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大家好,我是,江苏人,1985年出生,大学毕业以后就来到澳洲留学,现定居澳洲。

我是一名程序员,从五年级开始学习编程,拿过省市级各大奖项。22岁,我到澳洲深造,期间刷过盘子,送过外卖,帮人修过电脑……但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从不觉得有多苦。

目前,我在国外已生活15年,并已结婚生子。我曾与赌场的老虎机死磕8年,走上了领导岗位。但面对人文冲突,我选择了辞职,转入云技术领域,薪水也直接翻倍。

其实,人生跟软件开发一样,未来充满着不确定性和无限可能。只有遵从内心,做自己,未来我们才能走向多、快、好、省的人生。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这就是我)

五年级的时候,我就在南京少年宫学习计算机编程,主要学Quick Basic,现在很多年轻的人可能都没有听说过。

之后,我一直参加奥林匹克计算机竞赛。我获得的最好成绩是在南京市的二等奖和江苏省的三等奖。

我特别喜欢计算机编程。我喜欢那种把一个代码敲进去,就能瞬间得到反馈的感觉。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1990年,南京紫金山)

不管对错,它都能给我反馈,机器语言是没有思想的,也是没有歧义的,如果和我想象的不一样,那一定是我错了,那我就需要研究为什么会出错,错在哪里反复迭代,从而得到我想要的结果。

想想生活不亦是如此吗?按照它的路径指引,我心里就会很踏实。计算机编程让我学会了逻辑思考,让我在试错中摸索着寻找答案。

编程的核心其实就是算法,与数学关系特别紧密。我数学成绩很不错的,而语文成绩却一直不好,可恰恰从小学到初中都是语文老师做班主任。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1996年,南京紫金山天文台)

老师在课堂上会公开说我是”瘸子”,因为我的偏科很严重,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霸凌,给我造成了不少的心理阴影,直到现在。

对我来说语文有两大难:写作和背书。写作文基本就是编故事,对于我来说,没有感同身受的事情,我很难写得生动,而编故事对我就是一种煎熬。

同样,之乎者也这些文言文,我根本不懂跟我现在的生活有多大的关系。花这么大的精力去背它到底为的是什么?

有些时候看到考试题目,我觉得很可笑。比如说一篇文章,题目问:说明了作者什么样的心情?我管他什么心情,我读出来的感受也许和答案并不一样。我读出来可能是开心,你读出来可能是悲伤,这并没有标准答案。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我在宿舍里)

那时候,背完还需要家长签字,因为我总是不会背,所以家长也不能签字。我一般都是背到很晚,可第二天早上起来又全忘记了,反复这样下去,每次签字的时候都会引发家庭内部矛盾。父母也不止一次为了这些事情生闷气。

高三的一次语文课上,老师布置的作业是,设定一个主题,让每位同学上台演讲。我准备的主题是,学语文真的对未来有用吗?这显然是挑战老师的底线。

为了让我的论点和论据更加充分,当时我还买了一支录音笔,用暗访的形式进行。课间休息,或者中午吃饭,我就去找那些学习好的同学聊天。

我主要问三个问题:一是你们觉得学习语文有用?二是你们喜欢语文吗?你觉得背文言文有用吗?三是学语文就是为了应付高考吗?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澳大利亚墨尔本)

答案其实我都知道,比起英语、数学、物理、体育、美术这些科目,只有极少数人喜欢语文。我把采访来的录音通过软件编辑,做成了一个十分钟的演讲材料,片头用的就是焦点访谈的前奏。

教室只有普通的卡带机,我为了能把MP3格式转换成磁带格式,特意跑了一趟在南京珠江路上的电子一条街,买了一条转接线。我的确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

演讲当天,我模仿焦点访谈,扮演主持人角色。可想而知,这样的演讲在高中的课堂引发一阵骚乱,同学们都笑得前仰后合。

每当我提到采访同学的名字时候,他们都漏出惊讶的表情,然后脸瞬间就红了。我能想象得出来,老师当时的脸上有很多的黑线,按照现在的说法,他正在假装严肃认真地听。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尼加拉瓜大瀑布)

记得,在我讲完的时候,老师总结说,他很能理解也表示同情。但最后的结论是既来之则安之。

我们都是为了考试,这是一个系统,要打破这个系统是非常艰难的。毕竟考试是最公平的,分数是唯一评价你能不能上好大学的标准,这条铁律就决定了我们这么做的原因。

当然了,这个另类的演讲一传十,十传百,我也一炮在全校师生面前走红了。这种形式让我觉得很锻炼人。我就觉得,这难道不就是语文的本质吗?

语文的本质不就是要学会发现你看到的现象,反复思考,最终通过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来,传递思想吗?

在学校里,我长期被这种学了不知所用的东西困扰,总想找一些能支持我学下去的动力,于是让我萌生出了逃课的想法。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美国纽约)

高三学习虽然非常紧张,我还是准备逃一个晚自习去南京新街口的英语角。据说那里有很多的老外,还有很多本地的大学生聚在那里用英文交流。

我想来一次“英语的实战”,前天晚上默念了很多遍,见到老外如何介绍自己,头脑中一遍遍充斥的和老外交流的场景,内心非常兴奋,一晚上根本没怎么睡觉。

我信心满满地来到了英语角。可半天了,我找不到一个老外,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老外,噼里啪啦地就围上一群人,而老外若无其事地走开了,根本没有理会这群人。

后来我才知道,这也是老外交朋友的地方,所以他们也懒得搭理那些所谓练英语的人。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人就要活成想要的样子)

这里有很多大学生用英语进行聊天,就是尬聊。但是我听不懂,我觉得他们层次比较高,而且我对自己的口语非常不自信,也不敢开口,在这里老外是个抢手货,狼多肉少,我根本插不上话。

有些小学生还是挺猛的,他们跑来跟老外对话,脸上看不出一点的羞涩。感觉自己还没有一个小学生厉害,看到这种现象其实我特别有挫败感。

看来创造力是与生俱来的,随着年龄增长,创造力急剧地下降。特羡慕这些小学生,当他们找到属于自己热爱的时候,会奋不顾身地冲上去。而我们成人却多了很多束缚。

有一次,我在郊区大街上,认识了两位德国老外。他们骑着摩托车迷路了。我从他们的神态中看出来他们非常的疲惫。他们不会说中文,我就用英文搭讪问他们需要帮忙吗?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德国两兄弟)

我了解到,他们想找个地方休息。我就用结巴的英语,跟他们做对话,询问他们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这两个德国人是一对兄弟,他们骑着摩托车,一路从德国骑到了南京。当时是大夏天,两个人的皮肤都已经晒得塌皮了。

他们骑摩托车环游中国,还给我看了很多照片和纪念册,上面有各个国家的文字。当时我也留下自己的祝福,我们也互换了 Email邮件。

我从内心非常佩服这样的人,他们为了追逐梦想,根据自己的热爱,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当时给我的感触特别深。有梦想真的是随时都可以出发,只要你按照自己的兴趣去做事,什么时候出发都不晚。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2007年,我在上海咨询留学中介)

在高中的时候,我就萌生出国的想法。我爸也会跟着一起关注,他跟我讲了一些从中介那边了解到的欧洲留学政策。如果我要去英国、美国、澳大利亚这些国家,学费一年也要交将近 15 万人民币,四年的话就是 60 万人民币。

这还不包括生活费,生活费据说也要20万一年,那四年下来就是 140 万人民币。这并不是一个小数字,对我们家的压力很大。

虽然我知道生活费也许打工可以自己挣,但是我觉得每一个送孩子出去的家长,都不喜欢孩子在外面因为”钱”发愁,都希望留足余量。

另外,我爸也会鼓励我,并给我总结了,如果想留在国外必须掌握三个技能:第一个就是语言,可以自由和本地人交流。第二个是要会开车,可以扩大自己的社交圈。第三个掌握一个谋生的技能,可以让你不会饿死。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澳大利亚黄金海岸,第一次深潜)

考虑到本科留学费用的问题,高中毕业出国留学并不是我唯一的选择,我还是跟大多数同学一样,竭尽全力地去复习准备高考。

当填报志愿的时候,我对学校并没有任何要求,唯一只要求选择计算机专业,这也是我喜欢的,也是唯一在乎的。

真没想到,大学这四年却成了我人生当中最轻松、最愉快的人生经历。因为没有语文课,更没有老师催促写作业,使我有了一个非常自由的环境,可以按照意愿去学习,感觉就像插上了翅膀一样,想飞多高就飞多高。

对于专业课,比如 C++编程、软件工程、网络安全,这些课程我丝毫不费劲。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日本,网红漫画店)

业余时间,我还会和教授一起做项目,只要教授告诉我编程中想要什么效果,把这个技术难点给我从头到尾说一遍,给我足够的时间,我就可以自己找资料,把程序给写出来,做出教授想要的样子。

我喜欢这种发现问题,通过思考,最终解决问题的过程。它能够让我清晰地认识整个来龙去脉,我学起来印象也比较深刻。我特别享受这个过程,让我找到了自我,完全符合我的性格特点。

我们学校有个二加二的项目,就是在国内念两年,然后出国念两年。我们学校和英国、澳洲的学校都有项目合作。那些科系的老师都是外教。说英文的外教老师对我来说太有吸引力了,因为我在英语方面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入手。

我得知了这个机会,就想去尝试一下,于是我厚着脸皮去蹭课。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2019年,新加坡)

我是比较内向的,也比较害羞,第一次敲门是非常尴尬的。果然一进门,所有学生都看着我,好像发生了什么好奇的事儿。

但当我去过一次以后,第二次就觉得好多了,第三次以后他们都习以为常了,时间长了他们也习惯了,感觉我跟他们是一个班的。

老师虽然知道我是别的系的,但是都没有说什么,他们还是非常友好的。有人愿意听他的课,他也很开心。所以只要有空,我一定会去蹭课。而且每次,我都坐在第一排,这样就能有机会跟老师很好地交流了。

大学里的同学都会沉迷于网络游戏,很多人不爱去上课。我也问过他们原因,他们有的说高中的时候学习太痛苦了,大学好好放松下;有的说,高中一直是被督促着学习,大学没人管了,反而不知道干什么了。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2007年,本科毕业)

也许真正自由过的人,才能充分的识别自由,也能更好的利用自由。我是幸运的,大学期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自己意愿在学习。

大学期间我是大家眼中的好学生,并不是因为我想做好学生,我确实没费什么力气,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优秀学生干部,每年都有奖学金。

说实话,这真不是骄傲,我只是按照我自己热情去做事 ,成绩反而就变成了副产品。

2007年毕业后,我去了澳洲留学,半年不到就开始打工,在餐馆刷过盘子,晚上送过披萨,帮人修过电脑,也为企业做过网站,总之是挣自己的零花钱,接触更多的社会,努力让自己过得更好。

有时候,人家问我:“你怎么坚持下来的?”

其实,喜欢的事根本不用坚持,不愿意做的事才需要坚持。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2015年,儿子Lucas出生了)

我在国外的第一份全职工作就是给赌场里的老虎机编程。澳洲老虎机是合法的,机器赔率是固定的,而且结果是完全随机的,不仅有严格的法律标准,而且当地政府也有定期的审查监管制度。

监管成本往往要比游戏制作成本高很多,各种条条框框和规则,很多时候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过审的,公司还需要备案所有的文档和源代码。

游戏是基于概率的,比如说90%,你把 100 块钱放进去,游戏一会儿给你赢,一会儿让你输,如果你玩足够多次,机器最终会趋向只吐你90块钱,也就是说你玩得越多,损失就越大。

所以,长期下去是根本不可能赢的。请远离赌博,希望可以让很多人知道其中的原理,而不至于在机器上沉迷,甚至家破人亡!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我的第一份全职工作,游戏软件设计师)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大家都会说我要努力工作,我也不例外。在公司里边,像我们这种初级程序员都是从改bug开始,就是改那些程序漏洞。我最大的乐趣就是今天我改5个bug,明天我就要修10个bug。

经理对我的”努力工作”非常满意,但有一天他拍着我的肩膀说:“你不应该花精力学习改 bug了。因为它并不产生价值,而且bug是永远改不完的,因为没有东西是完美的。你改的这些bug只在模块当中,几个月后这个模块可能就不见了。”

“你真正要思考的是,这个模块是不是有必要存在,一个好的软件设计师,应该跳出现在的框框,去设计下一个跨时代的新产品。”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2016年,在游戏公司共事7年的经理转调去英国)

我恍然大悟,这个就是我们说的选择比努力更重要。有的时候,我们认为努力就可以了,其实还不如停下来仔细思考一下,这也是一种捷径。

没过几年,我有了自己的队伍,我们要把游戏装在机器上,打包卖到欧洲市场,我主要开发硬件的交互。我也会负责招聘,写一些技术文档,这一干又是五年。

软件中基本所有的代码都有我参加过的痕迹。但是2017年,也就是在进公司8年后的一天,当别人都觉得我很“稳”的时候,我还是决定离开。

我虽然做了小领导,但我每天的工作变得无趣。我团队中大多是本地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澳洲的发散思维教育让他们有非常多的想法,我想用“硬推的”方法普及下面几乎不可能。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2017年,我离职工作了8年的公司,同事组织的聚会)

要说服一个人,按照我的方法去做,难度很大。他们觉得自己想到的方法更好,可是做出来的东西又不是顾客想要的,我又得一遍一遍地去交涉沟通。这花费了我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我知道在澳洲做领导和国内太不一样,不仅要定目标,争取在项目结束前完成客户的需求,还不能忽视了每个独特的个体。

这让我一下子就想起了高中学习语文的场景,不尊重对方的性格特点强行把他们连在一起吗,虽然完成了任务,却失去了自我,这与我的本意相差甚远。我离开那家公司,其实也是追寻内心。

前几年,我考过了IT行业最难考的证书之一,《亚马逊云的专业级软件架构师》,不仅我的薪水直接翻倍,并且我很喜欢这个职位,还是和技术相关。尽管还是天天写代码,但我很享受,而且让我觉得很踏实。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中国海军访问)

云技术绝对是未来的一个趋势。经过这次疫情冲击,云相关的技术发展也非常迅猛。很多公司都把自己的服务器都放在了云端,比如数据存储软件、远程办公软件都用到了云技术。

现代的软件开发,再也不是闷着头自己写代码了。

云系统就像搭积木一样,程序员只需要做模块的集成,把现成的模块拿过来,然后和另外一个模块做一个信息的交换就可以了,这样的话可以做到异步开发部署,省掉很多开发成本进行海量的信息处理。

即使这样,云计算机的成本还是每年逐渐下降的。你可以想象一下,在通货膨胀的今天,哪个产业随着它体量越来越大,成本越来越低的?!这恰恰是云技术的特点之一!

在软件行业,我们一直追求的是多、快、好、省。这听上去好像不实际,但云技术恰恰是改变行业游戏规则的重要一步。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2017年,给孩子用3D打印机制作的挖土机)

疫情期间,我又有了新的想法,开设了自己的自媒体,这又是一个让我激情澎湃的事。

在国外这几年,我已结婚生子,也找到了方向。想想自己当初走过的弯路,我希望可以把学习的捷径、我的经历,讲给新移民和即将来留学的人听。

人生其实也跟软件开发一样,未来充满着不确定和无限可能性,我们怎么能用确定的标准去迎接不确定的未来呢?

只有自己喜欢了,你才会更有冲劲。生命的高贵就在于你的生命跟任何其他生命都不一样,对世界万物的感知也跟别人不一样。

我,80后程序员,22岁到澳洲深造,曾与老虎机死磕8年,真相惊人

(2019年,卧龙岗大学,和父母重游我毕业的学校)

只要你找到属于自己的个性,去培养自己的能力,未来你也会走向多、快、好、省的人生。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2)
上一篇 2022年10月1日 下午7:24
下一篇 2022年10月3日 下午4:37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