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怪象:越宜居越被人“恨”的地方?

对悉尼“不友好”的教授

树大招风,悉尼就是最好的例子。

堪培拉国会山会议室, 澳洲总理、财长等高官看到推门而入的一位银发伟岸之人,纷纷站立。

他是马丁·科普博士(Martin Cope),澳洲海洋和大气旗舰项目的首席研究科学家。

他在澳洲空气质量和应用领域已经工作了 30 多年,马丁对气候变化及未来的新能源政策几乎有着权威的发言权。

这也是他能得到政府高层尊重的理由。但,马丁教授是个对悉尼“不友好”的大人物。

悉尼怪象:越宜居越被人“恨”的地方?

他经常开玩笑说,爱悉尼的人别对他有“敌意”(包括本文悉粉)。

其中,最著名的推论是悉尼的未来将“不适宜”居住。

他预计2060年,悉尼的夏天不仅十分炎热,而且污染严重,对老年人甚至可能是致命的。

最大的危险将是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受到热应激、哮喘和心脏疾病的威胁。

他曾接受法国路透社说:“届时,(悉尼)医院因呼吸问题入院的患者将是现在的三倍。”

他警告悉尼人,夏季的温度将会不断攀升,全球变暖、气候日益干燥以及交通运输和丛林大火带来的烟雾等都将使悉尼这个以生活方式闻名的都市日益有害健康。

他的研究团队利用计算机模型为悉尼建立了一种城市天气预报工具,演示了在现在每年最高气温的基础上气温增加1-4摄氏度会出现的后果。

宜居城市?

相信许多人已经注意到今年《经济学人》2021年全球宜居性调查,悉尼的排名从第三位下降到第11位,跌出了前十名的榜单。

榜单中,布里斯班,墨尔本在文化教育和基础设施方面比悉尼好,而布里斯班和阿德莱德在医疗保健方面比悉尼高。

曾连续数年蝉联全球最宜居城市的墨尔本跌至第八位,但依然在悉尼前头。

而阿德莱德与珀斯更是在各个方面几乎完胜悉尼。

大多数悉尼人肯定不服气,甚而有人怀疑经济学人的编辑来过悉尼吗?

事物总有正反两面,悉尼“不宜居”,恰恰说明了它的宜居之处 。

事实是悉尼不仅宜居,而且宜商,浩浩荡荡的人群,良禽择木而栖,澳洲人口第一已经说明了事实。

全球富豪之流拥挤在悉尼,也用事实在说话,从Bellevue Hill 到Vaucluse , 从PointPiper 到Mosman , 洋洋洒洒,沿着海岸都是漫漫豪宅区。

悉尼怪象:越宜居越被人“恨”的地方?

从好莱坞,澳洲政客到澳洲巨富没在悉尼有套豪宅,都无颜面称己为名人。

类比纽约,那里太冷, 长岛亦需舟马劳顿才可抵达,何比悉尼温温如玉。

比如温哥华,大海全年几乎都是灰色的,怎如悉尼般汪洋蓝色。

再如最宜居的维也纳, 缺了大海的滋润,金色大厅怎比悉尼歌剧院之魅影。

即使把全球名城排队接招,悉尼几乎吊打每一个挑战者。

但,为何悉尼不“宜居”,除了马丁教授之说,仍有许多事实,需悉尼人清醒看待自己,才可高瞻远瞩, 不屑他人之低眼看人。

悉尼的隐忧

悉尼人口压力一直在增加,即使如此,基础设施依然跟不上趟。

悉尼有澳洲最贵的高速公路,价值近200 亿澳元的WestConnex,蜿蜒穿过西部和内西部郊区。

NorthConnex紧随其后,再加入一条从中央商务区到 Parramatta的地铁线路和几条新的电车线路,悉尼上一个显著转变的城市。

但这座城市建筑和混凝土的数量以更快的速度增强,悉尼的道路、火车和公共汽车在十年后仍可能难以应付。

部分原因在于人口增长的简单数学:到 2026 年,悉尼 460 万人口需要再容纳 90 万人。

由于人口和就业增长,到 2026 年,每天往返悉尼CBD的火车出行次数将激增三分之一,达到近百万人次。

为满足需求,随着新地铁线在 CBD 下开挖,悉尼市中心的车站将进行数十年来最大的翻修。

明年初将在市中心拆毁 19 座建筑物,其中一些高达 22 层,以建造新线路的新车站和站台。

与此同时,对悉尼火车网络的最新调查显示,过度拥挤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疫情期间除外)

在悉尼修建一条主要新公路的做法已经确立:政府向所有市民收取通行费。

悉尼怪象:越宜居越被人“恨”的地方?

接下来的岁月里,悉尼不断增长的收费公路蜘蛛网,会占用人们辛苦赚来的越来越多的钱。

以WestConnex 为例,在 2023 年竣工后的三年内,悉尼驾车者将支付约 25 澳元费用。

随着工资增长创下历史新低,这意味着许多家庭收入的更大比例将用于支付通行费。

“悉尼新公路就是一个骗局”,曾有记者采访一位建筑工人 Tom ,他每周在通行费上花费大约 70 澳元。

对于某些人来说,通行费只是开展业务的成本。对于其他人来说,每一次哔哔声是另一种侮辱。Tom 继续说。

或许他是对的,未来悉尼通行费远不是降低,而是将继续增加,而且速度相当快。

由于与私人收费公司签订的合同,悉尼一些最大的高速公路(如 M2)上的汽车收费是年通货膨胀率的四倍。

到2026 年,M2 公路单程旅行的费用将飙升至 10 多澳元,因为这条公路的运营商 Transurban 被允许每年增加 4% 的通行费。

高昂的生存成本,悉尼多个郊区真的留不住人,自疫情以来,悉尼一些郊区的当地人口正逐步减少。

一些人们熟知的郊区,包括Mt Druitt, Mosman, Cherrybrook, Forestville和KingsLangley,许多人已纷纷搬往昆州、滨海或市中心外缘地区。

在2019-20财年,Mt Druitt-Whalan地区流失了176人,为新州最高,几乎占其人口的1%。而该地区的再开发程度也最低,人口开始老龄化。

结语

每当冬日,“不喜欢”悉尼的马丁教授却总是留居此地。

恐怕世上没有一个地方,在冬天有如此温暖的天气,他也喜欢站在Vaucluse 的悬崖边,远眺大海,感叹世事无常。

他其实是“爱之深,责之切”的情感,他希望更多的悉尼人采用低碳生活方式,政府大力发展低碳工业,悉尼未来的形势已经非常严峻。

这就是悉尼怪象,它很宜居,但同时又很脆弱,它被人“嫉妒且恨着”…

免责申明:本公司力求报告内容客观、公正,但本报告所载的观点、结论和建议仅供参考,不构成所述证券的买卖价格,在任何时候均不构成对客户私人投资建议。对依据或者使用本报告所造成的一切后果,本公司及作者均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1年7月29日 上午8:43
下一篇 2021年7月29日 上午8:4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