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全澳住房危机,预算案被批乏善可陈!华人信心寥寥,专家一针见血:“绝无可能达成目标”

5月14日晚新出炉的2024-2025财年澳洲财政预算案中,用一整个章节阐述全国住房危机。

尽管预算案提及一揽子方案,华人地产圈里普遍信心寥寥。

主流社会从业者更一针见血指出,“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能达成目标。”

*“这个国家正遭遇历史性住房危机”*

住房问题是澳洲目前面临的紧迫挑战,所有人都在关注这份预算案中的缓解措施。 新的预算案中,有一整个章节围绕住房危机展开,足以显示政府的重视。

“这个国家正遭遇历史性的住房危机,2022年每千人的住房供应量为420套。”

租客和首次置业者的支付能力恶化,“用于偿还新贷款的收入比例,已经从2020年的平均29%跃升至2023年的46%,远远高于长期平均水平的35.7%。”

在社会福利性住房方面,“政府投入几十年来不断下降。”

应对全澳住房危机,预算案被批乏善可陈!华人信心寥寥,专家一针见血:“绝无可能达成目标”

财长James Chalmers公布财政预算案(图片来源:ABC)

本次预算案承诺:向地方政府提供额外10亿澳元住房支持计划,以帮助基础设施建设;将“联邦租金援助”最高支付标准再提高10%,以缓解租房压力;为2万个新的免费TAFE课程提供额外资金,增加建筑行业相关课程的学徒项目。

其次,提供19亿澳元优惠贷款,支持新的社会和经济适用房;为社会住房和无家可归服务提供额外资金42.3亿澳元的住房支持。 此外,“允许外国投资者以较低的外国投资费用购买已建成的租赁型住宅开发项目,条件是该物业继续作为租赁型住宅开发项目运营。”

这些措施将与广为人知的“目标”相辅相成,即从2024年7月1日开始,5年内建造120 万套新住房。

*“除了市场因素,政府监管也是阻力”*

新州建筑协会董事、Transpire传世建筑董事Tony Feng坦言,“对地产行业来说, 我对今年的预算案打及格分。”

他指出,“政府大力投资的住房项目,往往有一定的门槛和特许经营权,不是所有的开发商和建筑商都可以分享这块蛋糕。”

对此,冯先生认为,这个目标要真正实现,困难比想象中要大得多。

“除了市场因素以外,政府的层层监管和繁琐的步骤,也是不可小觑的阻力。”

他称,“120万套住房计划”自去年提出以来,全国各州新房开工数量不升反降,其中最主要的问题并非资金短缺,而是“地产市场自身遇冷和货币政策的影响”,而这两方面对澳洲房市带来短期购买力的压制。

“唯一需要具体看待的是,政府对房屋建造的投入是在保障住房,还是扩大到普通商品住房上。”

允许外国投资者进入已建成的租赁型住宅开发项目,他认为,“对买家不是利好消息,对卖家和开发商有利。买家群体扩大了,竞争也会相应增加。”

冯先生提到,本次预算案开始消减和控制新移民,包括把控制的重点放在学生签证,从源头上控制学校可招生名额,这对中短期租金压力的缓解有一定的帮助;但另一方面,海外留学生和新移民的减少,对GDP有不可忽视的负面影响。

他亦提醒,留学生和移民的减少会对特定领域的房屋租金和空置率产生负面影响。

*“本质上不鼓励房地产开发”*

本次预算案“本质上不鼓励房地产开发”,更“侧重社会性住房方面”,因此,对房地产市场不会起到实质性的“挽救”作用。

预算案表明,工党政府在下大力缓解住房危机。

“能达到一定效果,可能会在全澳范围内缓解一定的住房危机。”

“在悉尼一些人口密度比较大的华人区,特别是留学生比较多的区,依然没办法缓解。”

这份预算案对全澳租房危机、特别是租金的持续性飙涨不会有很大帮助。

“租金不仅与供给有关,还跟通胀和贷款利率有关,这些措施对减租的帮助非常有限。”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努力”*

主流社会的地产从业者普遍对预算案“不买账”。

澳洲建筑大师协会首席执行官Denita Wawn称:“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努力。” “我们希望能尽快看到资金的投放并将其用作试点,如果我们不能正确设置移民政策,我们就无法实现那120万套的目标,这就是关键的原因。”

他还认为,“昨晚的预算中,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能达成目标。特别在关键事项上,比如建筑业劳动力的增长,我们还远远不够。”

经济学家Eliza Owen指出,“尽管预算中的劳工措施意味着额外增加2.2万名工人, 但其中的2万人仍需要从零开始接受培训。” “我认为,即使解决了住房生态系统中的所有其他问题,我们仍然没有足够的能 力,来建造所需要的新的住宅。”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afndaily的头像afndaily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4天前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