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病例,缩场面,东京奥运值不值?

奥运会组织者原本希望将2020东京奥运会延后一年将给日本——和世界——一个机会克服新冠疫情。但相反,随着病例在开幕前几天涌现,比赛场面将大幅缩小。

这些不是你在开幕式前一周不到在一个奥运主办城市里期望看到的:数十名示威者走上东京街头,高举标牌,挥舞传单。

标牌上到处可见“停止东京奥运会”,另一个上则写着“大流行奥运会”。

一名示威者说:“我希望他们立即停办东京奥运会。奥运会在损害和加重主办国负担。”

最新调查显示多达80%的日本民众希望这届奥运会要么第二次延后,要么索性取消。

一名日本律师发起的取消奥运会的请愿“保护我们的生活”吸引了超过45.5万个签名。

圣火尚未点燃,大流行已经在危险地削弱奥林匹克精神。

周末,组织者证实奥运村出现了至少10个病例,迫使接触者自我隔离,给赛事的安全性再次注入担忧。

组织者们现在在拼命预防一场超级传播事件。

“我们很清楚在日本有人持怀疑态度,”国际奥委会主席Thomas Bach说。“毋庸置疑所有相关人员都立即隔离了,这样他们不会对其他参赛者或日本民众带来风险。”

“东京奥林匹克变种”

随着病例上升,东京和其他几个日本城市一起在一次进入国家紧急状态。日本目前的每日病例是1月以来最高的数字。

有史以来第一次,奥运赛事禁止有观众,使得运动馆,游泳馆和跑道空空荡荡,寂静笼罩。

卫生专家们指出了2020东京奥运会的四大风险:奥运来访者传播病毒,增加日本民众的流动性,医疗资源压力和新变种入境危险。

日本医生工会主席说还有一个严酷的可能性。
Naoto Ueyama于5月底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病毒的一个‘东京奥运会变种’可能出现,被这样命名,这将会是一次巨大惨剧,被针对批判100年。”

“在目前形势下开奥运会对运动员不负责任,也给日本民众带来巨大威胁。”

“更大视野”

但是东京大学一个模拟研究小组则另有说法,经济学教授Daisuke Fujii 和Taisuke Nakata 的模型显示了新病例进入东京的预计路线。

数据显示举办赛事不会对该市的疫情暴发产生巨大影响。

“外国访客的影响会受到限制,而已经在日本的人的流动将小幅增加,这可能会产生很大不同,”Nakata告诉SBS。“10万人听上去很大数字,但是东京是个大城市——东京有1400万人,他们每天都在流动。”

Nakata认为在赛事期间日本人口行为的增加应该更值得关注。

“当人们降低警惕,疾病就可能传播得很快,所以这和开不开奥运会没多大关系。”

“东京的紧急状态和你在别国看到的硬封锁不一样,饭店开着,酒吧开着,到晚8点,学校开着,还有几百万人坐公交通勤。“

“奥运来客代表的只有1%不到东京人口,所以你需要一个更大的视野。”

“大流行导火索”

根据国际奥委会数据,大约84%的奥运代表已完全接种疫苗。

运动员面临着史无前例的限制措施,参赛队处于严格控制范围下。

组织者已经出版了一本“行动手册”,阐述了一大串疫情安全规则,包括戴口罩指南(除了比赛,吃喝和睡觉外强制),每天检测和社交距离 (无拥抱,无握手,无击掌)。

由于日本较低的接种率(只有20%人口完全接种),国际奥委会的最大努力可能不足以预防一些批评者警告的“大流行导火索”。

在赛事期间的每一天,成千上万的当地工人和志愿者将在奥运村内外活动,有可能打破奥运村泡泡。

在日本共同社六月刊发表的一篇争议性文章中,日本奥委会委员Kaori Yamaguchi叹息:“比赛已经失去它的意义,只是为了举办而举办。”

“‘运动的力量’对担心医疗和未来生活的人而言不具什么安慰。”


https://www.sbs.com.au/news/with … o-olympics-worth-it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1)
上一篇 2021年7月19日 下午3:25
下一篇 2021年7月19日 下午4:5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