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已有23个郊区人口密度接近CBD(附详细列表)

《星期日电讯报》的一篇特别报道发现,那些感受到压力的郊区包括Hurstville, Canterbury, Auburn, Rockdale, Chatswood和Dee Why,也就是专家所称的“密度郊区化”。

 

Ryde, Strathfield, Liverpool, Penrith和Parramatta等其他郊区也面临着同样的压力。

 

人口密度的增长意味着城市和郊区生活之间的区别正变得越来越模糊,当地人不得不应对更多的拥堵、对未开发地区日益激烈的竞争、对学校和设施的更大压力,以及作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公共交通网络已变得不堪重负。

 

专家警告称,这种情况只会变得更糟,因为悉尼由移民推动的人口增长,提高了对住房的需求,并推动了“侵入式”高楼大厦的繁荣,导致澳大利亚郊区传统生活安排的消亡,如后院游泳池。

 

城市未来研究主任、新南威尔士大学教授比尔·伦道夫(Bill Randolph)表示,发展的繁荣和人口密度的增加正在从根本上永远改变受影响郊区的结构。

 

伦道夫教授在接受《星期日电讯报》采访时说,“如果你在悉尼市中心建一座20层的高楼,没人会注意到,但如果你在Liverpool建一座20层的高楼,人们就会注意到。”

 

“这些郊区再也不会是原来的样子了。”

 

变化的速度令人震惊。自1991年以来,悉尼建造了近62.8万套新住宅,超过了整个布里斯班市的三分之二。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的数据,2005年至2017年,大悉尼地区的城市密度增长了25%。

 

去年,CBD的城市密度是每平方公里7212人。与此同时,18个郊区的人口密度高于CBD,而另外23个郊区的人口密度仅为每平方公里2000人。

 

人口密度更大的地区包括:Potts Point-Woolloomooloo (16,229.9), Bondi Beach-North Bondi (9453.8), Lakemba (8297.8), 和Petersham-Stanmore (7221.7)。

 

人口密度接近CBD的地区包括:内西区Ashfield (7119.5), Campsie (6883), and Dulwich Hill-Lewisham (6619), Dee Why-North Curl Curl (6566.8), Hurstville (7062.7) 和Double Bay-Bellevue Hill (5692.8)。

 

悉尼人口在2017年6月达到510万,自2016年6月以来增加了10.16万人,即2%,从而推动了人口密度的增长。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这是有记录以来悉尼人口首次在一年内增长超过10万人。

 

虽然人口增长主要集中在曾经是未开发的地区,但在距离CBD 15公里以内的一些郊区,人口密度在那段时间翻了一番以上。

 

人口增长最多的包括Homebush-Silverwaterwater(增长145%),其次是Waterloo-Beaconsfield (123%), Concord West- North Strathfield (115%), Homebush (90%), and Arncliffe, Bardwell Valley (77%)。

 

此外,人口增长幅度在41%-69%区间的有:Parramatta-Rosehill, Redfern-Chippendale, Northmead, Lidcombe, Mascot, Kensington和Ryde。

 

南昆士兰大学的城市研究人员迈克尔·格罗夫纳(Michael Grosvenor)表示:“悉尼热衷于通过高层公寓来增加人口密度。”

 

他说,悉尼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全球性城市之一,比如拥有900万左右人口的东京,创造了如Parramatta, Liverpool, Chatswood, Burwood和Hornsby等高密度的郊区卫星城。

 

格罗夫纳表示:“就我们的规划方法而言,东京和悉尼是独一无二的。在东京,他们在外围城市地区有很多中心。我们也在做类似的事情。”

 

他说,更好的规划本可以让人口增长在郊区得到平均分配,并带来更多侵入性更小的低层公寓楼和排屋。

 

“旧风格的三层公寓楼本可以接纳更多的人口密度,而不会像CBD以外的高层公寓那样对社区产生影响。”

 

伦道夫教授说,这种开发方式永远改变了郊区。

 

他说:“像Auburn和Strathfield这样的地方,城市密度正在增加,但那里已经有了相当大的密度。未来,这些地方将感受到压力。”

 

伦道夫教授表示,北岸基本上避免了过度开发。

 

这意味着开发人员将转向他们最不可能遇到阻力的地区。

 

海外移民占悉尼人口增长的70%以上,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和新州州长贝姬莲(Gladys Berejiklian)均表示希望减少来悉尼的移民数量。

 

新州工党的民调显示,选民最关心的五大热点问题就包括过度开发、交通拥堵和移民问题等。

 

贝姬莲本周宣布,将对Ryde展开调查。2005年至2017年间,Ryde的每平方公里人口增长了41%。据估计,2017年至2022年期间,悉尼西北地区的人口将进一步激增,新增住宅数量将达到9500套。

 

48岁的狱警戴夫·约翰斯顿(Dave Johnston)上班需开车经过West Ryde到达CBD,他为自己和11岁的女儿杰西的未来担忧。但他很庆幸Victoria Rd和Parramatta River已经基本避开了主要的开发项目,他不想看到悉尼变得面目全非。

 

“毫无疑问,现在的交通拥堵是五年前的两倍,”这位Rydalmere居民说道。“我能理解Parramatta大开发,但那个地区之外不应该这样,我不想看到交通变得比现在更糟。”

 

澳大利亚10月份发布的一份基础设施报告发现,88%的郊区居民开车上下班,这给家庭预算增加了大量出行成本,并导致城市道路拥堵,从而降低了生产率。

 

郊区家庭拥有第二部车的可能性是市区家庭的近两倍,平均而言,他们在汽车上的开销占家庭支出的比例是市区家庭的近两倍,包括油费、汽车登记费、修理和过路费。

 

新登记的后院游泳池数量也大幅下降。

 

根据财政部的数据,自2016年以来,向新州政府登记的户外泳池数量下降了22%。水疗池数量下降了7%,而便携式泳池数量下降了50%。

 

尽管截止到2018年9月的一年中,住宅完工量达到了创纪录的44,315套,但泳池数量仍出现了下降。

 

例如,在有新住宅开发项目的Denham Court等地区以及现有郊区Thornleigh,航拍照片可以看出,新区域的后院游泳池非常少。

 

悉尼已有23个郊区人口密度接近CBD(附详细列表)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18年12月11日 上午10:43
下一篇 2018年12月11日 下午6:0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