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人继续涌入乡镇地区!乡下人要比城里人更幸福

在墨尔本封锁后,维州人仍在涌向乡镇地区,工作文化永远改变以及生活成本不断上升,是人们不断逃离大都市的主要原因。

与不景气的墨尔本相比,澳洲乡镇研究所(RAI)的最新数据显示,维州乡镇地区的商业信心相当强劲——尤其是Geelong、冲浪海岸和Gippsland,今年4月的招聘广告数量比2021年同期飙升近35%。

RAI首席执行官里奇(Liz Ritchie)表示,维州每年的职位空缺变动幅度居全澳之首,Geelong和冲浪海岸地区每年的职位空缺增长幅度居全澳乡镇前五,增幅达54%。

1dfd43-228dde49bbeb1dc09a33e390cfbaf40a-640x480

Gippsland也以36.1%的涨幅跻身全澳表现最佳之列。

里奇表示,“这告诉我们,维州乡镇地区的企业信心十足,有了这种信心,它们也在寻求增长和扩大规模,这就是它们在寻找劳动力的原因。”

“我们认为这是由人口流动推动的;像冲浪海岸这样的地方在过去几年里经历了巨大的人口迁移,并继续成为一个迁移热点。”

她还说,从墨尔本到乡镇地区的迁移在新冠疫情之前就开始了,但在大流行袭来时呈指数级加速之势。

“Covid就是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所以这确实是一个远程和灵活的选择。如果没有新冠病毒,我们至少要再花十年时间才能达到今天的水平。”

“尽管在新冠病毒出现之前,我们已经有了远程工作的技术,但作为整体社会,我们对此感到不适,因为我们在很大程度上陷入了‘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方式(在办公室上班)’的思维模式。由于新冠疫情危机,这种变化才可能发生得这么快。它会保留下来吗?当然……你会看到一种心理和思想的转变。”

里奇说,城市生活成本的上升现在“给家庭带来压力”,这也是维州人把目光投向乡村和乡镇的新原因。

与此同时,澳洲国民银行(NAB)最近对2000多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乡镇地区和农村居民比城市居民更幸福。

这家银行巨头于今年5月25日发布了《乡镇和农业企业视野报告》,研究了全国各地的幸福感。

NAB乡镇地区和农业企业主管林斯基(Julie Rynski)说,这一发现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这么多澳洲人从城市搬到乡下。

“这项研究绝对反映了我们在澳洲农村社区看到和听到的情况。大流行显然让人们有理由重新评估他们的生活重点,许多人选择了绿色改变,这在他们的幸福和整体福祉方面带来了回报。”

她还表示,越来越多的人搬到乡镇地区,意味着对当地学校、交通和医院的投资将会增加,对地区企业的支持也会增加。

她说,“我们认为这种趋势会持续下去,如果继续下去,它将促进乡镇地区经济更加多样化,并有助于平衡整个澳洲的经济增长。”

各乡镇地区职位空缺数量

Geelong和冲浪海岸- 3,605

Gippsland – 2990

Ballarat和Central Highlands – 1286

Bendigo和High Country – 4130

Riverina和Murray – 2,447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6月4日 下午1:57
下一篇 2022年6月4日 下午2:08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