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EASI前高管重又卷入诉讼,熊猫批饭团“拉人垫背”,后者反呛“妄图垄断”

刚终止与熊猫外卖(HungryPanda,下简称“熊猫”)的独立诉讼,又被“饭团澳洲” (下简称“饭团”)拉回主案件的官司里,一批前EASI高管面临被追责和赔偿的风险。

多名EASI前高管重又卷入诉讼,熊猫批饭团“拉人垫背”,后者反呛“妄图垄断”

在墨尔本Box Hill,一名身穿EASI工装的骑手从饭团广告前走过(图片来源:网络)

饭团称,这批“核心高层人员”涉及“诱导”(Induce),导致熊猫在并购案中蒙受损失,亦谴责熊猫“妄图垄断澳洲市场”。 与此同时,熊猫则指称饭团“拉人垫背”,“孤注一掷”。

*8名前高管在列,“诱导”致熊猫蒙损?*

记者留意到,这份名为“Third Party Notice”(案件号S ECI 2022 00588)的文件于上月29日由维州高等法院发出,通知受众中包括8名个人。

后者据信为前EASI核心管理人员,他们中的6人早先曾被熊猫告上法庭,但诉讼原本已终止。

文件中表述,“饭团澳洲”认为这群前高管“诱导”(Induce)导致早先熊猫收购EASI的并购案中,卖家违反并购协议,致使熊猫蒙受损失。

多名EASI前高管重又卷入诉讼,熊猫批饭团“拉人垫背”,后者反呛“妄图垄断”

文件指出“饭团”认为EASI前高管须承责(图片来源:维州高院)

饭团认为,因这群前高管违反和(或)滥用了熊猫和(或)EASI的机密信息,导致熊猫蒙受损失。

在这份通知中,饭团点名EASI前首席财务官、前投资经理、前首席信息官和前首席营销官,称其中部分或多位成员,违反了信义(竞业)义务(Fiduciary duties),是他们(或更多其他人)的行为致使熊猫蒙受损失。

饭团还指出,熊猫正向法庭申请针对其在澳运营的限制令。若获法庭批准,因该限制令对饭团造成的损失,由并购案卖方及这些前高管们承担。

*饭团责熊猫“妄图垄断市场”,将“坚决维权”*

针对这份文件,“饭团澳洲”向今日澳洲App记者确认,确为饭团向法庭申请,且法院已经同意并延期该案件至今年9月1号听审,目前暂无判决。

该公司PR部门向本网回应称,“此前熊猫外卖尝试通过一案多审的方式给到饭团外卖压力,以此达到垄断澳洲市场的目的。

本次饭团外卖向法院提出将多个相关案件 合并解决,并希望熊猫外卖能优先处理其与EASI之间的并购案件。”

多名EASI前高管重又卷入诉讼,熊猫批饭团“拉人垫背”,后者反呛“妄图垄断”

饭团外卖(图片来源:网络)

回应指出,文件中“关于EASI前核心高层人员的描述,如诱导(Induce)等措辞”, 均援引自“熊猫针对EASI前核心高层人员在英国诉讼案件中的措辞”。

对方也表示,“关停饭团澳洲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饭团是“合法运营”,“并坚决捍卫合法权益”。

针对这涉事8名EASI前高管是否曾经或者正在为饭团外卖工作的问题,对方未予回应。

*熊猫批饭团拉人“垫背”,“孤注一掷”*

熊猫发言人向本网确认,作为诉讼原告方,已于7月29日收到这份文件。

发言人证实,文件中由饭团向法庭提出的申请,发生在熊猫同意终止与这些相关个人的独立 诉讼之后。

“对于这个情况,熊猫外卖是非常震惊的,”发言人称,“我们不理解饭团为什么把现在为他们工作的员工加进来作为被告,尤其是在对方花费了诸多笔墨、试图颠倒黑白引导舆论力证‘清白’之后,再主动拉出前EASI的这些相关人员垫背,同时明确表示,法庭若有后续的判决,以及熊猫的索偿,都应该由这些个人承担。”

多名EASI前高管重又卷入诉讼,熊猫批饭团“拉人垫背”,后者反呛“妄图垄断”

熊猫外卖(图片来源:网络)

“态度和立场,前后判若两人,完全不顾及作为一个企业的公信力与社会责任,令人难以置信。”发言人称,“在这样时间点上拉出以上的个人来试图承担或分担责任,相信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的孤注一掷吧。”

被问及这8名EASI前高管与饭团澳洲的关系时,发言人称,“诸多证据显示,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EASI的前高管们,绝大多数都与饭团有所勾连并在为他们工作。”

“熊猫外卖绝不会姑息任何商业个体和个人,将继续坚决维权。”

*$5000万收购案背后的“转世重生”?*

熊猫与饭团之间的纠纷,早在今年3月已有澳洲主流媒体报道。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熊猫外卖以5000万澳元收购总部位于墨尔本的送餐平台EASI后仅3个月,便向法庭提告。

在提交给维州高院、联邦法庭和英格兰高等法 庭的一系列法庭文件中,包括涉及暗箱操作和非法交易的指控。比如指控EASI管理层未能在12月收购结束时转交公司资产,并在被要求交出公司文件后删除大量资料。

报道称,这些资产包括EASI的商户数据库、送货司机数据库、社交媒体账户、软件开发平台和控制Easi平台的管理员登录信息。同时,据称EASI高管在与熊猫外卖签署协议后,还与饭团外卖讨论资产出售事宜。

多名EASI前高管重又卷入诉讼,熊猫批饭团“拉人垫背”,后者反呛“妄图垄断”

熊猫早先斥资$5000万收购EASI(图片来源:网络)

报道称,饭团外卖被指一直鼓励EASI取消与熊猫外卖的交易。根据法庭文件,许多 EASI高管和员工早先曾被指控违反交易条款退出熊猫,带着EASI数据加入饭团在本地的新分支开展运营。

熊猫外卖首席财务官Frank McGlade告诉《澳洲金融评论报》,“我们的想法是,这就像饭团外卖在澳洲开了一家超市,但货架上的所有商品都是EASI的,而且都是盗来的。”

McGlade曾表示,“饭团澳洲是EASI业务的转世,但他们似乎忘记了资产属于我们, 而且是用我们的资产在经营。根据我们找回的文件显示,他们已完全预期到我们会告上法庭,且需要支付一定数额的赔偿金,但他们还是把资料卖给了饭团,做了两笔交易。”

早在3月10日,熊猫曾公开致信商家,公告已对饭团提起诉讼,指控其滥用熊猫外卖的机密信息。

饭团次日发布声明,强调“饭团外卖不曾持有或使用其他外卖平台的机密数据”。

后者声明称,“对于其他外卖平台所谓的诉讼案件,目前并没有任何法院判决,均为恶意诉讼。相信不久之后,法律就会给所有人一个公平的真相。” 该案目前仍在审理中。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8月4日 下午4:25
下一篇 2022年8月4日 下午5:55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