便宜的长期合同。但Steve Bell表示,如果合同到期时,燃气价格还无法降下来,那就不仅仅是他们公司的750个工作岗位陷入风险中了。

“如果我们没有得到更加有竞争力的燃气价格,那么澳洲制造业将有很多工作岗位陷入风险中。我们的竞争来自海外。如果我们的燃气价格没有竞争力,我们也无法在市场上竞争。”

一般说来,制造商拿到的燃气合同价达到了每千兆焦耳10澳元左右,现货市场的价格也是类似,但现在依赖现货市场的制造商需要支付每千兆焦耳40澳元的费用。

分析人士Gilles Walgenwitz表示,没有足够多的可再生能源弥补短缺,所以当地的煤电厂停电也推高了燃气价格。

虽然澳洲是一个出口大国,但澳洲的煤炭和燃气价格与国际市场有关。

“欧洲国家需要更多燃气来替代俄罗斯的燃气。” Walgenwitz称,对出口商来说,一个解决办法是减少对国内用户的收费。

在西澳,15%可用于出口的液化气必须保存以供国内居民使用,价格是每千兆焦耳5澳元左右。

Manufacturing Australia是代表CSR、Incitec Pivot以及Brickworks等大型公司的组织。该组织说:“在澳洲从事制造业,大多数情况下是受到贸易影响的,所以我们将成本传递给消费者的程度是有限的。”

业内人士表示,现在很难具体说明有多少制造业岗位处在风险中,但制造业在全澳雇佣的员工接近100万人。

“所以这不是个别企业的问题,很显然有很多企业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我们可能看到整个供应链出现问题。”

澳洲最大的纺织企业之一Flickers现在完全要依赖现货市场,公司此前的燃气零售商Weston破产了。这家公司负责为澳洲板球团队制作帽子的布料,但现在可能面临关门大吉的危险。

Flickers老板Yaron Flicker表示,工厂的40名员工都面临失业风险,500个间接工作岗位也会受到影响。

“这简直是灾难性的。仅仅谈论支持当地制造业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做些什么。” 而且受影响的不仅仅是商家,Flickers已经被迫将部分费用传递给消费者。“部分消费者已经取消了合同。”

Steve Bell称,商家受到打击时,消费者的生活成本压力也会增加。

“澳洲人将面临更高昂的燃气和电力费用。”

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果能源价格不下降,政府的另一个解决办法是提供经济援助。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6月3日 下午12:51
下一篇 2022年6月3日 下午1:54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