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 新州面临三重打击!

后疫情时代的高通胀,使澳洲的能源、交通、教育、医疗和进口产品等价格如洪水猛兽侵蚀着每个家庭的生活预算。在新南威尔士州(以下简称新州),情况似乎更加复杂,居民面临着生活成本上涨的三重打击,这其中的原因还要从新州十多年以来的大规模私有化说起。

2012年开始,赢得新州大选刚一年的自由党政府迫不及待拿出了极富雄心的基建蓝图:Sydney Metro, WestConnex, Light Rail, NorthConnex… 新州几乎一夜间成了“基建狂魔“,火热的建设工地皆随处可见。

后疫情时代, 新州面临三重打击!

无论是2011年上任的州长巴里·奥法瑞尔(Barry O’Farrell)、继任的迈克·贝尔德(Mike Baird)、贝姬莲(Gladys Berejiklian),还是现任州长多米尼克·佩罗泰特(Dominic Perrottet),头戴安全帽视察工地的形象时常见诸报端。

基建的确成为了提高支持率的法宝,随着大量项目的开建和部分完工,自由党轻松赢得了2015年和2019年的选举,从2011开始已经执政新州长达十二年。

这一切都看似是自由党政府与选民双赢的和谐场面。但却让人不禁发问:州府究竟是哪里来的财力?一夜间竟然可以慷慨预算、大兴土木,难道真的有过人之处?

大兴土木的钱,自然不是大风刮来。重要来源之一来自大规模出售的公有资产,或出售特许经营权,也就是各种形式的私有化(privatisation)。

自由党新州政府自2012年开始,便开始通过出售许诸多战略资产,获取大量的短期现金流,以此来支持耗资巨大的基建项目,以下仅是其中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交易:

2013年,新州政府敲定了两桩出售新州境内两座重要港口的大买卖:分别以43亿(澳币,下同)和7.6亿的价格出售了Port Botany (植物湾港口)和Port Kembla(肯布拉港口)长达99年的经营和使用权。其中植物学湾港口是澳洲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和石油运输港之一,后者则是进口大型机械和汽车的重要港口。

后疫情时代, 新州面临三重打击!

几乎在同时,州府又开始着手私有化电力和电网设施:以6.6亿的价格将Eraring 发电站出售给了Origin能源公司, 然后又以 4.8亿将Mt Piper & Wallerawang发电站卖给了能源巨头Energy Australia。

2014年,在尝到现金流带来的短期红利后,州府加速私有化的速度与规模:先是以15亿元的价格出售了Bayswater & Liddell 发电站,而后又以17.5亿的价格将澳洲东海岸最大港口之一的纽卡斯尔港口(Port of Newcastle)出售给了私人财团,后者获得了该港口98年的经营使用权。

后疫情时代, 新州面临三重打击!

纽卡斯尔港是世界领先的煤炭出口港之一。作为澳洲最重要的出口产品之一,它每年可处理约1.6亿吨的煤炭。纽卡斯尔港口还是其他出口货物的重要门户,包括谷物、燃料和其他商品。纽港一直以来被视为新州最重要的战略资产之一。时任州长大笔一挥,痛快的签了这桩“世纪买卖”。

一时间充裕的现金为基建项目提供了支持,从而进一步加持了自由党的政治资本,2015年3月,自由党轻松击败了工党,顺利开始了第二个任期。

此时自由党人又开始了一个史无前例的私有化计划,他们瞄准了全州境内的又一战略资产:三大电网(分别是TransGrid、Ausgrid和Endeavour Energy)。其中TransGrid是新州电网中的主干线运营商。

后疫情时代, 新州面临三重打击!

交易是通过出售长达99年的特许经营权的形式进行的。私人财团控制这些公司的日常管理和运营,向消费者提供电力服务。终于,州府如愿以偿,在三年内分别以103亿、162亿和7.62亿签下了合同(其中Transgrid全部出售,Ausgrid与Endeavour Engery分别出售50.4%)。这可又是三桩“世纪买卖”。

2017年,正值房产市场如日中天,时任州长贝姬莲数落了一下家当,看上了新州土地交易注册处(NSW Land and Property Information,简称LPI),她大笔一挥,将这头现金牛出售给了澳大利亚私募股权公司Hastings Fund Management和First State Super组成的联合体,合约长达35年,交易总价值约为27亿澳元。

土地交易注册处是州政府负责维护土地和房产信息的机构,其中包括土地所有权、租赁、以及房产交易和评估信息。外界普遍批评这样会使敏感的个人信息缺少监管和保障,但面对大批基建项目的巨额赤字,州府已顾不了那么多,州长贝姬莲比以往更需要现金。

2018年开始,住建市场异常火爆,州府拟将以11亿澳币的价格将新州林业公司(NSW Forestry Corporation)227,000英亩的森林出售给了私人财团,后者将获得98年的采伐权。该业务的客户主要是木材加工商和建筑商,尤其是住宅建筑商。澳洲远离世界主要木材产地,新州林业公司就是本州最大的木材供应商,其运营和定价也直接影响本地房屋的住建成本。

后疫情时代, 新州面临三重打击!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次阻碍交易的是一场天灾,2019年末的森林大火烧毁了约1/4的待售资产,州长这才搁浅了这项计划。

诸如上述的私有化项目可以列出一长串来,这其中当然还包括悉尼偶尔准点的公交车,还有折旧严重的悉尼渡轮服务(Sydney Ferries)。

后疫情时代, 新州面临三重打击!

自由党早在执政初期就早已将这些业务悉数售出,时至今日,私有化并没有带来营运效率和服务质量的提高,通勤费和准点率被通勤者诟病。一些不盈利的线路也被减低了频次甚至完全取消。

私有化的“三重杀伤力”正在显现

政府将资产私有化并不鲜见,早在工党治下的霍基时代(Hawke – Keating Government),也曾成功私有化了包括澳洲联邦银行(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以及澳航(Qantas)在内的政府资产。但后来的事实证明,银行业与航空业都必须积极参与国内外竞争从而保持活力、为消费者创造价值。这两笔交易也是后来研究公共治理的正面范例。

反观自由党治下的新州政府则不断将其战略资产出售。这些资产所处的行业大多处于自然垄断的地位,且含有公共服务的属性:例如某区域唯一的发电站和电网,或是服务全州甚至整个东部海岸的重要港口。

后疫情时代, 新州面临三重打击!

私有化这些产业非但不能激发活力和提供效率,反而在高通胀和缺乏竞争的环境下,所有者将成本轻松转嫁给别无他选的消费者。

现如今,政府通过行政手段干预这些领域已变得十分困难,民众也正在为政府长期的私有化政策埋单。而这,也才仅仅是私有化带来的第一重打击……

新州私有化对民众带来的第二重打击,恰恰来自那些投资兴建的项目本身。

2017年,M4高速路Homebush Bay与Parramatta段的拓宽工程完工,时任州长贝姬莲骄傲的向媒体介绍:“往返悉尼城区与Parramatta的行车时间将缩短20分钟“。

可是她却避开了一个事实:该路段的M4高速路之前早已是免费公路,因为仅仅拓宽了一条车道,她却将整段公路改为收费公路。

司机们不禁要问,这缩短的20分钟车程是因为道路拓宽工程吗?还是因为司机们绕开了收费公路?答案恐怕只有堵在Parramatta Road上的司机们才知道。

后疫情时代, 新州面临三重打击!

州府用变卖资产投资兴建的公路项目,其实并没有成为新的公有资产,而是同样由私企承包和运营。换句话说,新州失去的公有资产并没有置换成其他公有资产。悉尼已成为了世界上收费公路最多也是最昂贵的城市之一。

或许有人会说自己不开车通勤,也不会经常使用这些收费公路,但为超市供货的卡车司机们并没有选择,只能把所付路费转嫁给消费者。

后疫情时代, 新州面临三重打击!

第三重打击正在赶来的路上,这方面的危机来自于州府飙升的债务。

变卖公有资产就足够实现基建的宏伟蓝图吗?不,那只是杯水车薪。

基建项目的大量资金仍然需要通过发债来筹集。2022年6月,新州财长马特基恩(Matt Kean)预测新州政府赤字将达到113亿澳元,而这比他在2022年初的估算多出3倍之多。

下图是来自州府的数据。2011年至2019年看似低水平的债务水平,其实是靠私有化来维持(即所谓的”Asset Recycling”)。

而现如今,有价值的公有资产悉数变卖,而超过千亿的基建预算仍需大量的债务去填补。预计到2025年,州府的债务水平将达到1710亿。

后疫情时代, 新州面临三重打击!

虽然信用评级机构穆迪(Moody’s)暂时保留了新州公债的“三A”评级,但机构表示对新州债务攀升感到担忧。另一家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P)则将新州的债务评级下调。

一面是未来不确定的宏观经济和紧缩的融资环境,另一面是骑虎难下的大型基建项目,不断上调的利率使新州财务状况承受越来越大的压力和风险。

而这一切的负担,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也最终由新州居民来负担。

而那些未经充分验证而匆匆上马的工程项目,其中又有多少政商勾兑、超支浪费、甚至贪腐?也许公众所知也只是冰山一角罢了……

后疫情时代, 新州面临三重打击!

发布者:Ian,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3年3月5日 下午5:59
下一篇 2023年2月18日 上午12:07

相关推荐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