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中国的福!Woolworths摘下澳洲最具价值品牌桂冠

Woolworths已经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超市,但现在它又摘得全国最具价值品牌的桂冠,价值达到近130亿澳元。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要感谢中国。

包括Big W和Dan Murphy ‘s在内的Woolworths Group总市值为530亿澳元,这意味着这家超市品牌的价值几乎占整个公司的四分之一。

但与全球最大品牌苹果公司约3400亿澳元的价值相比,Woolies仍然相距甚远。与此同时,其他的大型零售商如FlightCentre和Myer,以及像NAB这样的大银行,都经历了糟糕透顶的一年。

这项排名是由英国商业估值咨询公司Brand Finance编制,该公司每年对全球3500个品牌的价值进行评估。

Woolies的品牌价值在2020年增长了6.4%,从去年的118亿澳元上升到126亿澳元,帮助它保住了全澳第一的宝座。这也使得它遥遥领先排名第二的Telstra,后者的品牌价值下降近20%,至95亿澳元,两者相差近30亿澳元。

托中国的福!Woolworths摘下澳洲最具价值品牌桂冠

Brand Finance总经理克罗(Mark Crowe)表示,疫情对超市品牌来说可谓是因祸得福。

他说,“尽管疫情造成了不稳定的金融环境,但食品、药品和其他家庭用品等必需品的消费激增,使澳大利亚零售业从中受益。”

但他也提出了警告,“Woolworths和Coles等强大的超市品牌虽在提升品牌价值方面,但该行业也不乏受到干扰影响的脆弱性,尤其是来自科技主导的挑战者。”

竞争对手Coles的品牌价值上升4.1%,至78亿澳元,超过矿业公司必和必拓,在整体排名中位居第四。IGA的品牌价值劲升25%。

有意思的是,北京在这方面功不可没。由于疫情的影响,这些超市开始销售来自渔场的打折龙虾,消费者心中的品牌价值大幅提升,而这要归因于中国发起非官方进口禁令,也是北京与堪培拉更大贸易争端的结果。

托中国的福!Woolworths摘下澳洲最具价值品牌桂冠

澳大利亚品牌的赢家和输家

不仅仅是超市,其他零售商品牌在疫情中同样表现良好。在所有澳大利亚品牌中,Officeworks的价值涨幅最大,上涨了63%,得益于许多人囤积办公椅和无线键盘。

Priceline, JB Hi Fi, Reece Australia甚至是挣扎中的Target,整体价值都在提高。

David Jones和Myer的表现就逊色多了,其价值双双下降。由于边境关闭,Flight Centre的品牌价值下降了近60%。它从2019年澳大利亚最有价值品牌的第40位跌至去年的第70位。

然而,真正的输家是大银行和矿商。NAB品牌价值下跌20%,西太银行(Westpac)下跌15%。

报告称,“尽管有5个银行品牌仍在前10名之列,但除了Macquarie之外,它们的品牌价值都出现了下滑。”

它们不仅受到了与疫情相关的经济衰退的冲击,还受到了一系列财务丑闻的影响,皇家委员会已经介入调查。

托中国的福!Woolworths摘下澳洲最具价值品牌桂冠

最强实力品牌:联邦银行

澳新银行(ANZ)品牌价值的下跌幅度在四大银行中最小,为5%。

但在品牌实力方面,联邦银行(CBA) 将Optus从榜首位置上挤了下去,成为澳大利亚最强实力的品牌。

品牌实力不仅衡量价值,还衡量客户感知、营销投资和整体声誉。

该调查发现,“联邦银行很好地证明了,要成为一个强大的品牌,往往是在各方面表现均衡的结果,而不是在某一个方面表现突出。”

Woolies在品牌实力方面排名第五,仅次于Harvey Norman,但与去年的第九位相比还是有所上升。NRMA、RACV、Coles和Bunnings以这一指标衡量也表现不俗。

力拓跌出了澳大利亚最具价值品牌的前10名——由于该公司破坏了西澳历史遗迹Juukan峡谷,其品牌和声誉受到了重创。

文章来源:1688网

本文观点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

(0)
上一篇 2021年1月29日 下午1:23
下一篇 2021年1月29日 下午1:2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