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中国博士生澳洲学签被拒已上诉

/*本文译自SBS ,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 和立场。 */

SBS网站5月15日报道称,上周末,昆士兰科技大学博士生朱小龙(Xiaolong Zhu, 音译)成为全国新闻焦点,但并非出于好的原因。

中国公民朱小龙的澳洲留学签证被拒,理由是他“直接或间接参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

故事要从2019年10月说起,当时该大学为朱小龙提供了攻读机器人学博士学位的奖学金。他的研究重点是无人机如何在没有GPS的情况下在城市环境中导航。 但在2020年6月,朱小龙被告知,外交部长判定他有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特别是导弹和火箭)的风险。

这一决定的部分原因可能是朱小龙曾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接受教育,该校与中国军方关系密切,是弹道导弹和隐形飞机的主要研发者。

朱小龙的上诉仍在进行中,他没有做任何明显的错事,也没有被指控或定罪。 那么,为什么他的故事如此轰动? 朱小龙的案件是第5起研究人员因涉嫌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关而被禁止入境的案 例,这只是澳洲在“研究安全”方面不规范、不严谨做法造成的最新结果。

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中国博士生澳洲学签被拒已上诉

(图片来源:SBS)

*澳洲的研究安全方法*

澳洲保护某些类型的研究免受国家安全威胁的方法并不规范,而且与许多盟友的做法不一致。 美国、英国、加拿大、欧盟和新西兰都有国家研究安全政策。澳洲却没有。 相反,澳洲有自愿性的大学外国干预工作组(University Foreign Interference Taskforce)指南。

该指南最早写于2019年,2021年进行了更新,最初是在新冠疫情、中美“芯片战”和AUKUS宣布之前编写的。

澳洲最大的大学研究资助机构之一——澳洲研究理事会——在过去6个月才刚刚发布了研究安全框架。

我们的其他主要研究资助机构,如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和国家卫生与医学研究 委员会,似乎没有类似的框架。 与此同时,为了应对政府削减经费,澳洲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大学都越来越多 地转而依靠外国资金。

*钝器*

目前,澳洲政府似乎打算用钝器来监管研究安全。 例如,如果某人对安全构成威胁,未能通过“良好品格”测试,或者(如朱小龙的案 例)被认为可能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关联,外交部长可以拒绝或取消签证。

自2024年4月起,如果某人构成“不合理的关键技术转移风险”,外交部长还可以拒绝或取消签证。

国际教育是澳洲最大的出口产业之一,而当大学面临着削减国际学生人数上限的风 险时,这样的控制措施可能带来巨大风险。 澳洲大学研究人员也面临出口管制。如果他们分享或发表军事或“双重用途”技术 (即具有军事和民用应用的研究,如雷达),就必须申请许可证。

许多国家都有类似的管控,但“双重用途”技术的定义可能非常主观。 2012年,一位荷兰研究人员因发表据称可用于制造生物武器的流感研究,而被告上 法庭。

澳洲的大学还必须公开列出与外国政府实体的每项安排。最近一项对这些安排的研 究发现,我们大学中潜在着大量令人不安的高风险项目。

披露似乎并不能阻止有问题的研究合作继续进行。一项国会调查甚至发现,公共登 记册已不再适用。

*澳洲可以做得更好*

澳洲在研究安全方面一直缺乏统一行动。两年前,一项国会调查发现,澳洲大学持 续不断地受到外国干涉。

迄今为止,委员会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建议得到了落实。

今年发布的Universities Accord最终报告被联邦教育部长Jason Clare称为“未来 十年及以后的蓝图”,但其中根本没有提到研究安全。

事实上,408页报告中只提到了3次国家安全。 另一个问题是,这类案件完全保密。如果朱小龙没有上诉,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听说 此事。

政府和大学都没有就此案作出实质性的公开声明。而朱小龙本人可能永远不会知道 部长考虑了哪些信息来禁止他入境。 相反,政府发布了各种证书,以保护“预防、侦查和调查违法或规避法律的合法方 法”以及“机密信息来源”。

*何去何从*

澳洲可以向盟友学习。 在加拿大,任何涉及“敏感技术”的联邦资金,如果与特定组织名单上的任何人有关 联,都将被拒绝入境。

在新西兰,高风险研究可以通过使用加密设备、安全许可和保持所有研究数据离线 保存来确保安全。 在美国,如果大学不遵守披露规则,可能会被罚款,甚至被暂停拨款。 也就是说,澳洲的大学不太可能欢迎更多监管。此类规则可能侵犯学术自由,即保 护学者追求有风险或有争议主题的权利。

大学已经抱怨,他们是澳洲“监管过度”最严重的部门之一。 更糟糕的是,大学表示,扼杀国际竞争可能会阻碍我们的创新,让我们“处于更糟 糕的境地”。 但这些反对意见不应该是故事的结局。

2021年,澳洲安全情报组织局长Mike Burgess表示,“对国家安全风险采取明智的 方法不应阻止[大学]履行其核心职责”。

3年过去了,即使是关于这种“明智方法”的讨论似乎也已被搁置。 我们需要重新开始讨论,否则任何“澳洲制造的未来”都可能在起步之前就夭折。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afndaily的头像afndaily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4天前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