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完美国大选,全球经济又将何去何从?

一般在戏剧性的美国总统大选的前几个月,甚至前几年,各国央行就会开始央求政客们在财政政策上给予更多帮助,以推动经济增长。

其中,瑞典央行(The Riksbank)甚至更进一步提出,财政政策在实现通货膨胀目标方面,应该发挥更“明确的作用”,并称由于“政治体系”的支持,通胀目标归根结底是“社会目标”。

瑞典央行首席副行长于10月7日的讲话指出:“相比近几十年的做法,财政政策现在需要发挥更大的稳定作用。它不仅可以支撑应对经济衰退的货币政策,还能明显帮助建立对于实现通胀目标的信心。”

然而随着美国总统大选,人们对于财政政策和“通货再膨胀”的关注却有所下降。

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对于市场来说,很大一部分取决于参议院和权衡取舍(trade-offs)。当然,共和党现在仍掌握着参议院控制权(虽然还要看佐治亚州在明年1月初将进行第二次投票的两个席位),意味着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已经不会发生。但同样不会发生的还有拜登撤销特朗普减税和放松管制措施的计划,白宫变得更可预测,对抗性更少,这也是一个好处。

但最终,这也意味着将会保留现行的政策:由美联储实施的“长期保持在较低水平”的利率和更多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 —— 央行增印钞票来购买债券等资产。

正如Westpac西太平洋银行战略分析专家Richard Franulovich和Sean Callow在11月10日的文章中分析的,民主党“在国会的表现不佳,意味着希望获得2万亿美元预算支持,外加立即施行新冠疫情援助,以及围绕拜登的4年3-4万亿美元 “重塑美好未来”计划(Build Back Better plan)而产生的持续中期财政推动,这些都需要被大幅缩减。

围观完美国大选,全球经济又将何去何从?

“美联储官员一直在‘央求’华盛顿采取更多财政援助,因为他们早先的预测中包括了更多的财政支持。除此之外,正在扩散的新一波新冠病毒疫情也可能会使得经济增长预测下调。”他们补充道。

“一直到2023年,美联储都应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

如果预测正确,这意味着美联储在未来3年也将积极支持市场,这一可能性将受到全球投资者的欢迎 —— 受到辉瑞(Pfizer)的新冠疫苗研发和美国大选等利好新闻影响,澳洲股市于上上周上涨了3.4%。

据摩根大通(JPMorgan)战略分析专家昨日分析,“美国/欧洲的疫情蔓延,再加上美国缺乏及时的财政应对措施,在未来两到三个月将造成市场波动不稳定。但是在接下来的12个月中,新冠疫苗的研发进展将具有更多主导性。” 同时,他进一步补充称,高于趋势的全球经济增长和“特别宽松的货币政策”也在助长市场的看涨情绪。

美联储未来3年的宽松政策也将与澳洲的预期一致。

事实上,澳大利亚储备银行也已经开始付诸行动。央行行长Philip Lowe本月宣布将现金利率下调至仅0.1%和将施行1,000亿澳元的量化宽松政策,并宣称“预计董事会在接下来3年内都不会上调现金利率”,并且通货膨胀率需要在利率上调前先稳定在2%-3%之间一段时间,而不仅仅是预测达到通胀率目标。

围观完美国大选,全球经济又将何去何从?

公平来说,这些评论是在辉瑞和BioNTech试验新冠疫苗结果显示超过90%有效前作出的。

不过,调整策略以确保人们确信利率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在较低水平的,并非只有澳大利亚储备银行。

全球最强大的央行美联储在8月公布了一份“强而有力的更新”政策,即引入“平均通胀目标”。也就是说,通胀率可以在“一段时间内”高于2%的目标,只要在那之前曾持续低于2%。

不久之后,澳大利亚储备银行也调整了其通胀目标策略。此前数年,该行都一直在努力实现“平均长期”达到2%至3%的通胀目标。

“除非实际通胀率持续稳定在目标区间内,董事会不会提高现金利率。光预计通胀率会在区间内是不够的。” 澳洲央行行长Philip Lowe说道。

“要让通胀率可持续地稳定在目标区间内,工资增长必须大大高于当前水平。这需要降低失业率,并恢复紧张的劳动力市场。就目前来看,这需要几年的时间来实现。”

对许多人来说,显而易见的问题是,通胀为何如此重要?

尽管消费者并不希望物价上涨,但通常用来调控通胀率的工具 —— 利率调整 —— 被上调时不会受到欢迎,下调时也不会完全被民众领情。

英国央行在近期名为《货币政策有让你更幸福吗?》的论文当中写道,“更宽松的货币政策所带来的直接影响可能对家庭来说更明显,比如资产价值上涨和更低的存款利率。但是他们很难辨别,或将间接的好处,比如说更好的工作前景和减少财务困境,归因于货币政策。”

所以,接下来将何去何从?

在现在这个阶段,全球高负债的情况被疫情进一步加剧,各国央行肯定不希望出现通货紧缩的情况,并将继续为达到通胀目标而努力。瑞典央行认为,出现一定程度的通胀意味着,当央行在艰难时期要选择使用何种货币政策工具来刺激经济时,更可能会选择利率调整。

但由于现今利率似乎持续停留在零的水平,很多国家甚至负水平,在可预见的未来,许多经济学家、学者和观察家们认为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也就是财政政策和政府需要发挥远比之前更重要的作用。

至于各国央行的角色,他们已经承诺会通过购买本国债券来支持政府增加支出。自今年2月以来,由于美联储通过购买国债和住房抵押贷款证券来保持较低的利率,资产负债表已经从约4.2万亿美元增至7.2万亿美元。在澳大利亚,储备银行的1,000亿澳元量化宽松计划除了购买联邦政府债券以外,还包括购买州政府债券,央行行长似乎正以实际行动支持了他最近呼吁各州增加支出的坚定承诺。

围观完美国大选,全球经济又将何去何从?

目前,央行正从二级市场购买国债,似乎违背了“现代货币理论”(Modern Monetary Theory)——该理论认为由于控制着货币的国家可以直接由央行融资,所以只要经济中有多余的产能,就不会受到债务和赤字的约束,通胀也不会是一个问题。

然而,从长期来说,无论是否会有疫苗,是否要将财政与货币政策融合仍然会是个待讨论的议题。

花旗银行的经济学家上上周写道:“央行面临的主要挑战是,货币宽松政策通过金融市场向经济的传导过程受到了阻碍”,“以往有针对性的货币政策工具没有产生强烈的经济影响。最可能影响需求的解决方案仍然是财政-货币政策相互协调。”

在现在这个已经被新冠疫情永久改变的世界里,谁也说不准变化什么时候会发生。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1)
上一篇 2020年11月26日 下午7:12
下一篇 2020年11月27日 上午8:1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