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流行暴露了澳洲农业供应链的脆弱

大流行暴露了澳洲农业供应链的脆弱

许多澳洲人可能认为食物从地里到盘子里的过程相当简单,但是冠状病毒大流行这个系统可能陷入混乱的几种方式。

大多数农民需要使用特定的化学品来种粮食。

他们还需要备用零件,以防机器坏掉。

但是这些产品大多数是海外生产的,而随着国际运输受到限制,农民发现更难得到这些产品。

谷农Mark Swift说:“仅仅是缺少一个零件,你就可能每天损失多达2万澳元。”

大流行暴露了澳洲农业供应链的脆弱

Swift先生在新州中西部Tichborne有一个大农场。他说他担心在播种季短缺,所以他在三个月前“为了安全起见”购买了备用的液压马达。

而他已经开始用上了。

“澳洲并没有保持大量的库存,所以如果你急需备用件,你需要空运到这里,因为一艘船从德国到这里可以花上长达6周的时间。”

“而且还得假设你要的零件在那艘船上。”

Swift先生说,他担心澳洲农业过于依赖“及时”供应链,供应商和零售商为了降低成本,避免保持大量产品库存。

他说,这个逻辑是可以理解的,但可能会给以后的农民带来问题。

他说:“我们希望这次大流行在收获季前尘埃落定,但是如果一直持续到那时,我们就会遇到一些非常严重的问题。”

澳洲资源经济和科学局在最新报告中称,在疫情期间,农产品出口依然“强劲”。

但它警告说,国际运输路线和工作场所的关闭可能会影响到农用物资的进口,“可能会对本季的生产和收获产生影响”。

化学品的短缺暴露了对中国的依赖

许多农民所需的化学品也供应不足,部分原因是澳洲严重依赖中国生产除草剂Roundup的活性成分草甘膦。

中国政府现在给出口全配方产品的化工企业经济奖励,而不仅仅是分子或活性成分。

大流行暴露了澳洲农业供应链的脆弱

来自全球化学品制造商NuFarm的Peter O’Keeffe表示,在过去五年中,澳洲草甘膦的产量减少了一半。

他说:“如果你看一看活性成分,这是任何作物保护产品的关键成分,实际上在澳洲合成的分子只有2,4-D和三氟拉林,由Nufarm在维州合成。”

“其他成分的制造都已经迁移到了海外,或者一开始就没在澳洲生产。”

“所以不管是中国还是世界其他地区,我们都要依靠外部世界。”

这种依赖性直到最近对农民来说才成为问题。

疫情意味着来自中国的化学品运输停滞,就在一场意外的大雨袭击东海岸的时候,对除草剂的需求猛增。

农民需要喷洒除草剂并播种作物,但却难以得到所需物资,而还有报告指出存在囤积现象。

生产解决方案

联邦财长明确表示,澳洲需要重新思考对全球供应链的依赖,并变得更加自给自足。

一个方案就是提升本地制造。

在维州边远小镇Ararat,Gason工厂有着75年的机械制造历史。

其营销和质量保证经理Craig Lennie表示,这场大流行是其有史以来最赚钱的时期之一。

他说:“我们非常高兴。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我们的销售额大概同比增长了25%。”

Lennie先生说,由于最近与中国的贸易局势紧张,通常被国际知名品牌吸引的农民一直在购买本地产品。

“农民们也许有点被吓到了,他们发现……购买澳洲的产品可以确保他们得到设备,及时并保证质量。”

推动“区域自力更生”

但前联盟党政府农业政策顾问Andrew Henderson并不认为本地制造业可以大幅复苏,因为农民要依靠对外贸易才能获利。

大流行暴露了澳洲农业供应链的脆弱

他说:“对我们来说自给自足并不明智。”

“如果我们试图在农业领域做到这一点,我们的经济将大幅萎缩,这将摧毁许许多多澳洲农业家庭的生计。”

“但是我们可以努力的是区域性的方法,实现区域自足。”

现任行业顾问的Henderson先生表示,澳洲应该与印尼、新西兰、新加坡和太平洋国家等离本国较近的国家巩固现有和建立新的贸易关系。

他希望联邦政府帮助那些依赖澳洲实现粮食安全的国家提升制造业基础,他说这一战略将为贫困国家创造就业机会,增加对澳洲农产品的需求。

Henderson先生说:“例如,所罗门群岛把金枪鱼送到意大利装罐,为什么不能在我们自己的区域内这样做?”

他指出,澳洲最大的小麦客户印尼,可以作为一个能生产零配件的国家。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3)
上一篇 2020年6月7日 下午2:09
下一篇 2020年6月7日 下午3:2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