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东南部租金持续暴涨 租客寻找理想住处十分困难

萨拉·基廷(Sarah Keating)正在拼命找房子,赶在她两岁的儿子睡不下婴儿床之前找到住处。

这位21岁的单身妈妈目前和亲戚住在墨尔本东南部。 她和儿子莱德(Ryder)合住一个房间,但很快就要挤不下了。 她说:“我想找个更大的地方开始我们的生活,他有自己的房间,我也有自己的房间。我儿子不能每晚和我一起睡在我床上。他需要自己的床。”

她已经在墨尔本东南远郊的Dandenong、Pakenham、Officer、Beaconsfield、Noble Park和Clyde等郊区找了六个月的两居室。

她有一份每周工作三天的临时工作、Centrelink,还会收到一些家庭和社区支持。 她表示一直收到邮件说申请失败。

墨尔本郊区的租金在上涨 在过去的12个月里,一些东南远郊的租金价格大幅增长。

位于CBD东南48公里处的Officer的租金中位数现在是每周380澳元,realestate.com.au的数据显示,在过去12个月里,这一数字增长了近9.5%。

与此同时,部分靠近City的房产租金有所下降。 在Carlton,公寓租金中值下降了10%,现在是每周360澳元。 这比Berwick、Officer和Beaconsfield都要低,这些地区都距离市中心逾30公里。

彼得·麦克纳马拉(Peter McNamara)是东南部社区支持(South East Community Links)的CEO,该社区组织为Dandenong及周边地区提供住房和经济援助。

2022072903400459

他说:“许多人认为,住房危机只出现在城市里,或者他们认为这危机是我们正在谈论的抵押贷款危机。” 彼得表示,相比那些有抵押贷款的人,更多人在租房方面存在困难。

他说:“我们这里离CBD有30到40公里,你想租一套两居室的公寓,每周要花400澳元。”

房东因担心加息而提高租金 阿希利·索尔特(Ashleigh Salt)是Harcourts ASAP的租赁总监,该公司管理着墨尔本东南部的房产,包括Dandenong、Hallam和Noble Park。

她表示,许多房东,尤其是新投资者,因为担心未来的利率上升而提高了租金。

另一个变化是,在COVID – 19时期,无法驱逐租户的房东在为他们的物业选择租户时更加挑剔。

不断变化的住房市场让租房变得更加遥不可及 彼得表示,随着租金的上涨,弱势群体很难在私人租赁市场上申请到住房。

他说:“我们还担心存在歧视。年轻的妈妈或使用Centrelink支付的人直接被推到了一边。”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7月29日 下午1:39
下一篇 2022年7月29日 下午1:48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