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农民和商人谴责政府对华政策:「失去中国市场我们就完了!」

Leogate Estate Wines位于新州Hunter Valley的Pokolbin郊外,其葡萄园则坐落在Brokenback Range的山脚。

澳农民和商人谴责政府对华政策:「失去中国市场我们就完了!」

在疫情爆发之前,这家小酒厂做得风生水起,正在征服全世界。

在夺得一项享负盛名的国际大奖之后,澳航(Qantas)头等舱订购了它的顶级设拉子葡萄酒,而略逊一筹的红酒则被用于供应商务舱。

更重要的是,它在中国找到了市场。 “我们卖酒给中国已经三年了。”

比尔·维登(Bill Widen)和他的妻子维姬(Vicki)拥有并经营着该酒庄。 “在疫情爆发前,我们大约每两个月就要发走一个集装箱——装满20英呎的集装箱需要1.2万瓶葡萄酒,相当于1千打,而40英呎的集装箱则需要1.8万瓶酒,或者1500打。” 接着,疫情爆发了,从酒窖到上海的销售通道也关闭了。

自1月份以来,维登夫妇就没有向中国发过货——而随着澳洲坚持要对新冠疫情的起源开展独立调查,贸易紧张局势日趋严重,威胁到了未来的销售。

中国可能对澳征收关税 中国威胁要对澳洲大麦征收巨额的禁止性关税,将对农业造成沉重打击,大麦占西澳谷物出口的20%。

中国驻澳大使馆和颇具影响力的新闻机构也警告说,中国消费者可能会“抵制”澳洲的商品和服务,从教育和旅游到牛肉和葡萄酒。

但比尔认为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就数量而言,目前中国最受欢迎的葡萄酒就是澳洲葡萄酒,澳洲生产商在中国市场上已经扎根很深了。”

但万一中国真的这样做,像Hunter Valley这样的小型葡萄园将惨遭池鱼之殃。 比尔表示:“我们只想要一个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和进入市场的机会。

如果把中国市场从我们手中夺走,我们将会极度失望。但作为一家小型生产商,我们无能为力。” 他的妻子维姬(Vicki Widen)说起贸易”威胁“时也很难过。“我们经历了很多艰难时期——干旱和山林大火——只是想努力做点国际贸易。

要花很多年才能跟一个国家打好关系。如果我们失去中国市场…那将是毁灭性的,而且不仅仅是我们这里。很多农民都要遭罪。”

西澳亿万富翁斯托克斯(Kerry Stokes)在《西澳大利亚人报》的头版公开谴责莫里森政府。 对华贸易游说团体澳中商会(Australia China Business Council)也批评澳洲的外交政策。

会长索扎克(Helen Sawczak)表示:“国家之间难免会有摩擦,但我认为最好不要公开争论。

我认为,如果可以通过外交手段私下处理政治问题,经济关系将会更加牢固。” 她认为,政府的策略正在威胁一种对澳洲在疫情后的经济复甦至关重要的贸易关系。

她说:“在紧张的政治环境中做生意从来都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我们的成员希望与中国建立良好的政治关系,这应该是当务之急。”

迄今为止,中国都是澳洲最大的出口市场,按价值计算,约占澳洲出口的30%。 铁矿石和煤炭是主要出口商品,得益于多种原因,这些矿产品的出口可能不受影响。但中国留学生、游客以及初级产品和消费品的出口都受到威胁。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2)
afndaily的头像afndaily
上一篇 2020年5月13日 上午9:07
下一篇 2020年5月13日 上午11:5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