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洗6000万元: 认识一下阴暗的洗黑钱世界

如何洗6000万元: 认识一下阴暗的洗黑钱世界

6000万是一个问题几乎是闻所未闻。

但对于有组织罪犯来说就是一个问题了,这些钱是贩毒来的,不能解释,又不能存到银行里。

我们来说一下Jiyuan Ma吧。这名来自悉尼北部Dundas Valley平平无奇的42岁男子,没有前科,Ma的工作就是一个洗黑钱集团的协调员,这个集团在18个月里通过一个郊区代购生意洗了5900万元,他在法庭承认了一项用钱当作犯罪媒介罪名,这个犯罪集团终于可以公开。

代购是合法生意,派人道澳洲商店买高价值产品,例如婴儿奶粉,贵重首饰和名牌包包,然后寄回海外再卖。

Ma是全球新兴犯罪成员之一,这些人拿贩毒和其他罪行的赃款然后“洗”,让这些钱看起来是光明正大的收入。

澳洲联邦警方警官Geoff Hyde说有组织犯罪网络越来越依赖洗黑钱集团和他们将黑钱变成合法收入来源的专业知识。

“专业洗钱集团正是这样,他们看起来不在警方监视范围,与黑帮和枪支案这些东西没有什么关系。”

如何洗6000万元: 认识一下阴暗的洗黑钱世界

“他们通过地下钱庄方式在短时内移动巨额金钱。”

外国工人使用地下钱庄来寄钱给家人。不用等几天,几个钟头就到而且不用支付高额费用或者低利率,而且可以允许他们把钱寄给受到制裁或者其他限制的国家的家人。尽管这些地下钱庄完全缺乏管制还有与恐怖主义资助有关,但这些系统长期以来被认为是必要的,所以得到容忍。

Hyde说: “基本上这些就像西联一样,但它允许人们绕过海外登记金钱的要求。”

“地下钱庄得到了有组织犯罪的包办。”

作为集团的协调员,Ma安排收钱人-他找来为其工作的朋友-去拿一袋一袋的现金然后送给对头,他们用5元纸币的序列号来辨认身份。

Hyde说,这些交易时间很短,现金不会见光,我们在这起案件见识到了。”

“接头过程大约二三十秒,然后转移100万可能只需1个钟头“。

时间长了,Ma对执法部门越来越感到紧张。他开始在墨尔本和悉尼用代码,让集团的客户将装钱的袋子放在“寻宝”位置,例如是小树林后面或者垃圾桶里。

他这样也是情有可原: 2018年警方找到了较少金额的五万元就让调查人员盯上了Ma。

警方2020年3月逮捕了其中一个收钱的人Zibin Cai,最终他对处理$28,831,745作为犯罪媒介认罪。

对于Ma来说,2020年8月终于跨了,他在Ermington酒吧的赌厅被捕。警方同时在他家进行搜查,找到了一个用假名注册的iphone,51000元现金和一辆保时捷。

另外一名收钱的人Wuchen Wang在同一天在Auburn一家代购店外面被捕。警方在两个冷冻袋里找到50万,他之后对洗300万元表示认罪。

收钱的人完成任务后,Ma就将当天的活动向马来西亚的有组织犯罪集团头目报告,这个人仍未归案。

新州区域法庭文件显示,Ma在悉尼和墨尔本在57天处理了至少$59,786,565,单天最多洗了300万,他的佣金是0.5%。

他2024年8月可以申请假释。

如何洗6000万元: 认识一下阴暗的洗黑钱世界

https://www.brisbanetimes.com.au … 0220811-p5b8zu.html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1日 上午9:00
下一篇 2022年9月12日 下午3:01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