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的澳洲,“死亡”与颠覆

2020年6月,抖音终于踏上澳洲的国土。

张一鸣对于莫里森“统治”下的澳洲既爱又怕,川普叫嚣下的封杀令几乎要了抖音的命,能来澳洲设立分公司,有点像在刀刃上跳舞。

要不是川普下台,抖音几乎没有来澳洲的“胆量”。

胆战心惊之余,抖音为了本土化,请来了曾在Google和YouTube的Lee Hunter出任公司总经理。

抖音或者海外叫Tiktok ,诞生当初,包括谷歌、脸书及微信一律看衰。

抖音的澳洲,“死亡”与颠覆

怎料,2018年开始,00后的年轻人选择了用脚投票,用户不仅大规模增长,更加风靡美国、欧洲到全世界。

打压

但抖音的所谓“安全性”,或者说中国“血统”,在海外频频遭到质疑。

澳洲与美国便是反抖音的先锋。

先是澳大利亚国防军不允许用国防军的设备下载TikTok,美国五角大楼则警告,所有军人的智能手机都要删除TikTok。

印度立刻跟风,屏蔽了TikTok手机应用,称对国家主权和印度公民的隐私构成了威胁。

川普几乎杀死了抖音,他说基于国家安全考虑,必须禁止TikTok。

抖音的澳洲,“死亡”与颠覆

紧随川普,澳洲某议员表示,TikTok以及微信等其他中国应用程序app应该被禁用。

美澳为什么对TikTok顾虑重重?

许多人说TikTok会收集用户数据,包括关于用户信息、电话簿和位置等细节信息。

但是,收集用户信息在许多社交媒体平台上都很常见,脸书和Instagram就是好例子。

正是因为TikTok是中国公司,这一点让TikTok与其他美国科技公司有所不同。

抖音的澳洲,“死亡”与颠覆

为了避嫌,彼时的澳洲抖音掌门人Lee Hunter说,TikTok公司从不会与任何外国政府分享数据信息,数据存储在新加坡。他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说。

但澳洲普通民众可不买政治家的账,TikTok在澳大利亚拥有超过160万用户,而国家总人口才过2000万。

上百万拥护抖音的澳洲用户,同样做出了回应,他们向总理莫里森发推文,并散发请愿书反对这一举措。

一名用户甚至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中包含一条貌似来自总理账户的虚假推文,称TikTok将在澳大利亚被禁。这段视频的标题是“SCOMO NO!!!” 。

不光是民众,一批澳大利亚联邦和州政府的政界人士拥有TikTok账户,包括维州州长安德鲁以及联邦议员威尔斯(Anika Wells )。

安德鲁看来是铁了心与莫里森“作对”,一场维护抖音的暗战持续一年,抖音终于赢了。

澳洲开张

随着川普倒台,抖音“终于”堂而皇之进入澳洲。

首先是疯狂招人,抖音悉尼团队快速扩大规模,在营销、广告和发展战略等方面大肆招揽人才。

在澳洲法律层面的障碍也在清除。

莫里森想禁止抖音,却没有得到法律界的认可,禁止一个社交媒体是相当粗暴的手法,会对全部社交媒体引发崩塌式的担忧。

法律专家更认同出台强大的数据保护法,以及针对算法更强大的法律来使内容更加温和,并使抖音更透明。

圣诞期间,就在抖音势不可挡的时候,抖音正在成为堪培拉下届大选的主战场之一。

莫里森开通了抖音账号,并发布了两个祝福圣诞快乐的短视频。

莫里森在第一个视频中抱着自己的宠物狗祝福澳洲人圣诞快乐,另一个视频中,他站在圣诞树前,鼓励人们在Omicron变种毒株蔓延之际坚持下去,并称赞了在圣诞节期间坚持工作的志愿者们。

抖音的澳洲,“死亡”与颠覆

但是,莫里森关闭了视频的评论功能。

而仅一年前,他还在批评“抖音直通中国”,要求情报机构调查获取用户数据是否会对澳洲构成安全威胁。

一切都是为了大选的到来,莫里森同样看到了TikTok被认为是政客们与年轻选民沟通的重要渠道。

可惜抖音之战,他暂时落了下风。

工党的一众明星早已经是 TikTok 上最受欢迎的澳大利亚政治家。

你可能没有听说过朱利安·希尔(Julian Hill),但工党议员希尔拥有 125,000 名关注者和 180 万个人喜欢他的视频。

他甚至轻松击败了维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Daniel Andrews),后者可是抖音的早期用户,拥有 103,000 名关注者,位居第二。

抖音在传播信息方面的威力是惊人的,它允许用户发布和分享长达三分钟的视频,奖励那些能够快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人。

自制音乐或舞蹈视频、假唱、哑剧和讽刺往往在非政治用户中评价最高,但工党人希尔对对手的攻击使他的观众人数飙升。

他最受欢迎的一个视频有 110 万次观看,内容是挖苦莫里森“与真相的脱节”。

希尔说他的黄金法则是“要真实,不要跳舞、唱歌或做特技表演”。

希尔一夜之间已经成为工党的大选先锋,把莫里森贴上“胡说八道的艺术家”的标签,包括 2050 的减排目标。

同时,他也捍卫阿桑吉,认为堪培拉需要保护这位澳洲民族英雄,而不是任由美国践踏。

抖音的澳洲,“死亡”与颠覆

工党也在掀起一股“学习”希尔的运动,但也在探讨,很受欢迎是否会削弱传达政策的能力。

抖音创办当初,绝对想不到成为澳洲政治家的战场,就像希尔坚称的,他确实可以解决一些重大问题,包括机器人、债务、气候变化和就业、移民和签证问题等。

他说,“虽然政治是一门严肃的事情,但它并不总是无聊和乏味的,当花时间解释一个政策话题,或正在发生的事情时,得到了很好的反馈”。

许多澳洲人都在关注希尔,但希尔坚持认为这不仅仅是年轻人的媒体。甚至有一个 70 多岁的妇女给他发信息。

他也收到了很多父母的电子邮件,感谢让他们的孩子参与政治、时事和思想。

作为抖音网红,在街上、餐馆和商店里,他甚至会被人拦住,因为抖音,澳洲政治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希尔的成功导致澳洲其他国会议员涌入抖音,包括莫里森的反抖音自由党的议员,但工党无疑占据了上峰。

工党党魁Anthony Albanese 最近出现在抖音,他对希尔的抖音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赞扬”称达顿为笨蛋。

结语

抖音征服澳洲大众,并成为堪培拉的大选暗器,一切都彰显社交网络的厉害。

传说中2022年将上市的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随着西方国家不再封杀,目前市值已经超过1500亿澳元。

下一个华人首富或许就在眼前,华为被禁,微信充其量只是华人社媒,抖音的估值值得期待。

它在海外正在全力扩张,全世界年轻人用脚投票,捍卫与保护了抖音“生存”下来。

对莫里森来说,抖音就是一场尴尬的跷跷板戏,看着风头不对,立刻改换门庭。

对工党,抖音或者是翻盘的利器,赢社媒者赢大选,更何况,自由党的民意全面落后。

当你看到更多的政客出现在抖音上,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表演他们的绝活,一定不要吃惊。

抖音,成功地上演着“颠覆”澳洲的传奇。

*本文图片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删除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1)
上一篇 2022年1月2日 上午9:55
下一篇 2022年1月2日 上午10:1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