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争选区房价飙涨60%!住房承受力成大选关键议题

自上次联邦大选以来,维州超摇摆选区Corangamite的住房成本中位数暴增了近60%,这使得住房负担能力成为这个工党只拥有1.04%得票率优势的选区的关键问题。

2019年,该地区(包括Bellarine Peninsula以及Geelong南部和西部地区)的独立屋中位数为49.5万澳元。

三年后——部分原因是大流行促使许多墨尔本人在不失去城市工作的前提下永久搬到海滨地区——当地中位价变成了77.65万澳元。

1635383900832523

澳洲联合党(UAP)候选人阿布-泽德(Daniel Abou-Zeid)说,这个问题在他遇到的选民中引起了强烈反响。

“当地人已经买不起那里的房子了。”阿布-泽德说,他今年42岁,有五个孩子,在Torquay的Elevate教会担任主任牧师。

虽然帕尔默(Clive Palmer)的政党在Corangamite几乎没有任何胜算,但该党的拨票有望决定这个超级摇摆的选区究竟是会留在工党议员、前教师和记者柯克(Libby Coker)手中——她在2019年从现任参议员亨德森(Sarah Henderson)手中夺得该选区——还是落入自由党候选人、永续发展顾问和前Geelong市长爱舍尔(Stephanie Asher)的掌心。

经济学家们很快就指出,UAP到处宣传把未来五年的住房贷款利率限制在3%的政策,只会加剧已经很高的通货膨胀水平。

但阿布-泽德说,与他交谈的选民每当听到他想“做点什么”都会很开心,而且他估计有些人光凭这一点就愿意把票投给他。

他说:“两大党根本没有提出任何能够改善普通家庭住房承受力的建议。”

阿布-泽德说,至于他打算把自己的得票拨给哪个党,UAP唯一的官方协议是将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s)放在第二位,因为他们拥有反对强制接种疫苗和新冠封锁的共同立场。

虽然UAP创始人帕尔默公开宣称他最后会把票拨给工党、自由党和绿党,但他在2019年优先选择联盟党而不是工党的先例,以及自由党决定在除西澳以外的所有州把自己的票拨给他,使得他这次更有可能优先考虑自由党而不是工党。

爱舍尔不愿猜测房价是否会影响选民的投票倾向,但她承认,对该地区的许多人来说,房价上涨正在加剧生活成本压力。

“更糟糕的是,我们释出了这么多地皮,房价已经被压抑了很多年,现在雪上加霜。在截至2017年的十年间,Greater Geelong新增住宅的四成都在Bellarine,这是不可持续的。这就是我竞选议员的原因,也是我们应该停止释放地皮并集中精力限制未来在Geelong北部和西部释放土地的原因。”

爱舍尔承诺在当地建设一系列设施,包括移动电话塔、升级升级和体育设施,以跟上人口增长的需求。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9日 上午11:00
下一篇 2022年4月29日 上午11:15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