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紧张了,除了“房和矿”这个资源也面临危机!

 

前言

 

伴随生活水平的提高,和腰包的“荷实”,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选择境外游。风景如画的澳洲,独具特色、充满异域风情的欧洲都成为了中国游客的“心头好”!

 

澳洲紧张了,除了“房和矿”这个资源也面临危机!

 

但是,欧洲国家一些热门景点近期变得异常的“不好客”。

 

例如,西班牙巴塞罗那的居民公开对游客表达敌视的态度。同时,当地政府也正在加大对爱彼迎(Airbnb)等短租平台的整治。近期,水城威尼斯制定了有关游客路线的限制。克罗地亚东南部港口旅游城市杜布罗夫尼克对进入该城市的邮轮数量也做出了限制。

 

这些旅游胜地之所以从热情好客变为如今的谢绝游客,原因只有一个,即“过度旅游(overtourism)”。

 

什么是过度旅游?

 

就定义而言,“过度旅游”是指旅游目的地超过其承载能力的情况。过度旅游导致游客的体验或当地居民的生活质量出现恶化,亦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如果任其继续发展下去,过度旅游可能会导致本地旅游产业崩盘的极端现象。

 

前面提到的旅游目的地正是由于受到了游客“过度旅游”的折磨,才导致做出了不好客、不热情的无奈之举。据统计,2016年,全球游客出行次数达到12.4亿人次。其中,欧洲成为境外游客出行次数最多的地区,占比接近50%。

 

以西班牙为例,西班牙是一个拥有4650万人口的国家,2016年却迎来了7530万的游客。旅游的数量居然超过本国人口的数量!同样,澳洲过度旅游的现象也是愈演愈烈。

 

澳洲紧张了,除了“房和矿”这个资源也面临危机!

 

导致过度旅游的原因各有不同。有人说,Airbnb等短租平台的兴起,使得游客的旅游成本大大降低。也有人说认为是媒体的过度炒作,使得某些地区成为了所谓的“网红”,引来了大量游客的前往。

 

当然,最重要的还要属政府政策的导向。为了促进经济增长,很多国家政府都会大力发展旅游产业,加大对外宣传力度。例如,澳洲旅游局就公布了以促增长为导向的“旅游业2020”战略。目标只有一个,到2020年实现旅游支出达到1150亿澳元(较2009年的700亿澳元增加约65%)。

 

2016年,澳洲接待的游客数量超过824万人次。尽管和欧洲一些著名的旅游胜地而言,澳洲的游客数量看起来是“小巫见大巫”。但是,就当地人对游客是否过度影响了自己的生活质量而言,澳洲这种过度旅游现象同样严重。

 

例如,在塔斯马尼亚州,当地居民抗议政府在威灵顿山附近修建一个缆车建设工程。州政府给出的理由是,缆车建成之后每年将吸引100万游客,可以大大提升本地经济水平。但是居民反对的理由则是,缆车建设工程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他们的日常生活。

 

澳洲旅游产业:一只会下金蛋的鹅!

 

澳大利亚以其旖旎的风光和珍稀动植物资源,加之发达的经济,成为备受青睐的旅游胜地。从心形岛州塔斯马尼亚的极光,到黄金海岸的无敌海景,乃至北领地别具风情的红土地,都令游客心神向往。最近,由于澳元走弱,澳洲游更是成为国际游客出境游的首选目的地之一。

 

根据澳洲旅游局(Tourism Research Australia)发布数据,澳洲旅游业近年来蓬勃发展,增长势头依旧不减。2000年以来,旅游贡献的经济价值不断增加,从2012年开始,旅游行业增速已经超过澳洲总体GDP增速。2016至2017年旅游行业占比达到3.2%,跻身澳洲第六大产业。

 

2015-16财年,旅游业收入占到所有服务出口的一半,短期游客抵境数增长到824万人次。新西兰、中国与英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际游客来源国。海外游客在澳大利亚的商品与服务消费支出总计342亿澳元,其中中国游客支出额最高,人均消费8,405澳元。

 

2017/18财年,澳洲旅游业持续录得强劲增长。在“多金”中国游客的推动下,国际游客在澳洲的支出增长了6%,达到423亿澳元。就地域而言,澳洲几乎所有各州和领地的国际游客支出均录得增长,其中部分地区更是录得两位数的增长。

 

中国游客所到之处,无不给人留下“土豪”的印象。据《澳大利亚人报》的报道,2017年,一个来自中国旅游团一周在墨尔本的支出就高达上亿元。去年春节,澳洲强烈的感受到了“中国年”的强大购买力。据预计,去年春节,在短短的假期间,中国游客狂掷60亿澳元用于在澳洲购物。

 

中国游客的到来在极大程度上拉动了澳大利亚商品和服务的消费。从某程度上说,当一个从澳大利亚归来的中国游客带着某种澳大利亚产品,这一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免费的广告。

 

数据调查显示,每位中国游客在澳大利亚花费8,405澳元用于购买服务和产品,高达86%的游客表示他们在澳大利亚购买的产品种类正在逐渐增加。

 

澳洲紧张了,除了“房和矿”这个资源也面临危机!

 

由此可见,中国的“富人”对于澳洲旅游产业、乃至整个澳洲经济而言无疑是“一只会下金蛋的鹅”。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澳洲经济已经连续27年没有陷入衰退,旅游业的蓬勃发展极大的推动了澳洲经济的繁荣。

 

盛极则衰是自然规律,对于旅游业来说也是一样的道理。旅游业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是摆在眼前的旅游业增收,然而另一方面却是不堪重负的人流冲击。

 

正如世界遗产基金会的董事长史蒂芬·波特曼(Stefaan Poortman)所言,世界上最美的景点因为过度的旅游开发,正处于崩溃边缘。

 

消失的大堡礁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珊瑚礁,大堡礁是世界七大自然景观之一,也是澳大利亚最引以为豪的天然景观。绚丽多姿的海底吸引无数向往奇妙世界的旅行者前往观光旅游。

 

澳洲紧张了,除了“房和矿”这个资源也面临危机!

 

然而科学家们称,由于气候变化和过度开发,30年之后,这处享誉全球的美景可能要跟我们永远告别了。

 

目前,大堡礁的白化速度已经超出了此前的预期。而大堡礁的健康状况在今年还将不断恶化。大堡礁海洋公园管理局局长Russell Reichelt表示,工作人员已经从空中和海上对大堡礁进行了观察。

 

结果显示,大堡礁北部和南部的白化现象仍在不断加剧。Reichelt表示:“实际上,2016年的白化范围就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对于澳洲而言,消失的不仅是美丽如画的风险,远离的同样还是日益不满的民心。

 

例如,2011年在袋鼠岛举办的专业滑水和音乐节就受到了当地社群的极力抵制。原因是当地政府满目开发旅游资源,硬把5000名游客塞到了一个只有400个本地人口的薇薇安湾。活动为当地人带来的简直是噩梦。 结果次年的活动在当地社团的极力反对下不得不告终。

 

即使如此,政府还是不愿意放弃开发当地旅游资源, 建议在2020年达到登岛人数翻倍的目标。

 

和世界其他著名旅游景点一样,澳洲旅游市场的软硬件设施已经不堪游客重荷。由此也催生了一个新名词“游客为患症”。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既影响了游客的旅游经历,又影响了本地居民的生活质量。 不管理就会完全失控。

 

这种情况在近几年越来越恶劣。 澳洲当地媒体刊登例如“本地人雷区指南”这样的文章,或者创造例如“反旅游主义”, “游客恐惧症”这些新词。 甚至在旅游景点还发生袭击旅客的事情。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两者不可兼得成为了目前澳洲政府所面临的难题。

 

 

澳洲政府陷入两难

 

据四大之一的普华永道(PwC)估计,如果中国留学生和中国游客停止来澳一年,那么澳大利亚经济将会损失230亿元,导致2万个工作岗位流失,这种“不可想象的”情况假设,正是对目前澳洲旅游业对中国游客“高度依赖”的最好解读。

 

澳洲旅游局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游客依旧是澳洲旅游产业最大的收入来源。据统计,2017/18财年,中国游客在澳洲的支出增长13%(13亿澳元),达到109亿澳元。

 

悉尼依旧是赴澳游客的首要目的地,接待游客人次高达410万。塔州在全球的声誉也持续增长,去年接待的国际游客数量增长了91%。

 

澳洲旅游部长Steve Ciobo表示,旅游业是澳洲经济的“默默贡献者”。他说:“我们的目标旨在吸引更多慷慨的游客,增加他们在酒店住宿等旅游相关产业的支出。”

 

但是,面对旅游资源过度开发给澳洲社会和居民所带来的居多问题。无论是行业专家,还是当地居民,他们都认为政府应该“做点什么”。

 

继巴塞罗那管制Airbnb之后, 泰国政府决定每年关闭PP 岛Maya海滩四个月,让海洋动物们休养生息。在新西兰, 旅游局积极推广错峰旅游。还有“去标签化”策略, 没有什么“错过了就得等一万年”等极具蛊惑性的宣传词。 马略卡岛政府试图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不要认为他们是冬天才去的地方, 并借此减少在旅游旺季的人群。

 

但是反观澳洲政府的2020策略只看数字不看其他。澳洲联邦政府和地方旅游管理部门似乎都应该多考虑可持续发展因素和当地居民的接受程度。这样才能在保持旅客数量和旅游质量的同时做到不受本地居民的干扰。

 

END

 

如今的澳洲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坐在矿车上的国家、骑在羊背上的国家”。旅游业已经成为驱动澳洲经济持续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

 

其中,中国“多金”的中产阶级可以说是撑起了澳洲旅游业的半边天,年贡献率高达百亿。

 

但是,当澳洲“人满为患”的时候,你是否还愿意“前赴后继”的来?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18年7月14日 下午3:35
下一篇 2018年7月21日 下午7:2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