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储行释放三大信号,市场解读“利率见底”,“白菜价”房贷一去不返?

前 言

虽然,澳储行(RBA)表示会在短期内保持利率不变。

但是,经济学家则表示,利率已经见底,接下来就等着加了。

原因有三点。

首先,作为银行固定房贷利率的参照基准,三年期政府债券“货架已空”。

其次,经济数据开始好转,尤其是澳洲居民储蓄创新高。

再次,在一份澳媒公布的央行内部文件显示,央行对资产泡沫的担忧从未消失……。

所以,对于那些还在观望,盼着利率大幅下跌的投资者而言,经济学家给出的建议就是:要贷,赶紧!

信号1—三年期国债一扫而空

过去一段时间内,跟随全球央行的步伐,澳大利亚央行也采取了大规模的量化宽松(QE)。

除了一项主要针对5-10年期国债的千亿购买计划,还有一份针对三年期国债的购买计划。

对于市场而言,这是央行释放流动性,带动商业银行利率下调的举措,有利于准备贷款买房和已经贷款买房的客户。

事实上,澳储行也是一刻未停,一直在忙着购买联邦政府发行的债券。目的很简单,推高债券的价格,导致收益率降低。

因为债券收益率和价格成反比,价格越高,收益率也就越低。

根据澳储行的一份声明,作为持续购买政府债券的目标,澳储行旨在保持三年期政府债券的收益率至目标利率。

当然,所谓的目标利率是0.1%。

需要注意的是,这个利率也是四大银行固定利率房贷产品的参照基准。

然而,就在前几日,四大银行中的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率先发声,三年期政府债券的“货架快空了”。

在一份货币政策报告中,NAB表示,澳储行一直在以非常快的速度买入政府债券。按照目前的速度买下去,澳储行在今年年中之前就可以买完2024年4月到期的政府债券。

换言之,到2021年年中,因为已经买完了市场里几乎所有的三年期政府债券,澳储行将无法影响银行固定利率房贷产品的参照利率。

经济学家指出,这种情况意味着固定利率“已经见底”。

研究机构Equity Economics的首席经济学家安吉拉·杰克逊(Angela Jackson)说道:“我们不会再看到明显的利率下降趋势。”

她说:“很难看到(银行)利率会走低。”

“虽然有的银行可能还是会降低一点利率,但是,已经看不到全面降息的趋势。”

安保资本(AMP Capital)投资策略主管Shane Oliver也表示赞同。

他说:“除非澳储行准备采取加息措施,否则很难看到固定利率(3年期房贷利率)会继续大幅下降。”

另外,NAB经济学家认为,一旦三年期政府债券供应“干涸”,市场会视为这是一个利率上调的信号。

“我们预计,澳储行将在2021年中期之前制定退出战略。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三年期债券购买计划)结束会导致收益率上升。原因只有一个,即市场将其视为澳储行未来加息的信号。”

信号2——经济数据好转快于预期

最新的数据显示,登记在册的工作岗位数已经恢复至疫情之前的水平,提示就业市场进一步出现改善。

数据显示,受季节性因素影响,12月在册职工人数减少了6.3%,较上年同期7.7%的降幅有所缓解。

另外,强于预期的GDP暗示澳储行(RBA)可能最早于4月份收紧量化宽松计划。

最新的建模显示,工时呈V形反弹,成为推动经济复苏的主要驱动力,并有望进一步推动第四季度GDP好于经济市场的预期。

澳洲住房协会(HIV)公布的数据显示,12月全澳新屋销售量增长了近一倍,同比增长了32.5%。

在提供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Marcel Thieliant和Ben Udy表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GDP继续以超乎预期的速度复苏。因此,我们预计澳储行最早将在4月份停止量化宽松计划”。

与此同时,金融监管机构,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的数据显示,去年1月至11月底,澳洲居民家庭存款增加了近1130万澳元,增幅为11.4%。

同期,非金融企业存款增加了近1040亿澳元,即17.6%。

在最新的一次发言中,财长表示:“整个经济领域有大量的资金可用于消费,有助于创造就业机会,并保持经济复苏的势头。”

财政部的建模显示,政府的一揽子刺激计划将导致2020-21年GDP增长5%,在2021-22年增粘4.5%,比没有支持的情况要高。

此外,澳大利亚统计局(ABS)发布的数据显示,空缺岗位数已经恢复至疫情之前的水平,新增超过25万个。

信号3—若利率不变,房价三年涨30%

澳储行(RBA)的保密文件显示,如果借款人认为利率下调至0.1%是永久性的,那么澳洲房价将在三年内上涨30%。

这也表明,澳储行对超低借贷成本可能引发的信贷资产泡沫仍保持警惕。

资产(如房产)价格上涨过快意味着借款人需要进行更大规模的贷款。如果再加上借贷标准放松,和对风险的乐观估计,那么这就等同于信贷风险,有可能会导致整个金融系统走向崩溃。

这也是澳储行反对联邦政府取消《负责任贷款法》的原因所在。

按照联邦政府的计划,负责任贷款义务将从“贷方”转向“借方”。在这种情况下,是否嗅到了美国次贷危机时的情况。

邻国新西兰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出于对房价泡沫的担忧,新西兰储备银行计划在2021年3月出台有关限制高按揭比(LVR)的贷款限制。

这也是澳储行正在密切关注的重点之一。

目前,澳洲的按揭比一般高于85%,但是在2015年前基本上低于这一水平。如果房价大幅上涨吸引开发商新建更多的房产,可能会造成供应过剩,最后导致房价下跌。

对于大量在市场顶点买入的贷款买房人而言,很可能陷入“资不抵债”的情况。

根据经合组织提供的数据,澳洲家庭负债相对可支配收入的比例攀升至210%,相对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升至121.4%,仅次于瑞士。

换句话说,高负债比成为澳储行必须考虑的一个“定时炸弹”。

此外,在这份报告中,澳储行提到了持续历史低利率的诸多不利因素。

例如,在过去五年内,澳洲居民金融收入(利息、分红和养老金)增速明显低于长期平均水平,这反映了利率降低的结果。

相比年轻的家庭,利息收入是年长家庭一个更为重要的收入来源。

根据HILDA公布的数据,在拥有65岁以上老人的家庭中,20%的收入直接来自于利息收入。如果计入通过养老金获得的收入,那么这一比例将远远超过20%。

在低利率影响下,市场平均存款利率均低于0.3%,换言之,为了维持之前的生活水平,这群人不得不动用更多的储蓄,或者追求其他收益更高的产品。

然而,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进一步引发本金损失导致系统性风险。

另外,经济学家还提到了“流动性陷阱”的概念。所谓的流动性陷阱是利率降低至货币政策作用有限的情况。

简单而言,如果央行已经没了降息政策的空间,就很难再应对未来的经济冲击。这也是经济学家预测澳储行将考虑退出宽松货币政策的一个原因。

不只是澳大利亚,其他国家也是如此。

以中国为例,相比往年农历春节前释放流动性的举措不同,中国央行于上周从金融体系中抽走了流动性。

结语

经济学家指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期不同,当时杠杆率较低,央行货币政策空间更大。

所以,当时的央行放水推动的是通胀。

然而,今夕不同往日。

目前的杠杆率已经处于相当高的水平,同时货币政策的空间非常有限。另外,释放流动性并没有带动通胀率的回升,而是持续性的通缩,并且是债务通缩。

如果下一步不是加息,那么会是什么?期待您的洞见。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1年1月26日 下午12:21
下一篇 2021年1月26日 下午12:2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