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人批“四大”为“血汗工厂”,“活多钱少压力大”!在职员工:“一年后可能也跳楼”

普华永道(PWC)、德勤(DTT)、毕马威(KPMG)和安永(EY),被称作世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

不久前,随着一名亚裔安永女职员在悉尼总部坠楼,引发热议,且集中在“四大”的工作强度和员工压力上,被吐槽为“人形绞肉机”。 多名华人从业者、乃至“四大”职员告诉记者,这已不是秘密,“我也可能会是下个她。”

*“我不知道一年后会不会也跳楼”*

自称“EY审计民工”的华人女孩Sally(化名)上周参加了公司例会。

毫不意外,主管直奔主题说到刚刚轰动全国的员工坠楼事件,将各大主流媒体的报道做了简要汇总,并表示公司针对此事为每位员工提供了心理辅导。

“我没参加辅导,主要是没时间,工作都做不完,”她说。 除了这次会议,她的工作并无影响。“我不认识她。公司太多员工了,大家工作照做,只是听说天台那里围上了围杆,怕再有人想不开吧。”

只有熟络的同事之间偶尔说起那个女孩,“她那个时刻可能想到极端去了,每个人承压能力不一样。”

入职只有数月的Sally表示,已初尝“人形绞肉机”的威力,“7月时,我的工作就已经安排到明年了。”

“Senior和Manger压力比我们大,会经常加班。上个月做上市公司项目,我加班到12点,但不是每天这样。”

她还表示,公司有严格的KPI考核,“必须要在报表日之前把‘底稿’做好,达不到 KPI,团队就会渐渐踢出局。”

至于轻生女孩生前向人倾诉的职场歧视,Sally则表示没有感受到。“这里的人都很 nice,小圈子当然也有,我在公司也喜欢跟中国人说话啊。”

“目前一切觉得OK,我不知道一年后会不会也跳楼,”她开句玩笑,又一头扎进一堆报表里。

*“我也可能会是下一个她”*

“可以想像她的压力,她跟我一样大,我也可能会是下一个她。”当得知EY员工因为精神压力问题轻生,悉尼华人Evon表示感同身受。

她戏称自己是“老四大人”了,虽已入职数年,至今都会被有关工作的噩梦惊醒。然后开始失眠,需要喝酒才能睡着。

“总是梦见做不完的工作。即便做很好,上司也说你不完美,”她的状态充满了焦虑。 因为尚在职业上升期,她不希望公开自己具体的公司名称。

“压力?当然了,那是‘四大’啊,特别是每年7月到9月。如果团队缺人,就需要两 人当5个人用。你要是愿意,可以24个小时上班。”

她说,“这个工作有时候就是工作和生活无法分开。” 此外,严苛上司让她的压力雪上加霜。

“前一段两位同事离职,我做到晚上12点, 第二天却被指责为啥不早点做。”

压力最大的那几天,她头痛欲裂,需吃Panadol减缓。她称有两个同事在吃抗抑郁药,以缓解压力带来的不适。

“公司内部系统监控每个员工的KPI。我也真的是栓Q了,干不完的工作,每次赶完 又一大堆等着。”

“上司有时还PUA,搞得我身心疲惫,回家就大哭,”Evon忍不住自问,“真的值得吗?”

她说,“升职的都属于工作时长较长,常常加班的人,真的是辛苦换来的奖励。”

*“这不是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

他叫小何,在悉尼市中心某会计事务所从事审计工作,也已数年。 “不是四大,但也不小。”他这样描述自己的公司。

对于这份工作,他表示:“强度很大。其实也不是秘密,入职培训的第一天就讲了,‘这不是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

在每财年7-10月的审计“繁忙季”,他平均7点下班,不分周末也会加班一段时间。

“入职以来最忙的时候有那么2到3天,干到凌晨3点半。”

澳洲预防自杀组织每年9月的第二个星期四发起“R U OK”活动,小何也参加了,他坦承自己压力不小。

“压力主要是缺人,再加上deadline严格。”据他称,在赶一些项目的deadline时, 每天会工作到晚上8、9点,持续一周。

最大的压力来自于“伺候甲方”。

“审计就是这样,要细心,要反复检查之后再发出 去,客户就等着我们出错的把柄。”

若被客户责怪,“老板会觉得你的疏忽,让公司有失去客户的风险。”

他告诉记者,会计师事务所的人员流动性很大。“跟我一批进公司的十几个人,现在已经走了一半了。”

*华人网上群批“四大”:“血汗工厂”*

在中文社交媒体上,华人关注点集中在“‘四大’的企业文化”和“工作强度”上。

有网友表示:“四大的文化就是一个bug。”

澳华人批“四大”为“血汗工厂”,“活多钱少压力大”!在职员工:“一年后可能也跳楼”

(图片来源:网络)

下方跟帖中,还有人注意到“团建文化”,并称,“加班够累了,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回家蹲着。”

澳华人批“四大”为“血汗工厂”,“活多钱少压力大”!在职员工:“一年后可能也跳楼”

(图片来源:网络)

此外,在工作强度上,华人称澳洲“四大”是“血汗工厂”,有“狼性”。 有人表示,“入职两个月的时候,每天晚上加班到十一点,太累了。”

澳华人批“四大”为“血汗工厂”,“活多钱少压力大”!在职员工:“一年后可能也跳楼”

(图片来源:网络)

有人说,“工作压力大得整晚整晚睡不着,还要被Manager说。” 有前员工认为,四大“钱少活多压力大”,且表示进入四大是“误入歧途”。

澳华人批“四大”为“血汗工厂”,“活多钱少压力大”!在职员工:“一年后可能也跳楼”

(图片来源:网络)

*“站出来说‘不’,不应害怕”*

对于在澳华人来说,职业精神压力大的问题绝不止存在于安永和“四大”,还包括易发精神焦虑的社工、幼教、教师、护士等行业。 记者发现,在中文社交媒体上,“心累想辞职”、“工作压力好大”、“上班焦虑”,已经成为常出现的关键词。

美国调查机构盖洛普(GALLUP)报告指出,全球员工的压力指数在今年创下新高, 多达44%的人每天都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澳华人批“四大”为“血汗工厂”,“活多钱少压力大”!在职员工:“一年后可能也跳楼”

在澳华人吐槽职业压力(图片来源:网络)

近日发布的《2022职场人心理状态洞察报告》显示,55.7%受访者处于心理“亚健康”状态,6.4%的受访者“存在严重的情绪压力和心理障碍”。

有专家表示,工龄短的劳动者工作经验少,工作能力需要进一步提高,在工作中面临着激烈的竞争和极大的挑战性,所以与工龄长的劳动者相比,心理问题会稍显严重。

对此,澳洲职场导师Diana表示,华人白领普遍存在职场焦虑,他们通常以专业技术强的优势拿到工作以后,却发现职场不是那么简单。 除了任务压力还要面对人际关系,甚至职场歧视等问题,而华人往往是不懂如何向 上管理,掌握话语权。

她表示,随着任务最后期限的逼近,工作压力陡然增大的时候,不要给自己消极的暗示,要合理安排时间,分批把工作完成。

“如果实在做不完,就干脆告诉主管人手不够,有时候主管是不清楚下面的具体工作的。”

“华人在澳洲职场的工作中要懂得保护自己的权益。歧视的本质是judgement,它普遍存在每个人的思想中,在第一次面对这种信号时就要站出来说‘不’,不应害怕。”她说。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3)
上一篇 2022年9月13日 下午8:36
下一篇 2022年9月14日 上午9:05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