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乡镇儿童发展迟缓却难获早教!天下父母心或决定大选走向

新分析显示,澳洲乡镇地区的父母最容易碰到孩子发展弱势的问题,但这些儿童获得幼托服务的可能性最低,该分析还显示,澳洲最贵的一些幼托服务位于自由党控制的选区,目前这些自由党议员正受到独立候选人的挑战。

维多利亚大学米切尔研究所的赫尔利博士(Peter Hurley)分析发现,发展弱势的儿童在“幼托沙漠”——难以找到幼托服务或者距离幼托机构十分遥远——的选区非常普遍,令人担忧。

“虽然有证据表明早教可以克服劣势,并帮助儿童在入学前『迎头赶上』,但这项分析显示,在儿童发展弱势率最高的选区,幼托服务的普及度反而有降低的趋势。”

cee3b9-106736363-1602180293828-gettyimages-1263061836-daycare0719-640x480

赫尔利博士说,“有很多证据表明,刚入学时就落后的儿童会一直落后下去。”

如果一个孩子在上学的第一年在身体健康、情感成熟度和语言技能等一系列指标上的表现低于平均水平,就会被视为发展弱势。

然而,三分之一的澳洲家庭生活在被划分为“幼托沙漠”的地区,在这些地区,在20分钟的车程内至少有三个以上的四岁及以下儿童正在争夺一个幼托名额。

Goodstart Learning Centre的宣传主管切里(John Cherry)说,研究发现,儿童的大部分大脑发育发生在入学之前。

他说:“没有上过早教的儿童在入学时出现发展弱势的可能性是上过早教的儿童的凉别。出资于让所有儿童都能够获得优质的早教,意味着更多开始上学的儿童已经为学习做好准备,并能够改善学校和学习成果,而很多发达国家对早教的投资都比我们要多。”

赫尔利的分析还表明,在一些富裕选区,幼托服务非常昂贵。在自由党与独立候选人争夺的联邦选区Wentworth和North Sydney,幼托费均价为每小时14澳元。

在自由党控制的维州选区Goldstein和Kooyong,平均收费为每小时12.75澳元。McNamara和Goldstein的幼托收费很高,但这两个选区的发展弱势率在维州最低,而且是儿童入托率最高的选区之一。

在自由党议员威尔逊(Tim Wilson)坐镇的Goldstein,有11.7%的儿童在开始上学时处于发展弱势。在财相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的Kooyong,这一比例为12.4%。

但是,在墨尔本北区的Calwell选区,三分之一的儿童在入学时处于发展弱势状态,几乎是Goldstein的三倍。 在Calwell,72.5%的家庭处于幼托荒漠中,而在Goldstein,这个数字是2.5%。

这些数据让Calwell选民李斯(Reece Turner)感到担忧,他与妻子艾什莉(Ashleigh)、两岁的长子奥利弗(Oliver)和六周大的幼子肯尼迪(Kennedy)一起住在Tullamarine。

扣除政府补贴后,他们每周还得自掏200澳元送奥利弗上两天的托儿所。李斯表示,他的投票倾向可能取决于各党的幼托政策。

“幼托太贵了,太疯狂了。艾什莉的工资简直就像是专门用来付奥利弗的幼托费的。”

在110万无法在20分钟车程内找到日托中心的澳洲人当中,除了一些外郊选区(如Calwell或者以Blacktown为中心的西悉尼选区Chifley),大多数人都生活在主要城市之外,84%的居民生活在幼托荒漠中。

每个选区平均约有6600个家庭使用早教和幼托服务,但数字各不相同,多至昆州Oxley的15,430个家庭,少至塔州Lyons的1190个。

在新州,位于悉尼西北区的Mitchell有最多儿童入托,即14,310人,而Parkes则最少,只有5630人。

澳洲0至4岁儿童参加日托中心的比例已从1996年的约13%上升到2017年的35%。

家中第一个上幼托的孩子每周平均上30小时,家长每年平均自费5000澳元,比私立小学的平均学费还要贵。

联盟党承诺在2022-23年间投资110亿澳元,包括增加对有不止一个5岁及以下幼儿的家庭的补贴。

而工党的政策是提供90%的补贴,如果家庭收入超过8万澳元,则家庭年收入每多出5000澳元,补贴比例减少1%。

此外,工党也效仿了联盟党的政策,将对第二个及以后的孩子提供更高补贴,但与联盟党不同的是,工党对使用课外托管的学龄儿童也提供补贴。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5月10日 上午10:21
下一篇 2022年5月10日 上午10:33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