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竞选对决:政党社交媒体打广告 因价格上涨和隐私条款变化被限制

由于社交媒体巨头近年来价格大幅上涨和隐私条款的变化,与此前选举相比,这次联邦选举将限制政党在Facebook和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用强烈针对性广告轰炸选民的权力。

自上次选举以来,一些社交媒体已经将广告价格上涨150%,这使得针对年龄、性别和收入等不同选民群体的“微目标”广告成本特别昂贵。

研究发现,数字竞选对于决定谁赢得了选举至关重要,工党在2019年的选举失败评估中指出,未能采用网络优先的方式“让其措手不及,落后于对手”。

GERMANY FACEBOOK INSTAGRAM

目前,Facebook的广告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了24%,而苹果的隐私变化使社交媒体巨头更难跟踪用户对其平台上的其他网站和应用程序的广告反应,从而准确定位用户。

道尔曾参加了工党2016年世界大选的数字宣传活动,他说。廉价数字广告时代已经结束了。关键是能在多大程度上通过数字渠道进行有效的创意,自由党在上次选举中表现出显著优越性。

但是,这些变化并没有阻止资金进入社交媒体。截至4月6日,30天内由亿万富翁帕玛(Clive Palmer)资助的澳洲联合党(United Australia Party)在拥有Facebook和Instagram的Meta上花了大约75,000美元广告。财务部长费登堡(Josh Frydenberg)也花了63,636元。支持许多独立候选人的活动团体Climate 200花费了130,300元。联邦工党支出35669元,自由党支出57,532元。

Facebook和谷歌Google不报告广告价格,广告价格是通过复杂而令人眼花缭乱的自动拍卖系统确定,根据广告目标用户不同,价格差异也很大。

自上次选举以来。两党加强了选举活动,谷歌在全球范围内限制针对选民年龄、性别和邮政编码的选举广告,Facebook也删除了详细定位选项,不允许广告商根据用户对宗教习俗、政治党或性倾向等主题的兴趣来选择观看广告的人,而用户也可以选择减少其订阅来源中的政治广告数量。Meta没有发表评论。只是表示公司过去一直强调其广告定价的灵活性、覆盖范围和有效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1)
上一篇 2022年4月11日 下午7:57
下一篇 2022年4月12日 上午12:2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