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墨最昂贵郊区受加息打击最大!房价从峰值已大跌近$100万

在澳洲一些最昂贵郊区,如悉尼东郊的Bellevue Hill,房价已从近期峰值下跌972,745澳元,跌幅达11%。

这也印证了澳储行的看法:高端市场对利率变化最为敏感。

CoreLogic的数据显示,Vaucluse, Double Bay和Bronte的独立屋中价也大幅走低,分别下跌8.1%、12.1%和13.4%。

按澳元计算,Vaucluse的独立屋价格下降了715,691澳元,Double Bay下降758,346澳元,Bronte下降813,364澳元。

与此同时,墨尔本内城Toorak的独立屋中价从峰值下跌10.9%,或609,168澳元。

根据CoreLogic的数据,在疫情引发的繁荣达到高峰时,Vaucluse, Bellevue Hill和Double Bay的独立屋价格分别飙升46.6%、45.6%和40.9%。

在房价高峰时期,Clovelly、Castlecrag和Balgowlah Heights的独立屋价格同样劲涨32.6%、40.9%和45.5%。

bf4e43-2c1e2f3cea5bbeca5073e71b94fa2cd0-416x312

自那以来,房价分别下跌14.5%、13.8%和12.7%。 澳储行国内市场主管卡恩斯(Jonathan Kearns)在一场房地产峰会上表示,最昂贵的地区对利率变化特别敏感,独立屋比公寓更容易受到利率上升的影响。 他说,“看来可用分区土地的有限供应是造成这一结果的部分原因。”

卡恩斯博士还表示,在抵押贷款债务水平高、投资者数量多、收入水平高的地区,住房也更容易受到利率驱动的房价下跌的影响。

76e35f-72a74e03f256d92e45233e5b39d51e8b

仅在过去3个月,首府城市的一线独立屋价格就下跌了5.9%。在去年5月的高峰时期,高档住宅在三个月时间里上涨9.2%。

相比之下,在截至8月份的3个月里,价格较为低廉的住房价格上涨0.3%,较上一季度的峰值水平上涨4.2%。

CoreLogic澳洲研究部主管欧文(Eliza Owen)表示,高价市场往往会表现出更大的波动性,这意味着在周期的过程中,会出现更高的高点和更低的低点。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在相对高端的独立屋和单元房中观察到的模式是相当一致的,”欧文说。

“从历史来看,价格较高的市场对加息和降息都更加敏感。这在数据中非常明显,在独立住宅与单元房之间,以及在房价较高的郊区与房价更可承受的市场之间,前者价格的上下波动更大。”

欧文还表示,由于高端市场的土地供应有限,在现金利率下降时,这些土地上的住房更受欢迎,而在利率上升时,这些土地上的住房更难以获得。

她说,“我们还知道,高收入买家和投资型买家的杠杆率往往比他们的收入高,而住房投资者偿还债务的速度就没有那么快。”

“这意味着,在利率上升的环境下,这些买家在进一步购买资产方面可能会受到更多约束,从而使溢价市场的价值大幅下降。”

Suburbtrends的创始人拉德纳(Kent Lardner)表示,高端市场住房库存的变化也加剧了这些地区的波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