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移民“黄金门票”当废当立?又一家基金公司因流动性危机被起诉!

澳洲移民“黄金门票”当废当立?又一家基金公司因流动性危机被起诉!

资产管理公司Salter Brothers Asset Management,涉嫌误导三名中国投资者,在筹集到数百万澳元资金后,以资金的“非流动性”和”没有义务 “归还为理由,拒绝赎回资金。

这是Salter Brothers公司一系列头痛事件中的最新一起,该公司在2019年收购房地产公司Hendry Group后,正在努力应对多项法律诉讼。

澳洲移民“黄金门票”当废当立?又一家基金公司因流动性危机被起诉!
澳洲移民“黄金门票”当废当立?又一家基金公司因流动性危机被起诉!

根据提交给联邦法院的文件, 资产管理公司Salter Brothers Asset Management,经营着澳洲最大的重大投资者签证(Significant Investor visa)项目之一,涉嫌误导三名投资者,让他们向主要资产为关联方Salter Brothers 酒店集团旗下单位的基金中, 投入数百万资金。

联邦政府的商业创新和投资临时(BIIP)签证项目于2012年推出,投资者如果在四年内出资$150万澳元到合规计划,就可以获得在澳大利亚生活和工作的签证。申请人也可以申请重大投资者签证(SIV)类别,该类别要求申请人在四年内进行 $500万澳元合规投资以获得公民身份。

自成立以来,SIV签证已为澳洲带来约 $116亿澳元,但被生产力委员会(Productivity Commission)严厉批评为“容易产生欺诈”,并在政府于2015年进行政策调整后,进行了两次审查。

这一变化旨在将投资从房地产转向风险资本,尽管该委员会辩称,该计划“将有利于基金经理,但不太可能为澳大利亚带来大量额外的经济活动”。

在本周提交给联邦法院的文件中,该签证项目的三名中国参与者——Jinyi Li, Li Xu and Zheng Xu——都分别声称,他们被阻止提取今年早些时候在Salter Brothers投资的数百万资金,原因是这些资金是“非流动的”。

引用据称由Salter Brothers公司发出的信件,该公司告诉三位移民参与者,它 “没有义务 “归还他们的资金,但它希望在2023年底建立一个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这可能允许他们赎回投资资金。

三人分别声称,他们被中国的移民中介发布的Salter Brothers公司投资营销材料所严重误导,该材料用中文说明这些基金投资于一系列广泛的资产,具有足够的流动性,且允许赎回。据称,独立的信托文件没有被翻译。

Jinyi女士于2016年投资了$500万澳元到Salter Brothers定期存款基金。然而,在2019年受到该公司的鼓励后,Jinyi女士将她的储蓄再投资于两支独立的Salter Brothers基金,分别名为L系列和K系列,这两支基金都 “主要 “投资于Salter Brothers酒店集团。

2016年,郑女士在K系列基金中投资了$300万澳元。

2015年至2016年期间,李女士向Salter Brothers的E系列基金投资了$250万澳元,该基金也主要投资于Salter Brothers酒店集团和三个 “开发机会”。

Salter Brothers 酒店集团在2020财年的税后亏损达到$5150万澳元,原因是其酒店在疫情期间临时关闭而受到重创。然而,它在去年年中以$6.2亿澳元收购了Travelodge酒店投资组合,这成为澳大利亚历史上最大的酒店房地产交易。

Salter Brothers 基金旗下拥有并经营着6家酒店,包括位于Collins大街Rialto Tower旁的旗舰五星级墨尔本洲际酒店 (Intercontinental Melbourne) 、Voco黄金海岸酒店以及位于库吉和墨尔本的皇冠假日酒店 (Crowne Plazas)。

指控被否认

Salter Brothers公司的一位女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否认这些指控,并将极力为其辩护。然而,该集团承认Covid -19疫情期间对其基金的影响,并创建了 “投资者流动性策略提案”。

“我们对这些客户是完全透明的,并满足他们的信息要求。尽管由于COVID-19疫情,酒店行业经历了艰难的24个月,但Salter Brothers公司仍表现强劲”。

这是Salter Brothers公司一系列头痛事件中的最新一起,该公司在2019年收购房地产公司Hendry Group后,正在努力应对多项法律诉讼。

由前麦格理(Macquarie)顾问Robert Salter经营的Salter Brothers公司正在起诉前首席执行官Emma Hendry,要求赔偿数百万的隐性债务。

另一方,Hendry女士对Salter先生及他的雇员Bevan Nicholson和Tineyi Matanda提出了$150万澳元的性骚扰索赔,指控她因为性别而受到欺凌和刻板印象。

双方都对对方的主张提出异议。

随着 Michael Gu旗下的房地产集团iProsperity的倒闭,重大投资者签证受到了严格审查。该集团$1.3亿澳元的资金主要来自参与重大投资者签证的中国高净值客户,这很可能是通过移民中介获得的。

股票经纪公司Morgans最近就一名女性提起的诉讼达成和解,该女子指控该公司错误地将投资划分为不合规类别,这导致她在2020年2月申请永久签证失败。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去年报道,很多想通过“黄金门票”投资签证来到澳大利亚,中国移民者试图利用赌博金,来达到$500万澳元的投资门槛,并使用虚假护照来支申请。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2)
上一篇 2022年4月2日 下午12:47
下一篇 2022年4月2日 下午2:5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