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无家可归者达11万,纳税人成本将增至$250亿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商界领袖和前竞争监管机构Graeme Samuel加入了推 动企业帮助解决住房负担危机的行列,这使得首府城市吸引工人从事低薪工作变得 更加困难。

所有澳人都呼吁以商业为主导的创新,并就如何解决负担得起的公共社会住房问题展开全国性的讨论。

据估计,目前有11.6万人无家可归。 SGS Economics and Planning委托HAA编写的一份报告警告称,如果不采取任何措 施改善经济适用房的可及性,到2050年纳税人每年的成本将达到250亿澳元。

经济模型表明,额外成本将来自住房压力,导致身心健康、家庭暴力、教育机会受损以及生产力弱化,因为工人无法在工作点附近找到可负担的住宿。

澳无家可归者达11万,纳税人成本将增至0亿

住房危机(图片来源:《澳洲金融评论报》)

莫纳什大学商学院教授、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前主席Samuel教授表示,商界领袖应该在住房危机对话中更加直言不讳。

“商业部门与政府合作解决政策难题的历史悠久,最近一次是在疫情期间。”

“对商业部门来说,缺乏经济适用房是一个同等甚至更重要的问题,因为如果政府和行业高层不采取协调应对措施,这个问题只会变得更糟。” 包括建筑商AVJennings、Bendigo银行、墨尔本委员会、CBUS Property、律师事务 所MinterEllison、救世军和房地产开发商Stockland在内的组织都支持这一倡议。

MinterEllison首席执行官Virginia Briggs表示,她在长期担任房地产律师后更能体会。

她说:“这是一个需要企业帮助解决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因为每个人都应该有栖身之所。” “我们需要将商界的多个部门联合起来,发挥他们的技能,提供数据、创新和想法,以真正在这场危机中取得进展,因为政府无法单独做到这一点。”

周四晚上,悉尼的Briggs将参加Vinnies CEO Sleepout活动,为无家可归者筹集资金。 HAA的研究表明,几十年来政府对“非市场”住房的投资不足导致社会住房数量跌至创纪录的低点——仅占全国住房存量的4%,而 1996年为6%。

HAA表示,在同一时期,全国人口增长了25%,给本已捉襟见肘的房地产市场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该组织的创始人、前住宅地产开发商Rob Pradolin说,他震惊地发现,平价、社会 公共住房供应不足,而这些住房必须被视为经济基础设施的关键部分。

他表示,企业主导的回应是必要的,因为民间企业的经验和创新可以帮助政府,政府无法独自解决这些问题。

“这不仅仅是低收入家庭的问题,这也是企业吸引工人为社会服务的问题。”

“我们已经听到一些企业在努力开门营业,因为不断上涨的住房租金迫使他们的员工外出,直到他们超出了合理的通勤范围。”

“澳洲政府需要确保为工人提供位置良好、价格合理的住房,这样做可以让我们的年轻一代对拥有住房的愿望恢复希望和信心。”

经济学家、Macroplan执行主席Brian Haratsis表示,随着澳洲向国际工人开放以填补职位空缺,经济适用房的短缺只会变得更严重。

“是的,我们需要更多的海外劳动力,但这些工人将住在哪里?”Haratsis说。 “如果企业找不到住的地方,如果他们负担不起现有库存的租金,就会发现很难吸 引员工。

“解决住房负担能力这样的系统性问题,需要行业和各级政府的合作。”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3日 下午5:21
下一篇 2022年6月23日 下午11:02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