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彻底离开澳洲了,再也不来了!


前言

我们都知道,游行在澳洲可谓司空见惯。澳洲人动不动就爱组织个游行,抗议低薪、抗议接种疫苗、抗议疫情封锁……各种千奇百怪的理由。

但是,这些五花八门的游行,华人的参与度通常都比较低。澳洲华人群体给人的一贯印象是,只会闷头赚钱,不搞暴力反抗,不游行、不示威,不喜欢“搞事”。

不过,最近有一场四州联动、华人积极组织参与的大规模游行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和酝酿中。据悉,这场游行将于9月30日在维州、塔州、南澳和昆州同时举行,目前已有近千人准备参加,其中华人占据了绝大部分。

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困境,让一向岁月静好的华人群体如此迫切地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被遗忘的签证

“我们不能再这样无望地默默等待,必须行动起来”,Lucy这几天特别忙碌,除了工作外,她把业余时间都用在游行的组织和筹备上。

Lucy持489签证在塔州有一份全职工作,2020年底,她递交了887签证的申请,但如今两年快过去了,签证审理结果却一直杳无音信。

“我本来准备在塔州买个房子长期居住,但没有永居签证,不仅需要向FIRB(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申请,贷款额度也有限,另外还得支付房款8%的海外印花税”,Lucy彻底打消了买房的念头。

更令她苦恼的是,由于不具备资格申请政府补助,她不得不全额自付女儿的托儿费,每天高达105澳元,“我一大半的工资都用于支付孩子的托儿费了,我的本地同事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然而,887签证“龟速”般的审理进度,让Lucy越来越看不到希望,后悔来到澳洲的情绪日益滋生。

对不起,我彻底离开澳洲了,再也不来了!

以Lucy为代表的华人群体积极组织游行抗议活动,这是他们设计的宣传海报。

查询移民局的官网可知,489签证是一个4年的临时过渡性签证,4年内在指定的偏远地区居住两年,并且有至少一年的全职工作(每周工作至少35个小时),便可申请转887签证,即专门针对澳洲境内偏远地区技术移民的永居签证。

随着澳洲政府鼓励大家去偏远地区,偏远地区州担保政策相对宽松,再加上2019年底489签证被更严格的491签证取代,2019年下半年,489签证的申请一度十分火爆。

而如今,许多当时拿到489签证的准移民都早已满足了永居条件,递交了887签证申请。

数据显示,截止今年3月底,已经积压了超过1.64万份887类签证申请。而4月初的数据则显示,积压的887申请已达1.72万个,也就是说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又增加了近800个申请。

对不起,我彻底离开澳洲了,再也不来了!

但是,审理进度呢?

数据显示,从去年开始,887签证的审理就一直停留在2020年9月以前递交的申请。从2021年3月底到今年2月,887签证每月的批准数量最多没超过300个,90%的申请人需要等待至少两年。

“跟其他签证的审理速度比,887签证似乎被移民局遗忘了”,Lucy说,去年5月和6月,887的审批数量只有可怜的7个和11个,而同期,189独立技术移民和190州担保的审批量都有1000多个、甚至2000多个,就连491临时签证都有近千个的审批量。

对不起,我彻底离开澳洲了,再也不来了!

Lucy希望还在苦苦等待887审理的准移民们都能参与到游行中来,“我们必须发出自己的声音,引起政府和公众的关注和重视!”

被耽误的人生

Jade准备在9月30日参加阿德莱德的游行,她在去年年初递交了887签证申请。

“我们这批人大多是在疫情前拿到489签证的,因为489转887永居的条件并不复杂,当时觉得移民在望。”

但是,2020年初疫情来了,全世界都被迫按下暂停键,国境封锁,经济停摆,“我身边很多拿489签证的华人朋友都失业了,又不符合领取任何疫情补助的资格,一切只能靠自己咬牙撑着。很多人熬不住离开了,但更多的489签证持有者选择坚持下来。”

Jade在阿德莱德从事护士工作,疫情期间,承担了为社区居民注射新冠疫苗等等重要的工作。“ 

我本来准备拿到PR后就学习新的护理课程、买房,并计划要一个小宝宝,但是没有永居签证,这一切都无法实现。一些跟我处境差不多的小伙伴已转道去了加拿大,我也许也会考虑去其他国家继续我的生活。”

对不起,我彻底离开澳洲了,再也不来了!

由于迟迟拿不到永居签证,人生被迫按下暂停键,Jade并非个例。

众所周知,在澳洲,大部分高薪、稳定的工作都要求申请人具有永居身份,很多拿临时签证的人都只能从事一些低技能、低薪的工作。有数据显示,相对于澳洲本地人的工资在过去10年里上涨了近20%,临居移民的工资却几乎没有一点增长,更别提晋升空间!

除了职业发展受限外,临居移民还会遭遇各种资源的不平等

在维州偏远地区经营着一家小超市的Yang为了孩子的教育选择移民澳洲,在苦苦等待887签证两年后,Yang不得不将孩子送去英国求学。

“我儿子高中毕业以优异的成绩同时收到了莫纳什大学和英国一所著名高校的录取通知,但由于没有PR,孩子入读莫纳什需要支付国际留学生的费用,不低于去英国就读更好的大学。所谓教育公平对于等待永居签证的孩子而言,不过是空中楼阁,于是孩子毅然选择奔赴英国。”

为何被不公平对待

为了应对用工荒、促进经济发展,8月初,澳大利亚移民部长安德鲁·贾尔斯宣布,政府将优先处理关键性的海外签证申请,包括临时签证、学生签证和访客签证,这意味着境内申请恐怕将进一步延期,也让众多887申请人更加焦灼。

政府对887签证的不公平对待,让居住在昆州偏远地区的Jenny十分不满。

“我们这些887的申请人即便在疫情期间也坚持兑现自己对政府的承诺,勤恳工作交税,为澳洲的社会运作和经济复苏不遗余力地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不应该受到如此不公平对待。”Jenny认为,澳洲政府的做法只会让更多本已在澳洲工作交税的准移民失望离开。

“你们真的需要能在澳洲长久工作、按时交税的人吗?”Jenny感到十分不解。

在Jenny看来,政府如此边缘化887的审理,无非就是觉得“反正你们已经半只脚踏进了门槛,料定你们也不会走,先吊着你们吧!”

对不起,我彻底离开澳洲了,再也不来了!

对于887审理如此拖沓,有资深移民代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887签证审批并不占用每财年的永居配额,审理流程也不复杂,不需要审理太久。

在2020年之前,该签证等待时间仅为3到6个月。如今进度如此龟速,移民局给出的理由是疫情导致人手短缺。但是对比其他类别签证的审理进度,887明显拖沓的太离谱。

8月中旬,上百位887签证申请人在阿德莱德街头游行示威,要求移民局加快887签证审批速度。对此,内政部回应,将动用整个部门和边境执法工作人员,提高签证处理能力,同时也在考虑简化签证处理过程。

对不起,我彻底离开澳洲了,再也不来了!

数据显示,自澳洲边境重开后,内政部已签发了140多万张签证,但其中122万张都是发给海外申请人的。

Jenny说:“我们已经兑现了自己承诺,政府就不应冷落和忽视我们。我们组织游行是希望能得到政府的公平对待,对我们887签证的申请者一视同仁,加快审批速度,这对双方都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结语

如今,罕见的用工荒已经倒逼澳洲移民政策大放水,而为了促进偏远地区的经济发展,澳洲政府也一直在积极鼓励移民前往偏远地区。

但是,政府对887签证的不公平对待和严重拖延的审理进度,让许多身处偏远地区的准移民们灰心失望,心生去意。

而这种做法只会导致澳洲流失更多的人才,也会让许多对澳洲满怀期待的人心生疑虑,更加不利于政府积极推广的偏远地区移民计划!

后疫情时代,全球人才争夺战已经打响。现任政府是时候行动起来,吸引人才,留住人才!

发布者:Ian,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1)
上一篇 2022年9月15日 上午7:04
下一篇 5天前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