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私立学校比以前更受欢迎,而学费涨幅达通胀三倍!

如果自1980年以来,悉尼顶尖私立学校的学费涨幅与储行(RBA)的通货膨胀率保持一致,那么今天的收费标准应该只是实际水平的几分之一。

家长对私立学校的需求急剧上升,现在有40%的中学生就读于私立学校,这助长了价格上涨,使之达到了1980年至2021年期间通货膨胀率的三倍。

这包括像The Scots College这样的名校,它向12年级男生的家长收取每年41,100澳元的费用——而如果该校的收费涨幅与这一时期平均3.8%的通货膨胀率同步,那么现在的年收费账单应该只有12,418澳元。

10c400-201ed3a54d96a000a250d062f97f331b-640x480

Newington的情况也是如此,该校的学费从每年仅2640澳元增加到36,770澳元,增长了1292%。

同时,位于Bellevue Hill的Cranbrook理论上应该只收13,506澳元,而不是现在的39,894澳元;位于上北岸的Abbotsleigh在1980年只收2388澳元,而现在理论上应该只收10,823澳元,而不是实际上的35,500澳元。

人口统计学家麦克兰登(Mark McCrindle)说,在20世纪80年代,很少有家庭会送孩子去读私立学校,但现在私校越来越受欢迎,这意味着学校必须更努力吸引学生。

他说:“现在私立学校的学生占到所有中学生的四成。随着需求增加,现在已经成了家长们货比三家的局面。学校肯定会感觉到竞争压力,所以学校正在努力展示他们拥有良好的设施、良好的师资力量和出色的ATAR成绩,来竞争生源。”

澳洲辅导协会(Australia Tutoring Association)会长达尔(Mohan Dhall)警告说,传统的务农家庭和原本靠多打几份工来支付学费的家长可能很快就彻底负担不起私立学校的收费了。

“而对于许多富有的家庭来说,他们付多少钱都没有区别。”他说。

澳洲寄宿学校协会(Australian Boarding Schools Association)会长斯托克斯(Richard Stokes)说,私立学校经营的最大成本之一来自于师生比和更好的宿舍。

“寄宿学校曾经几乎把他们的高年级学生当作教职工来用——但十六七岁的孩子根本还没有准备好,随着时间的推移,学校不得不用实际的工作人员取代他们。”

他说,与20世纪80年代相比,私校的设施也有了很大的改善,当时像Riverview这样的学校,学生都是住在阳台上。

“但现在,没有任何母亲会把宝贝儿子或女儿放到从前的寄宿学校宿舍那样的地方,当时是30个孩子挤在一起……而现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房间。”

新州独立学校协会(Association of Independent Schools of NSW)会长纽康博士(Geoff Newcombe)说,私立学校比以前更受欢迎,而办学成本却在增长。

他说:“所有学校的最大成本都是教师工资。”他指出,信息技术成本在大流行期间也有所增加,而学校承担了为满足需求而增建教室所需的九成建设成本。

他说:“这每年为新州政府节省了数亿澳元的经常性费用和建设费用。”

Abbotsleigh的财务总监鲍登(Ross Bowden)说,自1980年以来,工资成本每年增长5.5%,同时增加了新的职位和项目。

“创纪录的入学率(仍在继续),校方需要对额外的设施、基础设施和技术进行大量投资。这些资本投资完全由学校出钱。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联合课程(和)活动的范围已大大扩展——家长/学生期望有广泛的活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2日 下午1:51
下一篇 2022年4月22日 下午2:04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