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世界经济走向高通膨,高利率,高债务,低增长

学者:世界经济走向高通膨,高利率,高债务,低增长

《证券时报》报道,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副总裁朱民18日在《财经智库》全球经济信心指数发布会上表示,2022年之后世界经济金融将走向停滞性通膨。世界经济金融将进入新的高通膨、高利率、高债务、低增长等「三高一低」状态。

据联合报综合报道,朱民表示,在各国政府大规模的宏观刺激政策加上地缘政治等波动引起的供应链的变化;需求旺盛、供给不足引起的通货膨胀上升;俄乌危机对能源价格的冲击等。2022年一定是巨大波动、充满博弈的、不确定的一年。

当前,为应对疫情采取的宏观刺激已接近尾声,多国政府已没有空间进一步刺激经济,导致经济增长自然下滑,而在这个下滑趋势下,不确定性因素又迭加在一起。

朱民认为,世界经济正走向停滞性通膨。疫情仍在世界范围内蔓延,各国经济恢复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主要国家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都在上升,而今年上半年美国CPI几乎没有概率会降到8%以下。

朱民指出,进一步推动通膨的是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变化,劳动力供给链发生问题推动了价格、工资的上涨,而一旦形成普遍性工资上涨,就会出现当前发达国家劳动参与率显着下降的情况。与此同时,各国房价还在整体上升,房价会通过租金进入通膨指数。

另一方面,受到俄乌危机影响,推升了大宗商品价格。朱民认为,俄乌危机将影响石油价格、稀有金属与食品价格,这三大支柱会推动大宗商品往上走,还会冲击金融市场信心。另外,各国积极推进碳中和转型也引起了对稀有金属价格的急剧上升,如铜、镍、锂等价格都在上升,其中锂的价格可能会上升40倍。

朱民表示,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世界经济金融走向「三低一高」(低增长、低利率、低通膨、高债务);2020年疫情危机后世界经济金融走向「三高一低」,(高增长、高通膨、高债务、低利率)。未来在人口老龄化、地缘政治和供应链波动、美国经济不确定等因素影响下,世界经济金融将进入新的「三高一低」(高通膨、高利率、高债务、低增长)。

至于中国大陆将如何应对当前形势?朱民表示,在大宗商品、能源价格提高下,未来生产价格指数(PPI)与CPI的或将进一步扩大,这使得上游利润会更好,下游利润会收窄,因此结构调整十分重要未来,通过持续深入改革,建立一个灵活的市场机制和应对机制来妥善应对当前冲击是特别需要的。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1)
上一篇 2022年3月20日 下午12:26
下一篇 2022年3月20日 下午2:5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