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党拟实施天然气储备制度 减轻东海岸气价压力

在阿尔巴尼斯政府与能源短缺作斗争的过程中,实行一项储备天然气供东海岸消费者使用的计划或直接干预迫使天然气商提供更多供应都是“摆在台面上的选择”,能源短缺已经导致电价飙升并引发了天然气储量只够使用三天的危机。

资源部长金(Madeleine King)周四与壳牌公司(Shell)和Origin公司的负责人进行了电话沟通,讨论行业如何自愿与政府合作以缓解天然气价格飙升的问题。

5122e4-b44d5213154ee1e321e5b735883a0030-416x312

金说,“所有的选择都摆在台面上”,以提高能源市场的稳定性和可靠性,包括潜在的东海岸国内天然气储备,因为电力价格的飙升在寒流和燃煤电厂意外停电的干扰下延续到了第三天。

金告诉《澳洲人报》,由谭保政府推出的所谓的天然气触发机制在明年之前都无法使用,也不是解决当前危机的办法。

触发机制将迫使出口商通过未经测试的澳洲国内天然气保障机制(Australian Domestic Gas Security Mechanism),将更多的资源转给国内用户。

然而,触发该机制的威胁可能足以促使天然气生产商采取行动。 在监管机构援引紧急供应条款后,南部各州的天然气在周四以98%的产能流动,昆州生产商通过连接该州与新州、维州和南澳的昆州西南管道转移天然气。

在自2017年引入紧急供应保障机制以来首次对天然气生产商援引该机制后,澳洲能源市场运营商(Australian Energy Market Operator)表示:“供应仍然紧张,在天气变冷的情况下,供暖需求和发电需求推动下,天然气需求量很大。”

周四,批发电价比正常水平跃升了六倍多,在新州、维州和南澳的交易价格超过每兆瓦时600澳元。 AEMO说,仍然有足够的电力供应。

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的天然气市场仍然保持着罕见的每千兆焦耳40澳元的上限——或比一年前高出五倍——此前,在寒流来袭和Weston Energy上周倒闭后,批发价格飙升至正常水平的80倍。

AEMO说:“根据目前的可用性预测,有足够的电力供应来满足全国电力市场的预测需求。”

Santos的老板加拉格尔(Kevin Gallagher)说,昆州生产商已经向东海岸市场供应了管道所能允许的天然气,而且没有额外的产能可用于加大供应量。

他说,目前的能源短缺是十年来在批准新天然气供应方面无所作为的结果。他提到了Santos的Narrabri项目,尽管该公司花了五年多的时间寻求批准以开发该项目,但现在该项目距离投产仍有四年左右的时间。

加拉格尔说:“在预测未来几年供应紧张的情况下,今天新开发项目的稀缺令人感到害怕。” 制造商表示,价格的长期飙升可能会威胁到他们的经营。

澳洲最大的铁铸造厂Intercast and Forge的总经理劳伦斯(Brett Lawrence)说,由于现货能源价格飙升,这家位于南澳的公司从周四下午4点开始停止浇注。

劳伦斯说,该公司每年的电费在550万澳元到约1000万澳元之间波动,但按照最近的现货价格,每月的电费将超过120万澳元的上限,超过这个限度,该公司继续经营铸造厂就不再“经济”。

劳伦斯说,他将不得不削减投资,并在未来6至12个月内暂停改良计划。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6月3日 下午1:51
下一篇 2022年6月3日 下午1:58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