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封城废都…

阅读导航

  • 异事  
  • 奇人  
  • 废都   
  • 赌咒   
  • 结语 
悉尼:封城废都...

异事

二千零二十一年六月间,悉尼城里出了桩异事。

一个被封城封出了些境界的奇人,一日活得颇烦,觉得世人都烦了他,于是抓了一把咒语文书,奔向悉尼府。

新州“女皇”Gladys Berejiklian刚介绍完悉尼最新疫情,警察局头子Mike捂着口罩,呼吁市民必须严格遵守封锁令。

奇男子走向局长,手中拿了咒语,大喊着“我以上帝的名义罢免你,就是你,我现在就发你停职通知!”。

警察甚感疑惑,询问了“上帝”来自何方?原只是居住Darlinghurst刁民一枚,现年42岁。

知悉不是真的上帝光临,众差人蜂拥而上,把口罩强行贴其面上,随后1000澳元的罚款单奉上。

此事够奇了,那人必是觉得悉尼人被封城闷坏了,上前来负责搞笑的。

不曾想,悉尼异事却引来了更多的奇葩事…

奇人

看着悉尼封城,最“爽心”是远在墨尔本的另一奇人。

他是ABC知名电台主持人Jon Faine,蜗居墨尔本的这年头,他对神奇的悉尼金刚不化之身,早已“心态失衡”。

听得悉尼“遭遇”,他心下一阵暗喜:哈哈,悉尼也有今天。

此君立马翻身下床, 奋笔疾书,投稿《时代报》,发布了一篇有关悉尼“封城”的评论性文章。

文中写道:“我真的希望没有人生病,没人死亡。但,2周封锁令将让新州人的自以为是彻底被戳破,结束对维州人说得居高临下、唯我独尊的胡言乱语。”

此文自然引发二个从来是“敌敌”关系城市人的不满,有人怒骂Faine是个“疯子”,文章卑劣。

一位悉粉道,“一个记者挑头发帖,墨尔本人对悉尼疫情的祝愿真是一个很疯狂的创意。

另一网友表示:“建议他跟医生说说这些,新州从未希望维州失败,但不幸的是,反过来似乎就不是这样。”

一网友悲叹:“记者胡说八道。现在我们处于了一个病态国家,不同州的人希望其他州的人感染,好证明自己的意识形态合理。这种州与州之间的比较太可悲,很不澳洲。”

“墨粉”Faine承认对悉尼的封锁感到“纠结”,但他称悉尼“自以为是,自视甚高”,指出很多人认为只有墨尔本才有疫情,但现在他们必须接受现实。

也难怪墨尔本人的郁闷, 前一阵子,他们还在羡慕新州那个“战无不胜的女皇”。

所以,新州女州长才是最奇的那个。

废都

这些岁月,悉尼城街头巷尾尽是关于女州长感情的那些事儿。

按理说,乖乖女的她何以成废都主角呢?

Gladys 1970年9月生于悉尼,妥妥的一个处女座,她是亚美尼亚移民Krikor和Arsha所生的三个女儿中的长女。

她的祖父母是1915年亚美尼亚大屠杀中生存下来的孤儿, 几乎全家被屠杀灭绝,她们家以“难民身份”来到澳洲。

她小时只讲亚美尼亚语,直到五岁才开始学习英语。但这个今天的新州州长 – 鼻子硕大、传统天主教背景长大的亚美尼亚女孩,永远没法抹去一丝苍凉的民族情结。

她有光鲜的大学经历,1992年悉尼大学的文学学士和1996年取得国际研究硕士文凭,再后来的2001年她取得新州大学的商业硕士学位。

悉尼:封城废都...

她于1993年加入自由党,一直不温不火到2015年州选举后才崭露头角,被任命为新州财相。

那年她却走了“狗屎运”, 狂热的地产税帮助她第一年作财神就取得盈余,这可是该州二十多年来首次宣布无债务。

迈克·贝尔德(Mike Baird)于2017年辞任新州自由党领袖和州长后,Gladys 成为新州第45位州长。

贝尔德多次谈到他的这个得意门生,称她将成为澳洲未来“杰出的领袖…毫无疑问”。

Gladys 一个明显的标签就是强烈的爱沙尼亚民族主义者,她热衷参与亚美尼亚-澳洲社区, 她是这个种群在澳洲的灵魂人物。

悉尼:封城废都...

Gladys 总是提着合乎情理的手提包,穿着可敬的及膝长裙和笨拙的宫廷鞋,形象绝非性感或与丑闻无关,这或许是大多数选民喜欢她的方式。

她30岁之前都和父母住在一起,父母是虔诚的天主教徒。

后来,她又成了一个“嫁给工作”的州长,生活都被工作占据,“没有个人生活”,周末只是回父母家和家人团聚。

其实她也是凡人,也盼着“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的浪漫。

她曾有个长达数年的“秘密情人”,连其父母、朋友都不知情。

她的这位情人名叫Daryl Maguire,年过60,结过婚有两个小孩,且小孩都已成年。

他和州长的地下情之所以曝光,是因为Maguire身陷腐败丑闻,接受廉政公署(ICAC)调查,她被叫去作证时,才披露了与Maguire的关系。

悉尼:封城废都...

Maguire是一位政治老油条,做了19年新州议员,2018年他因替中国开发商打通政府关系,借此收取佣金,被迫辞去议员职位,除此之外,Maguire还受到多项腐败指控。

就是这样一个“坏老男人”,Gladys 竟然跟他谈了好几年的地下恋爱。

州长在风波后接受专访表示,她因为信任他,爱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Maguire让她出丑,让她觉得“恶心”。

州长还说:“我绝对不会再和他说话,我的生活彻底改变了。我可以正式地向大家宣布:我已经放弃爱情。我要说的是,我永远是把工作放在首位,将来也会无限期坚持下去。”

当面对几乎整个澳洲媒体及反对党海啸般要求她辞职时,她体现了一颗强大的心脏,表示她永远不会辞职,因为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

悉尼城的百姓正寻思着,一个伟大的处女州长即将诞生时,Gladys 爱情下半场却刚刚开始, 也不曾想,她还是个重口味的情人。

一帮《每日邮报》的狗仔队已经曝光了Gladys 的新男友,他是知名大律师Arthur Moses。

最奇葩的是,州长前男损友Daryl Maguire接受腐败调查期间,Moses曾是州长的法律代表。

或许法庭上,眉目传情私定了终身也是有的。

很快,Gladys 的姐妹Mary在Instagram上分享了一张照片,确认了她新男友的身份。

照片中,这对情侣一起坐在沙发上,互相对视着,四目勾留,遥以心照。

Gladys 似乎是老男人的杀手,Moses虽是新州律师协会主席,但亦曾结过婚,并有一子。

人逢喜事精神爽,Gladys 感觉在澳洲政治圈,已经是无敌天下。

希腊古语有云,“骄傲来了,就是失败的开始”。

号称应付疫情手到擒来的新州女皇,上个月才信心满满,表示新州“永远不会再次封锁”。

赌咒

历经二年的折腾,Gladys 满心得意,或许她也寻思着:“莫非我真有神仙护体”?

带着这个飘忽的节奏,5月末的一天,她站在了堪培拉的一个演讲台上。

这是全澳自由党会议, Gladys 脸上泛着光彩,所有人都盯着这个受到命运眷顾的女皇。

她小跳步上台发言,“高度”赞扬了新州卫生厅在疫情防控上取得的“举世瞩目”成就。

她说,新州已经从去年的封锁中吸取了足够的教训,新州“永远不会再封锁”,她的政府在接触者追查以及一线防疫工作方面投入了大量的资金,确保新州能够成为“疫情防控的黄金标准”。

她的讲话令人联想起“亩产十万斤”的浮夸风时代,当她下台,获得了元首般的掌声,或许头顶加多了一顶神圣的光环。

只是这个光环很快被一名国际航班司机轻易地敲碎,事实证明,女皇的光环就是皇帝的新装。

事实证明,澳洲“最好”的防疫系统仍然无法阻挡Delta变异毒株的扩散,新州所谓的“疫情防控黄金标准”已经被击溃。

随着大悉尼、卧龙岗、蓝山以及中央海岸开始“封城”两周,Delta变异毒株不仅让Gladys 的豪言落空,也让新州政府面临自“红宝石公主号事件”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

“吹牛不用上税”的Gladys 意识到了这一点吗?

很显然,无人可以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

结语

疫情专治各种不服看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最偏执的方子据说是英国有10万名持续丧失嗅觉的患者,他们糟糕的症状是“嗅觉倒错”,接吻也可能闻到“臭味”而作呕。

这倒是真的奇了,莫非是Delta 的升级版本来了, 得病也罢,食色怎可远离澳洲人?

终究恐慌性囤购些厕纸也是对的, 否则臭味倒置麻烦就大了。

封城了,悉尼城鼓鼓涨涨,到处是心里郁闷的奇人,他们依然聚集海滩,为了参加“必要的锻炼”,而此海滩所在却是悉尼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

大多数悉尼人在作甚呢?

浓雾笼罩了角角落落, 捧着咖啡,伴着狗儿, 读着废都传奇,悉尼城封了,悉尼人自会找乐子,他们封并快乐着…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1年7月4日 上午12:45
下一篇 2021年7月4日 上午12:5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