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哈”印尼:世界工厂的蛋糕,澳洲绝不袖手旁观

周日,澳洲总理阿尔巴尼斯在外长黄英贤的陪同下,继续开展上任后的一大要务——外交之旅。

此行的目的地,既是澳大利亚的重要邻国,也是一个充满发展潜力的经济体:印度尼西亚。

“梭哈”印尼:世界工厂的蛋糕,澳洲绝不袖手旁观

按照惯例,每一届澳洲总理宣誓就任后,都会将印尼设为最先访问的国家之一。但是这一次阿尔巴尼斯声势浩大的访问,却大有名堂。

跟随总理和外长出访的,还有一个重量级的高级商务代表团。

在亚太局势迅速变化的后疫情时代,澳洲总理的此番出行,也被放到了聚光灯之下。

那么阿尔巴尼斯的这次印尼之行到底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对于生活在澳洲的百姓将带来什么变化,还有,在印太经济框架(IPEF)和四方会谈(QUAD)越演越烈的关头,又将把整个亚太经济带往何方?

首先,我们必须了解印尼为什么重要

这里有四个主要原因

第一,印度尼西亚作为全球人口第四大国(2.75亿),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家,距离澳大利亚仅有3,000公里。

在地缘政治方面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梭哈”印尼:世界工厂的蛋糕,澳洲绝不袖手旁观

第二,在经济方面,印尼的体量同样不容小觑。在疫情爆发前的20年间,印尼的经济增长速度稳定保持在4%~6%之间。

以2019-2020年为例,印尼国内生产总值(GDP)高达1.058万亿美元,稳居东盟十国(ASEAN)之首,轻松跑赢第二名的泰国(5,130亿美元)和第三名的新加坡(3,970亿美元)。

“梭哈”印尼:世界工厂的蛋糕,澳洲绝不袖手旁观
印度尼西亚经济增长一览,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与此同时,印尼经济总量也占到了东盟十国(ASEAN)的三分之一(东盟GDP总和约为3.358万亿美元)。

“梭哈”印尼:世界工厂的蛋糕,澳洲绝不袖手旁观
东盟十国经济增长占比一览,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所以,一个邻近的人口大国,同时又是一个蓬勃发展的经济体,新总理去走一圈总是没错的。

但是,除了上述两点以外,下两个重要因素在亚太局势洗牌的大环境下,就显得更加重要。

第三个原因,印尼的经济刚刚从新冠疫情中恢复,这种百年一遇的复苏良机,自然不可多得。

所以新总理阿尔巴尼斯公开表示,希望澳大利亚的各大养老基金积极参与到印尼的投资上,并已经准备好了一份价值2亿澳元的基建及环保投资议案。

“梭哈”印尼:世界工厂的蛋糕,澳洲绝不袖手旁观

那么,总值高达3.4万亿美元的澳洲养老基金池,在印尼究竟有多少值得投资的呢?

其实还真不少,首当其冲的就是印尼迁都即将产生的巨大机会。

目前印尼首都位于雅加达,总人口约为3,000万人。但是,受地理位置和近年来气候变化影响,雅加达整个城市正在迅速下沉——据估算,雅加达的三分之一将在2050年沉入海平面之下。

所以,迁都成为了印尼政府的燃眉之急。

除了自然因素以外,印尼政府也在人为因素方面对迁都一事推波助澜——众议院在短短42天内几乎全票通过,成为该国历史上最快速通过的草案。

“梭哈”印尼:世界工厂的蛋糕,澳洲绝不袖手旁观

无独有偶,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的总统任期将在2024年结束,而第一阶段迁都也将在2024年第一季度开始。

最重要的是,迁都所需的大量资金流,包括建设价值数千亿美元的政府办公设施,以及高达460亿美元(467万亿印尼盾)的部分预算案,都将成为资本巨头捕猎的竞技场。

另外,表面看似是“迁都”,实际上则是“建都”,因为新首都的所在地,除了原生态地貌,几乎一无所有。

换句话说,虽然印尼政府目前对私人投资的招标总额并不算大(非政府直接支出,而是由民间资本融资后直接进行投资,比如私募股权),但是在新首都所在地即将动工的历史级基建,将会通过乘数效应产生巨大经济效益。

显而易见,澳洲资本如果能顺利融入印尼新首都,对于未来很多软性问题上都将让澳洲占有更多主导权和发言权。

所以,澳洲总理在6月6日发表的媒体声明中表示,澳大利亚将在未来4年向印尼提供价值4.7亿美元的双边发展支援政策,并将以奖学金和印尼语培训计划吸引印尼净高产人士和劳动力。

“梭哈”印尼:世界工厂的蛋糕,澳洲绝不袖手旁观
澳大利亚养老基金规模一览,数据来源:澳洲审慎监管局(APRA)

这一系列动作,虽然谈不上书同文车同轨,但却为可预见未来的澳洲和印尼关系打下了基础,也做出了姿态。

最后一个原因,就是世界工厂的迁徙。

如果说供应链洗牌是争夺蛋糕的游戏,那么资本流动就像非洲草原上的野牛群迁徙一样,是资本逐利本质的自然体现

在过去几年内,全球目睹了轰轰烈烈的贸易战和颠覆百姓生活的全球疫情。

这些动荡也激发了企业的反思:与其将所有产能集中在一个国家或地区“梭哈”,为什么不把产能和供应链分散化?当个别产地受到贸易冲突或不可抗力影响时,包括半导体、芯片以及各类制造业产品在内的刚需也得到了最大程度保障。

据印尼投资协调委员会(Ministry of Investment/BKPM)统计,自从新冠疫情导致全球供应链混乱之后,已有33家外资企业将工厂从中国迁往了印尼,其中包括日本松下(Panasonic)和韩国LG电器(LG Electronics)。

不仅如此,包括苹果、三星、夏普、耐克、阿迪达斯……甚至全球最大上市玩具制造商Hasbro也将工厂迁往了越南和印度。

“梭哈”印尼:世界工厂的蛋糕,澳洲绝不袖手旁观
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提姆·库克(Tim Cook)在越南的一家苹果工厂中视察

所以,对于澳洲来说,供应链的洗牌也意味着全新的机会,而如果想参与到瓜分蛋糕的游戏中,那么外交、贸易以及民间的友好就必不可少。

此外,两国元首会晤期间的另一个细节,也体现出了澳大利亚的诚意——印尼总统在会晤期间表示:“澳洲签证申请的积压和审批速度都可能让澳洲处于劣势,印尼人想要到澳洲,仍然困难。”

然而,就在本周二(6月7日)下午,澳大利亚移民部长安德鲁·吉尔斯(Andrews Giles)下达指令,要求内务部(包括移民局)立刻全面加速审批来自印尼的签证申请(学生签、旅游签、商业签等)。

移民部长的闪电执行,与阿尔巴尼斯总理的诚意,一呼而应。

至此,我们可以看到,澳洲新总理在入驻堪培拉以后,在为澳洲谋求发展和修复邻里关系方面做出的实质努力。

正如阿尔巴尼斯所说:“这不仅仅是为了经济,更重要的是建立关系……在澳洲留学、生活过的人,他们在离开澳洲以后,都将成为澳大利亚的形象大使。”

而至于新总理和领导班子在就任100天内的努力,是否会如期开花结果,也许只有时间才能够给出这个答案。

发布者:Ian,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1)
上一篇 2022年6月7日 上午6:43
下一篇 2022年6月9日 上午6:54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