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留学,进入倒计时!

2022—2023财年,澳洲海外净移民人数超过了50万人,比往年多出数十万人。

2022年2月澳洲重开边境以来,留学生人数急剧增加,截至2023年12月,澳洲有近65万名学生签证持有者,而2021年时这一数字不到30万

由于移民数量骤增,澳洲的住房供应十分紧张,房租和房价暴涨。

这让很多澳洲人不满,对政府施压要控制移民数量。

马上要进行大选,工党政府为了选票,开始削减移民人数,出台了新的移民战略。         

为了降低持续上涨的移民数量,工党和联盟党都将矛头对准了留学生,澳洲各大高校恐将出现留学生锐减60%-95%的情况

最新分析显示,如若达顿当选并将移民人数削减至16万,那么澳洲高校每年只能录 取1万至1.5万名留学生,这相当于悉尼大学第一学期的新生人数。

移民专家表示,联盟党的计划将使得澳洲第四大出口行业的规模,缩减到疫情前5%不到的水平。

工党的计划则是在未来3年内将净移民人数降至23.5万人,这将使得留学生人数降至约9.5万人,相当于疫情前的40%。

澳洲留学,进入倒计时!

两党都表示,为了缓解住房压力,削减留学生人数势在必行!

无论2025年,哪个政党当选,都将给澳洲第四大产业带来巨大冲击!

澳洲留学,进入倒计时!

留学生成了背锅侠

对于住房市场的讨论常常忽略了国际学生给澳大利亚带来的影响。

国际教育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产品之一,2023 年价值 478 亿澳元。

随着今年开始学签条件收紧和审查力度加大,3月入境澳洲的留学生人数创下近10年最低值。

与此同时,离境留学生数量创下5年新高。

但是,依然没有看到租赁市场出现好转。

为什么?

因为,国际留学生压根不是住房危机的根源。

上个月,澳大利亚房地产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显示:国际学生仅占澳洲租房市场的 4%

报告指出,2020 年新冠期间租金开始上涨,“当时没有国际学生移民,大多数学生已经回国”。

南澳作为澳洲住房市场最紧张的市场之一,南澳大学的讲师Hannah Soong以及副教授,企业研究员Guanglun Michael Mu的调研发现,留学生对于市场上出租屋的占有非常有限!

接受调查的学生来自 142 个国家和地区。

亚洲是最大的来源地区,占受访者的 38%,其次是欧洲和非洲。

受访者在南澳大利亚的 27 所院校学习。

样本中的一半以上是大学生,但受访者也在 TAFE 和私立大学学习。

调研中最大的学生比例(25.5%)住在阿德莱德中央商务区,其中 56% 住在学生宿舍。

学生们随后分散到郊区各处。第二高的郊区学生比例为2.2%。

学生宿舍是我们调查的所有学生中最常见的住房类型(20.7%),其次是住在带私人卧室的合租房屋(19.6%)和合租卧室(13.2%)。

不到 1% 的受访者独自生活,2.5% 住在自己或家人拥有的房产中。

这表明国际学生倾向于住在市中心,学生宿舍或合租的房子。

澳洲留学,进入倒计时!

很难看出这是如何影响了整个房地产市场。

事实上,国际学生是很难在市场上找到住处。

由于没有租房记录或适当的收入来源,留学生往往没有多少选择权。

例如,一名来自中国留学生寻找新的出租房,就感到绝望。她说已经发出了多达 40 份申请,但没有得到回复。

“我们没有租房记录,也没有全职工作,房产中介并不想选我们。”

对于许多学生来说,即使异常昂贵,学生宿舍也成了留学生唯一的选择。

澳洲留学,进入倒计时!

留学生对澳洲经济的贡献

反倒是留学生对经济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澳洲八校联盟首席执行官Vicki Thomson表示,“考虑到留学生对澳洲经济和技能行业的广泛影响,我们应该非常小心地处理这种局面。我们需要跨越政治分歧进行明智、知情的讨论,而不是采取一刀切的方式。”

根据两党已宣布政策进行的分析表明,根据联盟党将净移民人数削减至16万的计划,每年只能发放1万至1.5万份新的学生签证。

工党将净移民人数降至23.5万的目标意味着,每年可能有5万至7.5万名外国学生来澳。

澳洲留学,进入倒计时!

澳洲大学联盟首席执行官Luke Sheehy表示,两党的举措是对教育行业的一种威胁。

澳洲国民银行的分析显示,2023年留学生支出占澳洲经济增长的一半以上,相当于 年度GDP增长的0.8个百分点,也就是去年12月1.5%年增长率的一半以上。

澳洲留学,进入倒计时!

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仅2023年第四季度,留学生在澳洲的消费额就达到137亿澳元,全年达到478亿澳元

打破了疫情前400亿澳元的纪录。

留学生产业,对澳洲经济举足轻重!

留学生人数暴涨给澳洲的国际教育产业带来丰厚的收入。

如果把留学生的消费算作是澳洲境内消费而不算作出口收益,那么澳洲12月份的年消费增长率将达到1.1%而不是只有可怜的0.1%!

这些留学生在去年有力的支撑了澳洲国内的消费活动。

留学生的支出中大约40%是学费,其余是在澳洲的消费。

国际教育产值包括留学生在澳洲的学费、房租、生活费、娱乐以及其它支出。

中国仍然是澳洲最大的教育出口市场,但留学生数量增速已经放缓。

毫无疑问,在两党的计划下,新入学的学生人数都将降至至少20年未见的水平

澳洲大留学时代,正式进入倒计时!

发布者:Ian,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Ian的头像Ian
上一篇 2024年5月26日 下午2:52
下一篇 2024年6月2日 上午9:3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