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联邦大选又是一场混战!1/3澳人打算改换支持党派!

三分之一的澳洲选民表示,他们计划在下次大选中更换支持党派,选民们准备在两个主要政党之间倒戈,或者改为支持小党和独立候选人。

三分之一的澳洲选民表示,他们计划在下次大选中更换支持党派,选民们准备在两个主要政党之间倒戈,或者改为支持小党和独立候选人。

一项针对4000多名选民的全澳性调查显示,33%的受访者正计划放弃他们上次支持的政党。

3b307c-2d296d83f042825e0058912f16825a7a-640x480

工党的选民最铁杆,85%的人计划再次投票给工党。5%的人表示这次会转投联盟党,还有3%打算转投绿党。

联盟党的选民则比较不安分,只有74%的人计划坚持下去,而相对较高比例的11%计划转投工党。

万一这个数字真的出现在明年大选中,联盟党可就大难临头了。

还有7%的联盟党选民表示不知道该投给谁。

少数联盟党和工党选民打算投票给新的联合澳洲党(United Australia Party,UAP)。

在矿业巨头帕尔默(Clive Palmer)数百万澳元的资金支持下,该党财政充裕,正大力支持旗下国会议员凯利(Craig Kelly),后者作为自由党人当选,目前是新州Hughes的议员。

cf9b75-b6779f4a30cec75dbf843d7d35b83f67-640x480

UAP反疫苗、反封锁、反疫苗护照,正在吸引那些反对政府强加的防疫任务的选民。

Ergo Strategy为澳洲新闻集团进行的4010人的调查显示,UAP的支持率上升大部分是以牺牲保守党对手韩珊的一族党(Pauline Hanson‘s One Nation)为代价的。

虽然参与调查的一族党选民很少,但统计显示该党能留住67%的选民,8%的人流向UAP,9%流向工党,7%流向自由党-国家党联盟。

9月10日至23日进行的调查还显示,计划改变投票立场的人中,有56%是女性选民,她们更有可能生活在没有孩子的单收入或双职工家庭,租房或与父母同住,而且年收入更有可能低于6万澳元。

悉尼大学社会和政治研究学院的政治学家卡梅伦(Sarah Cameron)说,随着时间推移,澳洲人对主要政党越发不满。

卡梅伦博士说:“过去,大多数选民每次都会投给相同的政党。”

b7e7df-c77014521a4156b82bf51657f294ff40-640x480

但近年来,选民变得“更加不稳定”,选民更有可能投票给与他们过去支持的政党截然不同的党派。

卡梅伦博士说,这使得竞选活动比以往更加重要。

“在2019年,有21%的人没有固定支持的党派,创下了历史新高,”她说,“一贯投票给同一政党的选民比例在2019年下降到39%(远低于1987年的63%)。”

“这种对主要政党的不满情绪为独立候选人和小党吸引选票铺平了道路。同时,由于许多人在危机时刻寻求稳定和安全,新冠大流行可能会破坏这一长期趋势。”

Ergo Strategy的调查还显示,绿党将留住77%的选民,但12%的人将投给工党,3%的人将投给联盟党。

然而,大量上次投给独立候选人的选民还不知道这次要投给谁。

共有59%的人表示会继续支持独立候选人,但工党将斩获其中10%的选票,而13%的人依然摇摆不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1年11月23日 下午12:19
下一篇 2021年11月23日 下午12:2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