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不知道:无家可归表面上是他人的悲剧,背后的成本却是你我在扛!

阅读导航

  • 前 言
  • 无家可归的成本
  • 谁在造就悲剧?
  • 首次站队底层人群
  • 社会福利住房,不是花钱,而是省钱
  • 结语

前 言

澳大利亚为期六个月的租客暂停驱逐令将很快结束。

尽管包括维州在内的地方政府已经延长了这一禁令,但是总归有结束的一天,而且这一天不会来得太晚。

事实上,我们已经在大街小巷看到,不少人无家可归,拿着行李在街上流浪和乞讨。

看到这样的情景,除了觉得这是一幕人间悲剧外,实际上很少有人会看到隐藏在这群人背后的“巨额成本”,而你我都可能在为此买单。

1

无家可归的成本

很多人不知道:无家可归表面上是他人的悲剧,背后的成本却是你我在扛!

早些时候,美国一名社论作家曾经写了这样一篇报道,讲述了内华达州两个警察整天都在与1名无家可归人士打交道的故事。

默里是一个身高6英尺的前海军陆战队员、唯一的缺点就是长期酗酒。这两名警察经常会送默里去各种地方,不过不是去医院、戒酒门诊、就是去拘留所和精神病院。

结果,账单出来,故事中的警察“倒吸了一口凉气”。

猜猜,这名流浪汉花了多少?光就医一项,费用就远远超过了把穆雷安置在酒店内再配一个私人护士的费用。

不醉酒时,穆雷是一位迷人、聪明、有才华的厨师。当他最终死于肠出血时,两名警察计算了他的账单。

十年来无家可归的代价是一百万美元。

事实上,内华达州的那两名警察做了一件创先河的事情。实际上,他们计算的是纳税人为一个无家可归人所付出的代价。

在澳大利亚,尽管政府尽可能让人们有个居所,不要流落街头,无家可归,但是我们依旧可以看到许多拿着行李在街上流浪和乞讨。

这些人中,男性占据多数。

相比男性,澳大利亚女性似乎更善于寻找其他方法来处理无家可归的问题,例如与成年子女或大家庭挤在一起。

看到这样的情景,除了觉得这是一幕人间悲剧外,实际上很少有人会看到隐藏在这群人背后的“巨额成本”,而你我都可能在为此买单。

例如,警察、救护车调遣、监狱、急诊、住院、精神病院、以及上文故事中所提到的戒酒门诊账单。

因为这群人往往属于容易被遗忘的底层,很少有机构或者人会对这群人的数据进行过系统性的统计和整理,继而无法获得无家可归的真正成本。

实际上,庞大的成本分散在大大小小的各种政府机构和社会救助单位中,以至于像往常一样无法得到有效管理。

但是,实际上,总的结果却是对公共钱包的沉重打击。

2

谁在造就悲剧?

很多人不知道:无家可归表面上是他人的悲剧,背后的成本却是你我在扛!

几十年来,新建福利住房和经济适用房的短缺扭曲了城市租赁市场,人们都在争夺合适的住房。

新数据显示,在悉尼现有的近35,000处房产中,对于一对已经失业、拿JobSeeker补贴的夫妇而言,他们能负担得起的住房只有两处。

Gurran教授说:“可惜,我们希望让市场来解决住房问题,我们总觉得市场可以搞定。”

“但是,我们看到租赁双方都很脆弱,租户在私人租赁市场挣扎,私人房东则在失去收入来源时挣扎。”

维州租户联盟首席执行官Jennifer Beveridge说,人们认为住房是一项稳健投资,这才是目前住房市场的最大问题。

她说:“无论是股票还是加盟小生意,人们都知道有风险,有赚有赔。但是,住宅投资似乎是一项稳赚不赔的财务投资。”

用Beveridge的话来说,住房投资就好比银行定期存款。

她说:“住房投资成为了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提供住处成为一种附属。这才是人们买房的原因吗?”

资管公司Active Property Investing董事、帮助客户购买投资住房的Emma Allen表示,目前人流量骤减,但没有阻止人有钱人投资房产。

生活在悉尼的租客Fiona Hallam说,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

他们需要搬出租金昂贵的房子,在附近找更便宜的地方。但是,没有工作,他们仍然处境堪忧。

她说:“如果找不到新房子和新工作,我们不但没有收入,而且也无家可归。”

“是否租房并不重要。我们都想要的是一个健康、幸福、安全的居所,一个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

3

首次站队底层人群

很多人不知道:无家可归表面上是他人的悲剧,背后的成本却是你我在扛!

按照计划,最受人瞩目的澳大利亚联邦预算案将于10月6日公布。

这份预算案中的政策将至少影响我们数年。

然而,最新的调研结果显示,绝大部分经济学家认为,增加社会福利住房应该排第一,而不是个税减免,首次齐刷刷地站到了底层人群的立场。

如社会保障性住房这个名称所言,此类住房是为了社会稳定性而建,包括经适房、廉租房等等。

一般情况下,此类住房的租金成本不超过家庭收入的30%,可为澳大利亚弱势群体提供一张安全网。

这项调研在澳大利亚49名杰出的经济学家中进行,他们都是澳大利亚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经济建模和公共政策领域的专家。

其中既有现任和前任政府高级顾问、机构负责人,也有央行决策委员会的成员。

在调研中,研究者列出了有望在未来两年内推动经济有效增长的13个选项,并以随机的方式提供给受访者,要求他们从中选择4项最为有效的方式。

这些选项包括JobSeeker、JobKeeper到期后的工资补贴、一次性现金发放、大型基建支出、个税减免提前、公司税减免等。

很多人不知道:无家可归表面上是他人的悲剧,背后的成本却是你我在扛!

结果可能令人非常意外,最受欢迎的选项是增加社会福利住房支出,这一点得到了55%的受访者认可。

莫纳什大学经济学家丽莎·卡梅伦(Lisa Cameron)说,预算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契机,即刺激经济的同时,解决一些长期存在的问题。

她说:“除了为建筑业提供工作之外,社会福利住房建设将给我们带来一些有价值的东西,降低无家可归者人数是一项持久的获益。”

第二大受欢迎的选择是永久保留JobSeeker,得到了51%的受访者认可。增加教育和培训资金投入排名第三,得到了45%的受访者认可。

相比之下,个税减免仅得到了20%的受访者认可。给家庭一次性发放现金的选择则仅获得了16%的支持。

4

社会福利住房,不是花钱,而是省钱

很多人不知道:无家可归表面上是他人的悲剧,背后的成本却是你我在扛!

为了进一步了解这一点,澳大利亚一位著名的研究者对2009年以来的无家可归成本进行了研究。

研究者审查了多达100篇研究论文,并分析了各个领域的成本,包括身心健康、急诊室使用、救济物资、社会福利、早死率、犯罪活动等等。

并且,研究者对改善住房供应所带来的获益和上述成本做了对比。

在100篇同行评审的研究和机构报告中,最普遍的共识为:住房稳定给以前无家可归的人带来了很多好处。减少非庇护类服务的成本也大大节省了公共资金。

住房稳定通常源自一个采取“住房优先”政策的国家。首要任务就是让人们找到一个安全、永久的住所,并且没有任何附带条件。

在这项研究中,最大的成本来自医疗,而医疗最为相关的则是健康。

当无家可归人士搬进永久、安全的住房时,几乎所有此类研究都证明成本明显减少,获益明显上升。

在澳大利亚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流离失所的人不太可能拥有自己的全科医生。当出现症状时,他们只能选择忍受。当症状严重到无法忍受时,他们会去医院急诊室。随后,他们被送往医院的频率会更高,并且停留时间也更长。

在珀斯开展的这项研究中,44名无家可归人士在获得居所后的12个月内,紧急入院人数减少了57%,住院时间减少了53%。总体而言,医疗保健节省404,028澳元。

获得收容之所后,无家可归人士对戒酒门诊和心理健康门诊的使用率也明显下降、

一旦人们有了稳定的住所,所有关于犯罪的18项研究都报告了情况有所改善。他们再次入狱的概率、以及在拘留所过夜的情况也明显更少。

加州2013年的一项研究发现,一旦无家可归人士被安置,并提供适当的支持服务,见警察的情况下降99%,医疗费用下降了85%。

2011年澳大利亚对268名受试者的研究发现,在12个月后,每人可节省2,182澳元公共财政支出。

由此可见,对于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而言,采取系统的方法来帮助消除无家可归现象具备广泛的经济基础。

结语

在最近的人口普查(2016年)中,澳大利亚有超过11.6万人无家可归,而十年前为9万人。

如莫里森所言,澳大利亚正处于“前所未有的时代”。

据预计,今年世界经济将萎缩约4.5%。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全球经济仅萎缩了0.1%。

经济学家指出,莫里森政府应该温习一下全球金融危机时代的政策,即“ 社会保障性住房倡议(Social Housing Initiative, SHI)”。

在这项政策的引导下,澳大利亚曾在两年内新建了1.95万套社会保障性住房,并翻新了另外8万套公寓。

参考来源:

https://thenewdaily.com.au/finance/news-federal-budget/2020/09/28/federal-budget-economist-poll/

https://theurbandeveloper.com/articles/if-we-realised-the-true-cost-of-homelessness-wed-fix-it-overnight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0年9月29日 上午8:04
下一篇 2020年9月29日 上午8:1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